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白马骑的覆灭(三)(1/2)

加入书签

      白马骑的副将邹丹见状吓得脸色苍白,他可是公孙瓒的心腹,自然清楚公孙续的重要性。如今公孙续虽然生死不明,但也绝对不能让他落到鲜卑人手上,不然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眼看公孙续就要被带进鲜卑阵营了,邹丹赶紧下令全军出击,要来抢回公孙续。如果公孙续出了什么问题,邹丹是百死不能赎罪的。即便最后公孙瓒不会降罪于他,他也没脸再呆在白马骑了。

      素利在阵中瞧得清楚,他今天赴战就是打算全歼白马义从的。现在白马骑已经开始进攻,他自然不能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于是大手一挥,数万鲜卑铁骑便迎头冲了上去。

      白马骑虽然个个骁勇善战,可无奈敌军数量太多,一番大战下来免不得死伤惨重,最后大败南逃三十里才停下来。这还得多归单经派的接应部队,不然估计白马骑没能战死,也得因逃命被累死。

      没办法啊,公孙续脑子抽风,出营前非要把大军的窝给拆了,喊什么不破敌军誓不回头的口号,结果白马义从就跟着悲剧了。白马骑战败后没有躲避的地方,只能一路向南逃窜。

      当然,白马骑不好过,鲜卑铁骑下场更惨。这一仗虽说最后是鲜卑人取胜,但也让素利付出了万余伤亡。只不过对于财大气粗的素利来说,这点损失根本不值一提,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物有所值。

      素利见己方大军大败昔日宿敌白马骑,心中十分得意,当即下令全军回城庆功,而白马骑的统帅公孙续自然也被拖回了柳城中关押起来。

      素利没杀公孙续不是他善心大发,而是觉得留着公孙续更有用。毕竟此次出兵,素利的目标是拿下整个右北平,这就不可避免要和公孙瓒交手。有公孙续在手,也相当于多了一张要挟公孙瓒的底牌。

      素利在席间大肆夸赞道:“诸位将军今日辛苦了,一直以来咱们在白马骑手下吃尽了苦头,今日一战可谓一雪前耻。来,诸位,本王敬你们一杯。”

      众将闻言无不欢笑,他们是真被白马义从坑惨了:“此战全赖大王谋划得当,我等不敢居功自傲!敬大王!”

      作为在这一战中单挑获胜,擒获白马骑主帅的托尔扎,自然成为席间众将争先敬酒的对象。素利对托尔扎向来看重,今日又凭他大破白马骑,爱惜之心比往日更甚。素利当即封托尔扎为前军主将,让他次日领兵前去围困白马骑大营。

      托尔扎是个粗人,平日惟素利之命是从,今见素利提拔他为前军主将,心中自然欣喜不已,当下离席跪谢道:“大王放心,莫将明日定然击灭这队白马骑,不负大王厚望。”

      “好,本王在此就预祝托尔扎将军旗开得胜了。呵呵,等你打败白马义从,本王还有重赏。来,今日我等不醉不归,喝!”素利一听这话,心中更加高兴,连连劝众将多多饮酒。

      不得不说,托尔扎虽然愚钝了些,但还是挺了解素利的心思的,一声大王叫得素利心花怒放:“谢大王恩典。”

      第二日,托尔扎早早领兵前来围营,将白马骑营寨围了个水泄不通。白马骑副将邹丹因为昨日一战身受重伤,在鲜卑铁骑赶来围营时,他还躺在自己帐中养伤。

      邹丹在得知鲜卑人围营的消息后,也是吃惊不已。昨日自军主将被擒,大军惨败而逃,今日敌人又来围困,自军士气低落,这情况可不太妙啊?

      邹丹现在心中那个悔啊!他真后悔自己昨日没有拦住公孙续发疯,今日又让少将军去和那个鲜卑蛮将单挑,最后惨遭生擒。少将军被活捉后,他一心想要营救,竟然指挥五千白马骑去和数万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