番外四(1/2)

加入书签

  【小剧场】

  一

  陆静和一位刚回国的同学在餐厅吃饭,那同学找了个外国老公,三人都用英语聊天。陆静接到梁希泽的电话时,外国友人正在用标准的美语道:“well,idon\'tthinkso……”陆静先道:“excuseme,”随后才对着电话道:“嗯?”

  他怔了一下,问道:“我去接你?”

  “司机师傅送我来的,正在等我呢,不用你接。”

  “哦,我去接你。”他说完便挂了电话。

  同学笑道:“哎,我说,你老公看你也太紧了。和同学出来吃个饭也不行?”

  陆静笑道:“他是听见我说英语了,心里特毛,一准儿是。哎,一会你也说英语啊,装洋鬼子。”

  那同学问:“你老公不会说英语?毛什么?”

  “甭问了,”陆静笑着吃下手中的红豆冰山,还不忘张罗道:“还要甜品么?”

  同学笑道:“你不会是怀了吧?怎么吃这么多?”

  陆静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月经已经推迟了三周。

  她沉着脸将验孕往梁希泽面前一扔,两条粉色线明显。梁希泽委屈道:“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每次都戴了。”

  陆静点头:“行,我知道了,这孩子不是你的。”

  “你甭介,”梁希泽脸色沉:“先给我说清楚了再撂脸子。”

  陆静不屑道:“有什么可说的啊?不是你的,听不懂啊?”

  他随即便颓败下来,半晌才道:“小美,就有一天晚上,你睡着的时候特别好看,我就……你一直都没醒……”

  陆静气的哼哼直笑:“你这臭不要脸的大流氓!”

  他挑眉道:“你现在虽然骂我,可是那天晚上我看你挺享受的啊。”

  陆静几乎张牙舞爪的扑在他身上,愤怒道:“我是说过我想再要一个女孩,但是你也不和我商量,万一再出来一个小子不累死我啊?”

  他笑着紧紧的搂住她,抱在怀里哄道:“保证是女孩,我自己的孩子,我还不知道么?”

  她挣扎不开他的怀抱,只好将头闷在他的怀里甜甜的笑。勾引他破例一次多不容易啊,那天自己穿着透视的黑纱丝裙装睡,明明快乐的都要溢出唇边,却还假装春梦。

  不过她还是装作一本正经的羞涩道:“这样好吗?”

  他目光深沉:“媳妇儿,其实我没想让你再生一个。我怕你累。可是你不停的说,我也动摇了。天天看着平平安安淘气,真心想要个和你一样会唱会跳的小女娃,你看大哥家的小闺女多可爱。”

  他似乎又很自豪道:“可是我也没想到又是一次就中啊。我那天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没把持住,你那天特别迷人。”

  陆静咬唇,闷闷道:“你就肯定是女孩?”

  他的吻细细的落在她的眼睑:“肯定是,别担心了”

  陆静这才轻笑出声,将手覆盖在小腹上,半晌脸红道:“希望是吧。”

  二

  梁希泽在正月初一时带陆静来到古刹,两个人虔诚的跪拜焚香。僧人在旁低声吟诵祈福,她点燃莲花灯,又将红色的丝带系在树上,才与他携手而去。

  她在路上问他:“刚才你进内屋,师傅和你说什么了?”

  他认真道:“说咱俩有子女福,一生多子多福。”

  “不是吧?”陆静大惊失色:“难道我肚子里这个还是男孩?”

  他不经意的笑道:“女孩,说八百遍了,肯定是女孩。”

  陆静略略的伸了伸懒腰,才道:“其实我也觉得是闺女,你看这次不吵也不闹,安安静静的,多乖。除了总是困,我半点想吐的感觉都没有,这个孩子知道心疼妈妈。”

  他也笑了笑,依旧是慵懒的模样,只将她揽在自己的肩膀上,又吩咐司机开车慢点,才道:“困就睡一会。”

  陆静却下滑,将头放在了他的腿上,整个身体都蜷在了汽车后座上,懒懒道:“我眯瞪一会,到了叫我。”

  见她真的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他只是轻轻的将她散落的发拨至耳后,望着她沉睡的侧颜发呆。古刹里师傅的话又回响在耳边:“你们的子女运好;夫妻运也好,两个人步调一致;而且两个人命中都是福禄双全,十分匹配,真是天注定的缘分。”

  三

  由于孩子各方面条件非常好,医生也建议顺产,梁希泽心疼道:“小美,你再考虑一下。”

  陆静坚强道:“没事,孩子也不大,顺就顺吧。”

  生产过程十分顺利,孩子不到三个小时就生出来了。陆静如愿以偿的抱到了小闺女,梁希泽在旁心疼陆静,只握着她的手不住的安慰。陆静抱着孩子眉开眼笑道:“闺女啊,可把你盼来了。”

  平平安安在旁争吵着要抱妹妹,梁希跃家的梁琢汐也吵着抱妹妹。陆静护着自己的小闺女,谁也不放心,最后梁琢汐哭了出来,对平平喊道:“你妈不喜欢你了,就喜欢小妹妹。”

  平平先是不理会,随后转身就大哭了起来。安安见哥哥哭,先是上前了陆静的手,随后也一抽一抽的哭了出来。陆静被吵的头晕脑胀,大喊道:“梁希跃,把你闺女抱走!梁希泽,把你儿子抱走!”

  两个男人和李宛清分别进了卧室,三个大人哄三个孩子哄不停。最后陆静妥协,将小闺女交给了梁希泽,三个孩子轮流抱了妹妹,才喜笑颜开起来。

  等出了月子,两个人商量着随着梁琢汐的“琢”字取名,最后又请了先生算卦,最终孩子取名为梁琢霏。因为全家都宝贝这个小丫头,所以小名叫蓁蓁,音、意同珍。

  她家这个闺女一出生,上门提亲的人就踏破了门槛,比要给平平安安定亲的人家还多。陆静不由的感叹:“现在还是男孩多啊?那平平安安可怎么办啊?”

  梁希泽无奈道:“媳妇儿,平平安安今年才6岁,你为什么总是提前14年以后的心啊?他俩总得20岁才能差不多谈恋爱吧?”

  陆静突然来了情绪,问他:“你第一次恋爱是什么时候?”

  他道:“忘了。”

  “说嘛。”她撒娇。

  他很快被她的口气软倒:“21岁,和舒晶。”

  陆静不可思议道:“不会吧?你就交过舒晶一个女朋友?”

  他却摇头:“女朋友交过很多个,不记得了。但就只和舒晶那个什么过。”

  陆静嘿嘿直笑:“哎哟,梁希泽,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纯情啊?”

  “那有什么?”梁希泽不以为然:“纯情不照样让你生了仨?还都是一次就中。就叫什么?妞儿,这叫本事。”

  陆静不予理睬,表情嫌弃道:“德样儿吧,没我你能一次就中?这叫我的本事,懂么?”

  四

  旭天家的方夏尧吸取了旭天和方焱焱的所有优点,仅仅一岁的宝宝也能看得出是帅哥一枚。陆静指着方夏尧道:“就他了,以后我闺女就是方家人了。”

  旭天在旁笑道:“我老婆说同意就行。”

  方焱焱抿嘴:“我儿子说同意就行。”

  方夏尧:“……”

  陆静抱着蓁蓁,看着自己姑娘粉嫩嫩的小脸蛋,恨不得咬上一口才能表达自己的喜爱。她抬头对方焱焱道:“方姐姐,还是女孩可爱。”

  方焱焱不善言语,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笑起来十分美丽,旭天在旁看出了神,片刻才道:“方焱焱,咱俩也要个闺女呗?”

  方焱焱道:“过两年吧。”

  他点头。陆静看着不禁打趣道:“哎哟,旭天哥,你什么时候这么没主见了,什么都随着方姐姐?”

  旭天并不理睬她,只是温和的笑了笑,转身对梁希泽道:“管管你媳妇儿。”

  梁希泽道:“管不了,她说想要孩子,我就得吭哧吭哧的努力;她说想要女孩,我就得天天烧香拜佛的祈祷这个是女孩。我去,那日子过的。”

  陆静在旁哧哧的笑:“你努力什么了?就一次的事儿。”

  旭天清了清嗓子道:“你们俩的隐私别老往外张罗,孩子都这么小,回头听懂了,你们也不害臊。”

  “这算什么隐私啊?”陆静想起自己故意勾引梁希泽的那个夜晚,不以为然道:“真正隐私的事儿能让你知道?”

  旭天无语,转而问方焱焱:“你问问儿子是不是听懂小美阿姨的私房话了?”

  方焱焱笑着问孩子:“儿子,你听懂小美阿姨的私房话了吗?”

  方夏尧:“……”

  五

  梁希跃有天到家的时候,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他靠在床头,连解开领带的力气都没有。李宛清搬不动他,又怕他吐在床上,只好不停地轻声呼唤:“希跃,希跃,你去换件衣服再睡。”

  他不理会,只转身换了个方向,继续睡觉。

  李宛清还是继续呼唤:“希跃,希跃。”

  他迷糊的睁开眼睛,望着李宛清,似乎她是陌生人一般,半晌才醉醺醺的说了一句:“我怎么回来的啊?我断片儿了。”

  “司机送你回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