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伤不起的刘皇叔(1/2)

加入书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or=red><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虽然灵帝万事宠着宇信,但宇信心里十分明白,灵帝再昏庸也有他的底线,凡事都不能逼得太急。真走到那一步时,恐怕得新账旧账一起算。

  宇信淡然地走回队列,暗暗给张让打了个眼色,叫他在一旁替自己说说好话。对于这批青壮俘虏,宇信势在必得。

  张让这些年没少从宇信那捞好处,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自然也愿意帮宇信的忙,做长期的合作伙伴!

  张让悄悄上前,向灵帝进言道:“陛下,宇将军考虑得很周到,幽州缺乏人口,难以正面抵御鲜卑国的大举入侵,因此必须借助牢固的工事来弥补。左右黄巾降兵罪当处死,如今降罪只贬为奴隶也算是他们的造化,何不将他们送到边境去效死命?这一来可以让他们赎罪,二来也能替陛下抵挡胡患,算是戴罪立功,三来有宇将军日夜看着他们,料他们也不敢再造反。”

  灵帝本来还有些疑虑,但见张让说得这般诱人,心里便觉得再无不妥,于是满口答应道:“就依阿父所言,将黄巾俘虏悉数发配幽并二州。嗯,朕看此事也交给宇爱卿一并来办吧。”

  张让闻言大喜,赶忙宣旨道:“宇将军,陛下准了!”

  可以说,在这件事上,张让的欣喜与宇信比起来不遑多让。嘿嘿,帮宇信办成这么一件大事,想必宇信不会少孝敬自个儿。

  宇信一听灵帝准奏了,不由松了一口气,总算如愿以偿了,这回真是虎口拔牙,险啊!宇信当即下拜,领旨谢恩:“谢陛下恩准!陛下放心,臣必日夜看好他们,不让他们再行叛逆之事。”

  灵帝对宇信的办事能力还是挺放心的,当下满意地点了点头,见没有其它的事需要商议就下令退朝了。

  由于今日大殿之上宇信出尽了风头,还把文官之首的袁隗弄进了监牢,这让百官莫不噤若寒蝉。下朝之后,众人纷纷上前大肆巴结宇信。尤其是那些以前跟着袁隗屁股后面走的人,更是极尽谄媚,生怕宇信记仇报复。

  宇信因心中有事,便一一谢绝了众人的邀请,直接打马回府。和这些腐儒咬文嚼字,活着就等于受罪。

  回府路上,宇信一直低头考虑着要如何安排这些俘虏,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在大街上走着。幸好有许定带队护卫,不然宇信肯定得走错路。

  突然,许定一声大吼将宇信震醒。宇信抬头一看见有两人拦在路中央。其中一人身高七尺有余,面如冠玉,大耳垂肩,身着布衣;另一人身高近九尺,面如重枣,髯长三尺,身着绿袍。

  宇信仔细一瞧二人模样,不由双眼半眯。这种相貌与打扮的人,你还别说这天下真找不出几个来,这不是刘备和关羽是谁?

  宇信安坐马上,假装不认识他俩,沉着脸询问道:“你二人是何许人也?为何当道拦阻本将马匹?”

  刘备现今仍是白身,闻听宇信问话,赶紧一脸无辜地作揖泣述:“草民幽州涿郡人氏,姓刘名备,字玄德。这位是我义弟关羽,关云长。我二人本无意拦阻骠骑大将军去路,只因眼下实在走投无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在遇到诸哥哥以前,刘备一直穷困潦倒,这一点宇信深信不疑,但让宇信刮目相看的是刘备的厚颜无耻。想来二人是在京师混不下去了,所以才来求自己好寻个门路。

  宇信听完刘备的诉苦后不禁皱了皱眉头。人言刘备最擅收买人心,此话果然不假。这还没穷到吃不上饭呢,就开始装委曲掉眼泪了。

  深知刘备底细的宇信自然不会上当,这人最爱见缝插针,一旦有半分崛起的希望,他就会卯足干劲去争取。只是刘备这人时运不好,属于倒霉到可以传染的那类。细数演义中他投靠过的豪杰,除曹操没被他坑过以外,其他哪个不是家毁人亡?

  如今刘备尚不得势,对宇信也没什么威胁,加上宇信今日确有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