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无理取闹(1/2)

加入书签

  最新最快的该死,怎么这个家伙的眼眸在失忆后还能如此的深邃,还是让人看不透深层的东西,这个男人,真正的是不简单。

  “你是我什么人?”东方云依旧冷着脸问道,终究是鼻梁骨受伤导致了他原本磁的声音有些发闷,说起话来有些怪异。

  可是,他的声音再怪异,也怪异不过白素素的忧愁面容啊!这是黄名泉的感觉。

  当东方云问了一句:“你是我什么人?”的时候,黄名泉刚从楼下买了吃的上来,听到东方云这么说话,他正诧异抬头,却发现了,白素素的脸,是他认识她以来第一次这么的忧愁,第一次这么的愁眉不展,也是第一次这么让人看着像是……像是怨妇?

  呸呸,什么怨妇?见过这么美丽漂亮的怨妇么?她是担心云少吧,不应该用怨妇来形容,而是用……难过,对,她很难过。

  黄名泉的眼眸里闪过晶莹的亮光,随即,他轻轻的走到床边。

  “云少,白小姐,都饿了吧,来,这是鱼翅粥,还有一些小点心,我先给你们……”黄名泉刚想继续说下去。

  却不料他抬眼看到东方云眼里的怒意后,立刻便忘了下面该说什么了。

  我怎么得罪你了,我的少爷?你要用这样像是要生吞了我的眼神看着我,好怕怕的呀!

  “都九点半了,看来我睡的时间够长的。”白素素抬头看了一下病房墙上的挂钟,皱眉说道。她记得她昨晚杀了王伯祥和王丝丝才十点多,回来之后过了没多久就……。

  奇怪,最近怎么总是这么奇怪的,说睡就睡着的,而且还能睡这么长时间,咦,自己不是一直趴着在东方云身边睡的么?怎么脖子也不疼,腰也不酸的,要是以往……

  想到这里,白素素刚要抬手去揉脖子,却记起了手心里的东西,抬手……。

  “你是在找这个吗?”东方云的手心,抓着一个圆圆的玉佩。

  “嗯。”白素素的眉头又紧紧的皱了皱,这血玉怎么不是昨晚自己看到的那种红了,又变成了略微有些淡红的颜色,而且那淡红色仿佛比昨晚还要浅……眼睛花了,肯定是的。

  “是你的?”东方云将玉佩抬高一点儿,送到白素素的面前。他依旧躺着,鼻梁依旧被绑着。

  “是你的。”白素素没有接,说道:“是昨晚王伯祥给我的,你还记得王伯祥吗?”

  “呃……”东方云看着白素素,眼眸里有什么闪过,不过瞬间便沉淀了,无影无踪,白素素刚要去扑捉这亮光,却找不到了:“王伯祥?”

  “云少,饿了吗?要喝粥吗?”黄名泉的声音打断了俩人之间的对话。

  “嗯,我想……。”东方云看了一眼白素素,又看了一眼黄名泉。

  白素素立刻站起身走了出去,这个再明白不过了,他想方便一下下。

  白素素站在走廊上,看着狭长的医院走廊上白色大褂的一声和粉色长裙的护士来来往往穿梭不停,还有穿着制服的保安在巡逻,她估计是经过昨晚的事情,虽然医院为了安抚人心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纷乱而将二十八层的事情给隐瞒了,秘不外泄,但是却在每个楼层多加了好几个保安,这个医院楼层的保安,白素素昨晚就研究过了,每层是两个,而今天至少有五个以上在巡逻。

  走廊的尽头站着的两个黑色西服,她的眼眸一亮:阿彪和阿海?

  慢慢走过去,阿彪和阿海站立的地方是电梯和楼梯的出口,他们貌似不经意的靠着窗站着闲聊,但是白素素却知道,每一个路过他们身边的人,从电梯口和楼梯口上来的人,他们都微眯着眼睛要仔细的打量一番,他们更是时刻关注着东方云房间的门口。

  “站这么远,能在第一时间处理问题吗?”白素素轻声说道。

  其实早在白素素慢慢走过去的时候,两个保镖就已经看见她了,只是他们有着如东方云一样的冷然外表,他们没有动,也没有任何表示。

  “云少不习惯高调。”阿彪说道。声音有着和东方云类似的冷清。

  “哦。”白素素点了点头,确实是东方云的作风。可是,这两个家伙从前天晚上到菲律宾再到现在才出现,这中间去哪里了?

  还有,王伯祥的保镖那么多,家里的杀手那么多,怎么解决的?他们如果昨天在,东方云是不是会好一点儿,不用像现在一样失忆?

  咦,不对呀,他不认识我白素素,不认识王伯祥,他怎么认识黄名泉的?

  白素素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有问题,刚才是自己睡糊涂了,这会儿完全清醒了,她不管阿海和阿彪两人看着她,便匆匆的又回病房去了。

  病房里,东方云的床头被垫高了,医生正站在他的旁边看着手中的病例记录。

  刚才医生在哪里?怎么自己醒来没有看见医生?

  哎,白素素,你这是怎么了,一遇上东方云这个男人,你就乱的一塌糊涂,不但目前的情况你没法向邵参谋交代,你说不清这发生的一切,就连最近这两天,你仿佛都已经忽略了周围一切,只要有他东方云在

  的地方,你铁定是无视其他所有的。

  花痴了吗?那张脸再帅,你对着谁犯花痴也不该对着他。该死的,白素素你给我静心静神,做该做的,不要同情,不要意气用事,他假如真的失忆,到时候你可以据实汇报,至少他没有直接参与毒品交易,没有经手那毒品,毒品被销毁了,那么接下来,你要么是被安排继续潜伏,要么就走人。除非邵参谋指示继续在东方云身边潜伏下来……

  还有,假如他真是法海,那就杀无赦?杀?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想到这个字的时候,这么的心慌,仿佛有一种不舍,还有一种……。白素贞,你不要被他扰乱了情绪,不要,不要!你的爱人是许仙,许仙!

  “素素,在想什么,进来呀。”黄名泉看见了病房门口的白素素,看她一直在看着东方云发呆,他便轻声喊道。

  听闻黄名泉的喊声,白素素抬头,东方云低头在床头小桌子上喝粥,没有看她,而医生此时却转头了,对着白素素微微一笑。

  “你好,我是东方云先生的主治医生,我叫乔治,你是东方先生的家属?”医生的笑,很好看。

  直到现在,白素素才仔细的去看这个医生,病房里一拱有三个护士一个医生,那三个护士自然是从昨天东方云被送来之后,就一直盯着他看,尽管东方云昨天鼻梁骨折,脸都肿了好大个的样子,但是他挺拔的身材,就算是昏迷的时候,全身都透出的那种俊逸的气质,还是让三个护士对他“特别特别”的照顾,一会儿过来看一眼,一会儿过来看一眼。

  白素素记得自己昨天晚上貌似还瞪了那三个护士一眼,这会儿她彻底分析完前后的所有事情,她觉得自己昨晚肯定是抽风了,不然瞪人家干嘛?搞得跟吃醋一样,这脸都肿的跟猪头的一样的男人,有什么好看的,这些护士就跟没见过男人似的,鄙视,鄙视之!

  还有,白素素记得,自己昨晚没有好好看这个乔治医生的长相,她现在仔细这么一看,只是觉得他挺高的,而且身材也蛮好的,昨晚貌似他也很有礼貌的和自己说话了,貌似……

  白素素突然发现自己的记忆有些衰退的迹象,有没有搞错,脑震荡的是东方云,又不是她,她怎么会对昨晚的一切有些记不清的感觉,真是奇了怪了!

  “你好,乔治医生,我……嗯,算是吧。”在医生问话很久之后,白素素看着医生的脸,想事情想了很久之后,她才回答医生关于家属这个一个问题的问话。

  这医生是黑头发白皮肤的,他的眼睛闪着蓝宝石般的光泽,他的脸很干净,没有胡子,白素素一向不喜欢胡须男,她觉得是个男人就要清爽利落的,不要满脸胡子邋里邋遢的,很恶心。

  尤其这个男人的微笑,充满一种让人信任和放心的感觉,很纯真,很善良……

  “不吃了。”

  “啪”勺子撞击碗的声音。

  有些粥洒在了床头桌上面。

  东方云重重的躺倒在枕头上,狠狠的闭上眼睛,然后再狠狠的闭上嘴巴。

  “呃…。”黄名泉的脸使劲的在抽搐。

  白素素愕然的转头,盯着床上那张被纱布从中间断开的脸,好气又好笑。

  “东方先生,你要多吃点儿,你的身体才能恢复的快,你的鼻梁要过些时候才能好,我们建议你要住院两周。”乔治医生尴尬对着白素素一笑,虽然不明白这个病人怎么了,但是一个有素质的医生是轻易不和病人生气的。

  “医生,我们先生要休息一下,可能他累了,一会儿我们有事情会去找您的,谢谢您。”黄名泉看东方云不搭理医生,便赶紧上来说话,他心里喊道:云少啊,这是菲律宾的仁爱医院啊,这里的医生也都是很厉害的,他们接触的病人可都是有钱有势的,这里不是j市啊!

  “家属可以过来吗?我需要找你谈谈。”乔治医生转身,对白素素说道。

  “嗯,好的。”白素素正欲转身要走。

  黄名泉赶紧上前一步,将手中擦桌子的纸巾交给白素素,然后微笑着对乔治医生说道:“乔治医生,我是东方先生的私人助手,他家属已经很累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我。”

  “那也好。”乔治医生看了一眼白素素,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东方云,貌似明白了什么,随即他对着白素素微微一笑,便转身走了。

  黄名泉跟在乔治医生后面,看了一眼白素素,对着床上怒了努嘴,随即便走去了隔壁的医生值班室。

  拽过纸巾,白素素仔细的擦着床头桌,那边三个护士在配药、却不管这边的事情,只是偶尔的抬起头看一眼东方云这便,随即又低下头去,眼眸里,仿佛有些说不清的东西,白素素微微撇了撇嘴:不尽职!

  转头,白素素看那紧闭着眼睛的男人还是一动不动的躺着,他的嘴角有一粒米……。

  “别动我。”当白素素的手刚要碰上男人的嘴角的时候,他竟然抬手就来推白素素的手,然而因为他还挂着吊针,吊针上面还有大半瓶的水,他这个动作又挺猛的,这一下子:“嘶~”手中的软材料留置针头竟然就

  这么被他给生生的拽出来了,这疼的他的嘴角有些抽搐。

  “护士,护士小姐。”白素素一愣,随即抬手便将东方云的手背用纸巾压住。

  三个护士急匆匆的跑来,一个个惊叫,仿佛没有看到这种“血腥”场面似的,手忙脚乱,有找消毒用酒的,有去报告医生的,有找新的针头的。

  乔治医生打开隔壁值班室的门,匆匆跑来:“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这是个意外,要小心,东方先生。”他察看完东方云手背之后,很干脆的消毒,止血,上药,然后说道。

  “云少……。”黄名泉微微一声叹息,看了白素素一眼,随即他轻声喊道。

  “白小姐,我想你先出去一下,行吗?病人现在情绪比较不稳定,一会儿我想和你谈谈。”乔治医生回头对白素素说道。

  一听说乔治医生要和白素素谈谈,床上那紧闭着的眼睛蓦地又睁开了,冷冷的看向乔治医生。

  微微一愣,乔治医生突然有一种全身发冷,后背冰凉的感觉,这感觉来自……。这位东方先生。

  “嗯,好。”白素素冷冷的瞪了一眼东方云,没有出声的骂道:“变态,神经病。”

  在走廊上,白素素在想着脑震荡的症状,想了半天,突然她像是明白了似的:“哦,是有这么一说,脑震荡会头疼,是脑部受到冲击所致,脑震荡的轻重程度也视撞击的程度而定,症状是头疼、暴躁、胡言乱语、神志不清、失忆、完全昏迷……”

  那东方云这些症状都差不多,嗯,脑震荡的后果。

  算了,咱们不跟脑子有病的一般见识。白素素自我嘲讽。

  “白小姐。”乔治医生的话打断了白素素的思维。

  “你好,乔治医生。”白素素很有礼貌的对着乔治微笑。

  终于见到一个和查案啊和东方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了,顿时,白素素感觉轻松了很多很多。

  “跟我来一下。”乔治也是很有风度的微微一笑,随即便引着白素素去了一边。

  他们没有去医生值班室,这是乔治的主意,他觉得他要是单独把白素素给带值班室去,他会死的很惨,这个,是他的第六感觉,他向来第六感很灵:“白小姐,你很漂亮。”

  “谢谢。”白素素再微笑,不远处,阿彪和阿海一直盯着他们俩人看。

  “要是我有这么漂亮的爱人,我也会时刻小心的。”乔治又笑。

  “什么意思,乔治医生。”其实白素素聪明的很,已经知道乔治要说什么了,但是她想装傻。

  “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东方先生很吃醋吗?”乔治再一次笑。

  “他,吃醋?和我没有关……。我没有关怀他有关系,也是我的不尽职。”白素素差点说,他生气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突然想到不对,便赶紧改口。

  好吧,东方云,你这脑震荡了,别的都出问题了,你怎么这个没有出问题,你还记得我白素素是谁是不?你装糊涂是不?

  “男人嘛,需要关爱的,他才会有安全感,更何况,东方先生现在还没有彻底排除脑震荡的可能,他是醒来了,可是ct显示他的脑部还是有淤血的,目前观察淤血好像没有压迫到神经,不过淤血不清除,始终是个问题,而他情绪暴躁的话,会使得淤血不容易清除,病人都是这样的,笑治百病,白小姐,我想你会有办法的,让东方先生开心一点儿,多开心一点儿,便好了,很快就好了。”乔治说完,又是微笑的看着白素素。

  艾玛,白素素几乎要彻底的迷失在这微笑中了,这微笑多么有亲和力,多么的有魅力,她这几天光是对着那个脸上缺少一神经的男人,整天看着他面瘫似的,她都觉得自己也快面瘫了,真所谓近墨者黑!

  现在,这笑容,多么让人心情舒畅啊!白素素记得邵文轩也很少笑,但是每一次邵文轩笑的时候,她都看见了,而且几乎都是对着她笑的。

  笑的男人多好啊,亲和力,魅力,都是这么的让人感到温暖,问题是东方云他会笑吗?

  不过就算东方云愿意对着她微笑,她……。

  “我,试试吧,谢谢乔治医生。”白素素想啊,她不能跟乔治说:其实我是想让他死的,想杀了他的,我想让他戴上手铐,然后在法庭的那个小格子里,然后被宣布死刑,然后“嘭”的一声……。这是她觉醒后最大的心愿。可是,她不能说啊,她……

  可是,可是,最大的问题还有,这个该死的,他竟然是她白素素的救命恩人啊,苍天真是没有眼,竟然这样安排她白素贞重生过来这异世的生活,这不是添乱么?老天,你是喝多了糊涂了,还是你很闷,好久没有玩玩了,拿我白素贞寻开心啊!

  “嗯,我想你会成功的。”乔治依然微笑。

  求你了,乔治,别笑了,再笑我就受不了咧!

  白素素又暗自调侃,之后她突然想起个事情,随即问道:“乔治医生,东方先生什么时候醒来的?”

  她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