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完结倒V结章(1/2)

加入书签

  温航酒店。

  秦菜返回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白河与吕裂石在酒店了等了很久,这时候却没有上前拦她——她没有秦菜的记忆,术法也不知道留了些什么。且不说这时候二人上前会非常唐突,当说如果她的记忆里没有五行逆转之术的存在,她拿什么对付尊主,

  可是怎么让她记起以前的事呢,

  天道判定一个魂魄的身份,是根据这个魂魄的记忆和情感。现在天道无法识别她,肯定是她打乱了自己的记忆。怎么让她想起,

  白河抬头重新看向十字路口,十字路口旁边有一个巨大的lcd广告牌,这时候正播放着某品牌家具的广告视频。吕裂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是灵光一闪,“找出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段记忆,刺激她的魂魄,也许能打开她设的封印。”

  这个办法其实非常容易,吕裂石立刻联系了植物联盟,买到了所有关于秦菜与蓝愁的视频。天庐湾,整个秩序的人都忙于观看剪辑,记下关于这位尊主记忆的点滴。所有他们认为这位尊主一生中最在乎的场景。

  而许多秘密也就这么揭开,三十几年前,那个叫秦小妹的孩子被一个叫白河的阴阳先生以一千两百块钱一个月买去当了徒弟,傻傻呆呆地踏入了玄门。她为救黄小莲而被恶鬼啃咬,村里人在背后嚼舌,那个稚嫩的报复啊,让身为正统玄术师们觉得可笑。

  她天天折着ufo,炒着白菜豆芽,偶尔还往白河的茶杯里吐口水。朱阳镇的日子,平淡中溢出甘甜。可惜她被白芨所掳,入了秩序,成为先知。天道像一根无形的引线,每个人都只有跟在它身后。

  她与吕凉薄青涩的爱情,随着新先知的到来而支离破碎。接下来是李妙的工地,她蓬头垢面,却一脸朝气。所有人都静默地看着,像一场电影,所有的经历,皈依了剧情。

  她去到人间,杀死白露、陷害红姐、囚禁通阳子,她像一颗从石缝中探出头来的小草,脆弱也坚强天眼。诸人一一记下她的生平,划出一切可能令这位尊主终生铭记的回忆女人乖乖让我宠。

  那个十字路口的lcd屏幕广告位被秩序买了下来,每天不断轮播一些谁也看不懂的片段,像是拙劣的电影,又像是无厘头的广告。他们剪辑了这位尊主最风光得意的时刻,比如她当上人间的先知,比如她杀死人间首领陆少淮,比如她一统玄门,被整个玄门尊为尊主。

  可是不是,通通都不是。那个女阳阴师依然天天经过,毫无反应。

  天行者终于重建了人间,且越来越猖狂。他根本就不再避讳秩序,整个人间随时都在工作。他也知道,这些小喽罗根本就罪不致死,秩序铲除了他们,只会增加自己的罪孽。

  吕裂石天天命人剪辑这些视频,到最后他甚至都绝望了,难道钥匙根本不是这个?

  这个丫头,其实根本就无意再铲除天行者,匡扶玄门吧?

  这一天,残阳如血。如蚁的人群在十字路口分流。上面稀奇古怪的lcd广告屏幕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而今天的内容却是一条乡间的小路。那时候天空很暗,寒月孤单。清冷的月光涤荡着村落,冬日的夜没有虫鸣,安静得可以听见泪水滑落的声音。

  一个女人被阴差押走的时候,路过秦菜身边,她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喃喃道:“老四,晚饭你都没吃呢,妈给你下碗面吧?”

  行人如梭。名车里的阳阴师抬起头,望向那块lcd屏。谁能想到,一个曾君临玄门的传奇玄术师,一生铭记的不是倾身尘埃的狼狈,也不是孤立巅峰的辉煌。她刻于魂魄的,竟然只是碧落黄泉、天人永隔之时,那声浅淡的问候。

  记忆如洪泄闸,往事纷沓。万里无云的晴空突然转阴,瞬间电闪雷鸣——天道脱出轨迹的部分重又复位,它重新识别了她。秦菜安静地呆在车里,大雨倾盆而下。白河与吕裂石缓缓走过来,白河重述了对付天行者的事,她连车门也没开:“我拒绝。”

  车继续驶向温航酒店,吕裂石气得不得了:“看看你带出来的好徒弟!玄门有难,她袖手旁观!枉费玄门还尊她为领袖!当年尊主没死,她是不是一直就知道?难道一直养寇自重?”

  白河望定他,终于忍受不了他的厚颜无耻:“玄门从来没有尊过她为领袖!”

  吕裂石知道讲不了道理,立刻又缓和了语气:“你说怎么办吧。”

  温航酒店。秦菜刚把车钥匙交给门童,一个服务生就迎上来:“小姐,一位先生在会客厅等您,已经来了一阵了。”秦菜摘下墨镜,径直去往会议室。里面坐着一个男人,穿浅色衬衣,黑色长裤,拄着拐杖,戴着深色的盲人眼镜。

  吕凉薄。秦菜缓缓走到他身边,他终于站起身来。秦菜双手揽住他的脖子,终于露了一丝笑意:“让我看看谁来了,稀客啊。”

  吕凉薄背脊微僵,静静地任她拥抱,很久才开口:“你到底是江苇竹,还是她?”

  秦菜浅笑:“你猜?”

  吕凉薄侧脸逆着光,脸颊温润如玉:“无论如何,不要去。”

  秦菜抬手摘掉他的墨镜,那双漂亮的眸子依然隐在黑暗里。她终于明白了:“你才是天道选中的天行者,拥有修正天道的命格。尊主欠下数额巨大的功德债,用人间的寿数去填补。天道早就发觉了,于是真的衍生了一个天行者,对不对?”

  吕凉薄沉默,如果不是她,当年的秦小妹不会有那样强的求生意志。他就是一束挂在驴眼前的青草,一直给那头笨驴以希望。于是那头驴一直走一直走,以为再近一点就可以尝到。

  秦菜笑容无奈:“我走之后你一直呆在朱阳镇,肯定是知道我的魂识在那里,为什么没有找到我?你的责任不就是修正天道吗?”

  吕凉薄不说话,秦菜用力踹了一脚旁边的灯架:“去他妈的天道异界修真传奇娶个天师做老婆txt全本!”

  她拂袖而去,站在会客室中央的吕凉薄突然开口:“它给我也画了一块饼,它告诉我只要我潜心修行,增进修为,五年之后我们会在一起。我闭关五年,结果是看不见眼前,却能看见天道和命运。吕凉薄,从来没有欺骗过菜菜。”

  门口的秦菜终于停下脚步,沉默许久,她终于掷下一句话:“那个丫头早就被老夫吃掉了,我是江苇竹。论辈分,你要叫我一声师公。”

  吕凉薄猛然抓住她:“你说什么?”

  秦菜冷冷地拂开他的手:“你不是可以看见天道吗?”

  她继续前行,不去看身后人的表情。温航酒店陈设精致昂贵,却连灯光都冰冷疏离。她突然想起当年三画职中的梧桐花,曾经花开如雪,温柔而热烈。

  那是一条没有分岔的路,无尽的挣扎,不过只能延续岁月刻镂的痛楚。她终于明白了。

  温航酒店的大厅,白河和吕裂石还没走。秦菜缓缓从旋转的楼梯走下来:“组织人马,对抗他吧。”

  吕裂石和白河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居然就这样改变了决定。吕裂石很快召集了玄门新秀,秩序高管连夜商谈对策。五行逆转的邪术本就是逆天地伦常的存在,要完全消灭他非常困难。

  吕裂石却胸有成竹:“十八层地狱之下,有烊铜地狱,内有烊铜渊。只要我们把他诱至其中,烊铜渊内乃混沌之气,无五行之别。他定然无法可想。”

  此提议一出,大家都是精神一振。

  “黑门朝出而暮还,铁窟暂离而又入。登刀山也,则举体无完肤;攀剑树也,则方寸皆割裂。热铁不除饥,吞之则肝肠尽烂,烊铜难疗渴,饮之则骨肉都糜。利锯解之,则断而复续;巧风吹之,则死已还生。”

  烊铜渊是魂魄的炼狱,只要毁掉他的**,没有魂魄能逃得出这地狱。要困住这个天行者是完全可能的。且以他的罪孽,本就是罪有应得。众人皆无异议。白河征询秦菜的意思,秦菜在把玩她那把金链弯月形的法器。白河替她保存已久,如今自然还给了她。

  “师父决定吧。”她靠在椅背上,缓缓阖上眼睛。

  白河把秦菜那条金链弯月的法器递给她,神色郑重:“我保证,秩序一定会护你周全。等尊主之事一了,功德债的事我们再想办法,玄门这么多人,总能解决的。”

  秦菜接过法器,轻轻缠绕在手腕:“但愿如此。”

  七月十四那一天,中原节。

  秩序大举围剿新生的人间。这批人不是秩序玄术师的对手,白河领人将其全部驱散之后,沱江之上,天行者终于出现了。他缓缓漂浮于空中,脚下是千里沱江,风卷惊涛。秦菜站在岸边,江风撩起衣袂,她发白如雪。

  白河命吕裂石布阵,引动地气,打开烊铜渊。烊铜渊不会轻易打开,吕裂石想了想:“老白,还是你去吧,我怕我修为不够。我在这里帮她掠阵。”

  白河一想,也是。遂领着人前去引动地气。水本来就属阴,泱泱沱江如果鬼门关在这里打开,必是十八层地狱无疑。只是要在阴气如此之重的地方打开鬼门关,即使是白河亲至也没有十分把握。

  临走之前,黑衣白发的秦菜蓦然回头:“师父,你虽允诺护我周全,但天道苍莽、奥义难溯,尽力而为吧。”

  话落,她淡看一眼白河身边的吕凉薄,不再说话重生之军门商女全文阅读桃运无双txt全集。白河回头看她,江风掠过,她衣袂飘举,人若乘风。

  “蓝愁,你我本是互不相犯,何必刀兵相向?”尊主依然一身琉璃白,黑发及腰,人似谪仙。秦菜飞身跃向空中,江风撩乱了白发:“我说替天行道,想必你也不会相信。就当是……久未活动,玩玩吧。”

  沱江中心,尊主哈哈大笑:“好久不见,你的口气也变大了。”

  秦菜素手掐诀,回以浅笑:“一向不小。”

  倏忽之间,沱江如水沸腾,水柱冲天而起,拔地百尺。岸边诸人早已被淋成了落汤鸡,个个咒骂不已。秦菜法掐一出,水柱瞬间破碎成冰,冰矢如箭雨,疾射向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