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萧世子的美男计(1/2)

加入书签

  好看的小说mabc169菡萏方才不过是勉强镇定,如今苏昭仪一喊,顿时慌了神,完全按陆心颜的吩咐行事了。

  几人进到殿内,白芷迅速上前,握住面色惨白的苏昭仪的手,“苏昭仪,我会保住你的孩子的,你放心,放松些,你若紧张,腹中皇子也会跟着紧张。”

  她的声音温柔中带着力量,苏昭仪深吸几口气后,略微平静下来。

  白芷迅速把了脉,取出银针在苏昭仪身上扎了几针,苏昭仪感觉身下不再出血,心中大定,“孩子,我的孩子没事了?”

  “没事了。”白芷温柔道:“您先睡会,等会太医来开几副安胎药,保证孩子以后都健健康康的。”

  苏昭仪因为怀孕嗜睡,白天睡得多,晚上入睡有些难,心绪不宁之际到院中散步,菡萏见风大回房去拿披风,哪知就遇上了那种事。

  她一想到那鬼模样,仍忍不住发抖,“那‘鬼、鬼’抓住了吗?”

  白芷道:“没有鬼,那是有人假扮的,您的宫女将她抓住了,明天您醒了,便可以审问。”

  苏昭仪这才完全放下心,缓缓闭上眼。

  这时,外面传来小宫女们整齐的声音,“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陈妃娘娘!”

  “苏昭仪有没有受到惊吓?”太后威严道。

  有个宫女战战兢兢道:“吓…吓到了,还见了…见了红!”

  “什么?”太后大怒,苏昭仪腹中怀的可是她的皇孙!“你们怎么照顾苏昭仪的?太医请来了没?”

  “去…去请了。”

  “都给哀家拉下去!”

  宫女们齐齐痛哭,“太后饶命!”

  陆心颜和白芷以及菡萏从里面出来,跪在地上行礼后,菡萏道:“太后娘娘,苏昭仪现在没事了,正在休息。”

  太后一楞,“没事了?不是说…”见红两字她实在不想亲口说出,那是她的亲皇孙啊!

  菡萏道:“回太后娘娘,苏昭仪先前是有些危险,多亏了宫少夫人身边的白芷姑娘替她施针,苏昭仪现在已无大碍。”

  “宫少夫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太后这才注意到菡萏身边跪着的陆心颜,细想之下,心头极为不悦。

  苏昭仪受了惊吓,陆心颜恰好带着个晓医理的丫鬟在此,很难让人不怀疑,整件事就是陆心颜自编自导的一出戏,目的是为了通过讨好苏昭仪来讨好太后,准确说,是讨好苏昭仪腹中皇子来讨好太后。

  陆心颜从太后语气中听出她心中所想,“回太后娘娘,百花宫内闹鬼,臣妇怕鬼惊扰宫中贵人,便带人一路追赶来此。”

  “胡说!宫中有天子龙气保护,怎会闹鬼?”皇后训斥道。

  陆心颜道:“皇后娘娘说的是,臣妇先前不知,现在知道了。这鬼已经被捉住,确定是人为,百花宫里大小宫女皆可作证。”

  “何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在宫中装神弄鬼?”太后勃然大怒,“人在何处?给哀家押上来,哀家倒想瞧瞧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菡萏道:“回太后娘娘,因那扮鬼的人先前模样太过骇人,奴婢怕她明日会吓坏苏昭仪,命人将她押下去洗干净,奴婢现在就将人带上来。”

  不一会,两名宫女押着一个全身白衣披头散发的女子过来,那女子前面头发还滴着水,看来是方才宫女替她洗脸时弄上的。

  她低着头,头发挡住大部分脸,看不清模样,不过这白衣黑发的模样,若是半夜无端遇到,也会吓掉半条命。

  老人家更信鬼神,太后心中一跳,别开眼。

  陈妃见状道:“你们怎么办事的?也不晓得帮她收拾一下,吓着太后娘娘了。”

  菡萏及几个宫女忙跪下请罪,“对不起,太后娘娘,奴婢一时心急…”

  “好了,起来,这也不关你们的事。”太后扭头看向皇后:“皇后,你去问问,是哪宫的人,受了谁的指使来害苏昭仪腹中皇子?”

  “是,太后!”皇后走上前,威严地看着白衣女子,“说,叫什么名字,哪宫的?为何装神弄鬼?”

  “回皇后娘娘,奴婢…奴婢丁…丁香。”丁香趴在地上,浑身抖得像筛糠。

  “丁香?”皇后冲口而出,“你是昭阳宫的丁香?”

  昭阳宫是武婉的住所。

  “回皇后娘娘,正是奴婢。”

  “胡说!”皇后凤眼一瞪,与武婉几分相似的容颜上,露出一国之母的威仪,“长平怎会陷害苏昭仪?”

  表面上是长平,可若有心人之人一联想,定会以为是她这个皇后容不得人,不允许苏昭仪生下皇子。

  “太后娘娘,臣妾相信长平绝不会害苏昭仪腹中皇子,那孩子若生下来,可是她的皇弟啊,她哪会如此狠心?请太后娘娘明鉴!”皇后急忙为自己辩解。

  太后眼底闪过微妙的光芒,抿着嘴一言不发。

  皇后瞧她模样知道是心底对自己有了怀疑,遂道:“太后娘娘,臣妾知道这事会有人推到臣妾头上,可自打二皇子出世后,这宫里出世的皇子公主还少吗?苏昭仪若生下皇子,按排行排在十二,臣妾连皇孙都有的人了,何必生出害人之心?”

  皇后的意思直白点就是说,苏昭仪腹中怀的是皇子还是公主,不生下来谁都不知晓,宫里人皇子皇子的说,不过是为了博个好意头,就算生下的是皇子,二皇子可是连儿子都有了的人了,现在的皇后二皇子以及他们身边身后的势力,谁会在意一个皇口小儿?

  太后听后若有所思,皇后说得没错,她没有要害苏昭仪腹中孩子的理由!太后先前过于忧心自己的孙子,一时没多想,现在一想知道是自己怀疑错了皇后,“哀家知道了,皇后你再问问,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要是有人想趁机嫁祸给长平,哀家决不轻饶!”

  皇后见太后相信了她,心中一松,她虽为六宫之主,可太后的势力不容小觑,“是,太后娘娘。”

  她凌厉双眸扫向丁香,“丁香,将整件事交待清楚,若有半句虚言,严惩不怠!”

  丁香哭道:“皇后娘娘,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啊,寒梅姐姐吩咐奴婢扮成这样,趁黑去到百花宫,后来被宫少夫人发现,敲锣打鼓地喊着抓鬼,奴婢一路跑,不知怎的就跑到了这合欢宫,当时苏昭仪正在散步,见到奴婢尖叫一声就晕过去了,奴婢知道苏昭仪怀了皇子,心中害怕,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被宫少夫人抓住了。”

  陆心颜一开始就说了百花宫闹鬼,她们怕鬼惊扰贵人,一路喊着抓鬼,尾随着丁香才来了合欢宫。

  所以这一切真的只是凑巧?皇后暗忖,只要不是有人故意想害苏昭仪推到长平头上,一切都好说。

  “元春,去将寒梅叫来!”皇后对着身边的大宫女道。

  太后冷哼一声,“直接将长平叫来!寒梅是她的人,难道别人还能指使寒梅不成?哀家倒要问问长平,为什么让人半夜扮鬼跑去百花宫?还有这百花宫是谁负责的?为什么一个宫女太监都没有?”

  “太后娘娘,方才几个装神弄鬼的宫女,末将已经全部抓住,听候太后娘娘发落!”一道清冽动听的男嗓传来,陆心颜心口一跳,这家伙怎么来了?

  “竟然惊动了御林军!?”太后眉头一皱,“带进来。”

  “太后娘娘,几人装扮有些吓人,请太后娘娘掩住凤眼,莫被惊吓到。”萧逸宸提醒道。

  因为太后皇后等来的到来,合欢宫里点上了宫灯,整个宫中亮如白昼,当一抹深蓝色身影走进时,那极深的蓝,在这光亮中,如山石般沉稳挺拔,又如松竹般飘逸潇洒。

  “末将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陈妃娘娘。”萧逸宸单膝跪地,腰杆笔直,气势如箭,端的是一派铮铮男儿之度。

  太后见得欢喜,“左郎将不必多礼,起来。”

  “谢太后娘娘。”萧逸宸起身后,右臂在空中划过一道有力的弧度,紧接着四个御林军,带进来四个同丁香一样装扮的白衣宫女。

  丁香被扯掉假舌,又被洗干净脸,虽有些瘆人倒还好,这四人就真是把太后皇后陈妃等一众女眷,着实吓得心口突突跳。

  若不是太后在此,只怕不少宫女要尖叫着跑开了。

  太后气得浑身直颤,“长平也太不懂事了,半夜让人弄得这么骇人出来吓人,若是不小心吓到了皇上怎么办?”

  武婉近日没少在她耳边暗示陆心颜的不是,加上方才陆心颜和丁香的说词,太后已经知道武婉此举是针对陆心颜,哪知被陆心颜发现,半真半假地闹着要抓鬼,将这件事情闹开,结果连累了无辜的苏昭仪。

  太后想起中午因为御膳房送少了膳食,陆心颜就借送菜孝敬封氏,让她知晓她被亏待一事,心里觉得这女子气量真是狭小,一点点委屈就要闹得人尽皆知,非要人替她作主不可!当下心里对陆心颜更不喜了。

  皇后立马跪下求情,“太后娘娘息怒,是臣妾教导无方,以后臣妾定会好好教导长平!”

  “这次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哀家没眼看!”太后气呼呼地道。

  “是,太后娘娘!”皇后道:“寒梅五人装神弄鬼害得苏昭仪差点小产,即刻处死!杨才人管理百花宫不当,加之下午当众失仪,丢尽后宫妃嫔脸面,打入冷宫!长平年少贪玩,无意间差点闯下大祸,罚她…禁足三月!太后娘娘,您看这样处置如何?”

  太后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陈妃柔声道:“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苏昭仪受到惊吓,需好好静养,妾身想留在合欢宫,仔细照料她一段时日,您们看如何?”

  太后面色这才缓了些,“还是陈妃想得周到,哀家准了,你好生帮忙看着苏昭仪,需要什么直接向内务府要。”

  “是,太后娘娘。”陈妃道。

  “太后娘娘,苏昭仪正在休息,咱们先离去,免得打扰她休息。”皇后趁机道。

  太后本来有些不满,一听这话便不再说什么,只道:“陈妃,让太医好生看看苏昭仪。”然后走了。

  “恭送太后娘娘!”

  太后一走,合欢宫哗啦啦走了一大片,包括萧逸宸带着巡夜的御林军。

  只有陆心颜白芷还有跟在萧逸宸后面来的青桐几人。

  陈妃微笑道:“宫少夫人,你也回去好生歇息,莫误了明晚的表演。”

  “谢陈妃娘娘,臣妇告辞!”

  回去的路上,陆心颜问:“你们怎么会碰到萧世子?”

  青桐道:“萧世子说他这几日值夜,巡逻时听到呼声,便带人过来了。”

  陆心颜嗯了一声,宫中十二个时辰都有御林军巡逻,虽然嫔妃居所不能轻易靠近,但那厮功夫好,耳聪目明,听到呼声带人过来不足为奇。

  白芷有些担忧道:“小姐,我看太后娘娘对小姐你好像有些不满,这是我们是不是做错了?这里毕竟是皇宫!”

  “太后不喜欢我,有没有这件事都会不喜欢,那我何必为了她委屈求全?二公主长安公主生辰在二十八,不管太后最后选谁为她制作华裳,我都要陪祖母过了公主生辰才能离开,以长平公主的脾性,一次不成就会有二次三次,若是普通玩笑便罢了,出手便是致命,根本不当人命是命,我绝不会等出了事才去求太后查明!事情闹开来,虽然不能完全杜绝长平公主对咱们的陷害,但总能震慑一些暗藏私心的人,想通过暗害咱们得到公主的赏识,也要看自个有没有着个命!”

  小荷道:“就像那个杨才人?”

  陆心颜点点头,道:“杨才人被打入冷宫后,新派来的人定不敢再帮长平公主,最少在百花宫,咱们可以先睡几天安稳觉!”

  刚才那一闹,百花宫里已经点起了灯,看到在她们院门口探头探脑的杨柳儿,陆心颜暗道不好。

  方才所有人都出来了,院门大开,若有人趁机进去毁了明日表演的衣裳…

  若真如此,不得不说武婉这招调虎离山之计真是高明,方才那种情况,陆心颜断不会将人分成两批,一部分去追鬼,一部分守在这,结果就顾此失彼了。

  “宫少夫人,方才你们院里动静闹得这么大,没什么事?”李琴萱披着衣裳打着灯笼出来,不好意思道:“我和丫鬟胆子都小,一听说闹鬼都吓得躲起来不敢出来,后来听来点灯的宫女说是有人假扮的,这才安心些,宫少夫人你们还好?”

  “青桐,带着大家先进去,好好检查一下。”陆心颜特意加重检查两字,青桐几人明白过来,面色一变,迅速走进去,与杨柳儿擦肩而过。

  杨柳儿翻个白眼,扭着腰走过来,不阴不阳道:“李姐姐,你说这百花宫住了三人,这装神弄鬼之人,为何只吓别人,不吓咱们?怕不是有些人仗着太后得罪了人,遭人报复,连累咱们也没个好觉!真是晦气!”

  李琴萱尴尬道:“杨妹妹别胡说,都说了是长平公主贪玩,宫少夫人运气不好,咱们运气好些罢了。你再胡说,小心被外面的宫女太监听到,告到皇后那去,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杨柳儿这才闭了嘴,冷哼一声,“李姐姐,我去睡了,明天还得表演呢,咱们可都是没后台的人,得靠自己,你也早些去,免得睡眠不足,影响明晚发挥,让别人得逞了。”

  李琴萱赶紧道:“杨妹妹先去睡。”

  杨柳儿下巴一扬,学着宫里贵人的走路姿势,高傲地走了。

  李琴萱道:“宫少夫人,实在对不住,杨妹妹估计是被吵了觉,心里不爽,说话才这般,咱们虽是竞争关系,但能相聚宫中,也是缘分一场,过几日一别后,今生今世也未必有相见的机会,宫少夫人别往心里去!”

  陆心颜微微一笑,“李小姐多虑了,我从未将杨小姐说的话放在心上。”

  连这个人都懒得放在心上,何况她那种酸酸的话,更不会放进心里半分!

  李琴萱先是愣了愣,很快露出欢喜的神情,“那就太好了!宫少夫人,夜很深了,我不打扰你进去休息,我先回去了。”

  “李小姐明日见。”

  进去院中,青桐几人已将明晚表演用的衣裳检查完,“小姐,没发现异常。”

  陆心颜皱起眉头,难道是她想多了?“大家辛苦一点,将这院子里里外外再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多出什么东西或是少了什么东西。”

  “知道了小姐。”

  青桐几人又花了一个多时辰,全部物件清点一遍,里外仔细检查,连床底桌脚都没放过,仍然没有发现半分异常。

  “或许是我多心了,但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明天大家都小心些。”陆心颜道:“先睡。”

  折腾了一晚,此时人人都困得睁不开眼了,听闻此言,立马爬上床睡了。

  收到禁足消息的武婉,神情很平静,完全没有被禁足的愤怒,一旁的小宫女被吓得战战兢兢的。

  武婉面无表情地道声知道了,让前来宣旨的太监回去向皇后复命。

  “来人,伺候本宫歇息!”武婉走向寝殿,以前服侍她的寒梅几人被直接处死了,现在身边都是新人。

  新调到身边的宫女笨手笨脚,替她解发时不时扯到她的头发,武婉不耐烦地喝道:“连伺候都不会,要你何用?滚下去!”

  宫女含着两泡眼泪下去了。

  武婉看着铜镜中自己的样子,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闹鬼之事吓不到陆心颜,是她意料中的事,不过后面一切,却顺利的很,虽然与她的计划有些偏差,但却朝着她想要的结果运行着。

  陆心颜,你等着,后面才是真正让你狠跌跟头的时候!

  唯一略为可惜的,自己有段时间不能出宫,寒梅几人被处死了,得心应手的宫人又得重新训练。

  算了,过些日子再向母后要两个调教好的宫人就行了。

  武婉解开头发,打个哈欠,心情满意地上床休息。

  ——

  好在表演是明晚,白天没什么事,陆心颜几人便睡到中午才起来,用过膳后开始梳洗妆扮。

  负责百花宫的换了位刘才人,性子比较胆小,昨晚闹鬼之事发生后,皇后处罚了一批人,刘才人不敢多事,任由百花宫里三人自行活动,只在下午的时候,派了位宫女过来,提醒她们晚上的表演千万别出岔子。

  御花园里,到处张灯结彩,七彩琉璃灯,各色宫灯,映照在满园炫丽多彩的鲜花上,犹如人间仙境。

  妃嫔们个个盛装出席,打扮得花枝招展,因为谁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突然兴致大发,跑来凑一脚。

  宫中妃嫔众多,受宠的却只有那几个,有些半年一年都难见皇上一面,这样的机会,没人想错过。

  今晚的重点是华衣祭上三位胜出者的服装展示,不过难得宫中妃嫔们公主们聚集在御花园,自然不会只有服装展示。

  最初安排的是歌舞表演,歌声动听,舞姿优美,妃嫔们却个个心不在蔫,除了年纪大喜欢热闹的太后,兴致高昂地拉着皇后和封氏说话。

  “皇上驾到!”随着太监一声高呼,原本没什么生气的御花园,突然如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石子,瞬间活了起来。

  妃嫔们个个面露喜色,宫灯照在脸上,如涂了一层胭脂,眼里春水荡漾,神情娇羞动人,“妾身参见皇上!”

  这一代的天武皇帝,号隆德皇帝,未到四十,生得仪表堂堂,身形雄伟,双目如矩,通身的天子威仪。

  “儿臣参见母后。”

  太后乐呵呵地道:“免礼免礼,皇帝来得巧,这衣裳展示环节,正要开始。”

  隆德帝挨着太后坐下后,略一抬手,“平身。”

  底下行礼的妃嫔纷纷起身,面带羞怯地悄悄看向上座正中自己的男人。

  可惜隆德帝此时的眼光停留在太后身上,对那一道道渴盼的眼神,视若无睹,“母后,今晚的表演可还满意?”

  “皇帝这一来,大伙不满意也满意了。”太后打趣道,这天下能跟隆德帝这般说话的,怕也只有太后一人了。

  “母后教训的是,朝中最近事多,朕确实疏忽了,等过两天忙完了,朕定会多抽些时间出来关心一下大家。”

  太后点点头,“这朝中的事,永远忙不完,皇帝得注意自己身子。对了,昨晚苏昭仪受了些惊吓,哀家让她在合欢宫里休养,皇帝明日若得闲,她。”

  “苏昭仪没事?”御林军是隆德帝直接领导的军队,只效忠他一人,昨晚的事情惊动了御林军,隆德帝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早就一清二楚,包括苏昭仪安然无恙的消息,但后宫之事由太后和皇后主管,为了维护两人颜面,隆德帝才装作毫不知情有此一问。

  太后对此心知肚明,隆德帝给她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