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181(1/2)

加入书签

  么的,最孤独了。

  “阿圆,现在,我已经是藩主了。我不再是御三家之一的庶女,也不是纪伊藩的藩主,而是名至实归的将军了。撤换个藩主什么的,这不是我分内的事儿么?有权力不用,反倒显得我心虚了。”

  阿圆心里一惊,赶紧垂下了头行礼“主子,是属下僭越了。”

  吉宗摆摆手,示意她起来“阿圆,有些话,也就只有你敢说了。有些话,我也只能对你说,你若如此,我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阿圆听了心里一暖,赶紧起身,想说些什么,可惜向来善辩的她,此时竟是无话可说。“主子,撤藩主不是撤藩,想来没有什么大事。即便心里不服,可尾张毕竟还是在她手上,咱们派兵力和宣旨的一起去,量他们也翻不过大天去。可是,主子,你,你的名声”这话阿圆说的十足真心,主子的名声她都替她心疼。

  吉宗看向阿圆,又笑了,明朗的,她对阿圆勾勾手指,示意她向前,把一张收的隐秘的纸递给了阿圆。阿圆看得双瞳紧缩,“这,这,这,这是何时的事?”

  吉宗用食指抵唇,做了个消声的手势。阿圆看了看手里的纸,整个人呢都有些抖。这,这是真的么,她难以置信,如果这是真的,主子换个藩主算什么,她就是想坐坐天皇的座椅,也未尝不可。这,此事一出,天下必地动山摇。

  阿圆看向吉宗,后者只是笑,少有表情的人,心情得多好,才能时时挂在脸上。吉宗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嗯,宗春、宗春,倒是个好名字,可惜了。阿圆”她孩子气的看向阿圆,后者一愣,被她的笑容晃花了眼。

  吉宗笑着问“阿圆,我下一个孩子,取名宗武,可好?”

  ☆、第220章 不是最后的最后

  江户已是秋天,早晚已经有些寒凉,可是反噬的秋老虎白日仍是迅猛,燥热更盛夏天,这早晚两个时段分外凉爽,就成了勤劳人做勤劳事的时候。

  一间商铺前,一个衣着考究的少女正在洒扫自家门前的街面。她用竹勺从地上的水桶里取一勺水,熟练的一挥胳膊,洒了个半圆。来往的路人对这勤劳的少女投以善意的目光,也有匆忙赶路的无暇顾及踏着湿润的地面匆匆而过。

  少女已经擦完门窗,洒扫街面是她最后一个工作步骤,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她露出了喜悦的笑容,用袖子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又低头取了一勺水,发间插着的花钗晃动出美丽的光影,和美丽的吴服一起,把这个正值妙龄少女的面庞衬得分外美丽。

  “阿信!”一声欢快的呼声响起,少女往外泼洒的手势一顿,本应画半圆的水像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来路上的人急急后退,还是被洒了一身。

  “啊!”被人喊做阿信的少女赶忙道歉“对不起!”

  “无碍。”少女听到了低沉的女声,下意识的抬头,她隐约记得看衣摆的话,是这女人走在前面,为什么现在她反倒被一个男人护在身后,水沾湿了男人的衣摆脚面,女人身上确实一滴都没沾上。

  只是,阿信没来得及深想,就被男人慑人的气势吓到了。

  “啊,对不起,请您原谅。”刚刚出声喊阿信的男孩儿赶紧上前,把阿信护在了身后。“阿信小姐平时没有这么马虎,一定是我刚刚喊她,让她分神了。”男孩儿十几岁的年纪,样貌倒是出奇的清秀,衣着简朴甚至有些陈旧,可是腰间的太刀也宣示着他的身份。

  女孩儿紧张的看了看足足比水野佑之进高出几头的黑衣男人,他腰间的太刀可比佑之进平时宝贝得了不得的太刀慑人多了。说起来佑之进也是个剑术高手,阿信虽然不太懂,可是下意识觉得眼前的男人比佑之进的剑术高上许多。现在不是维护情人尊严的时候,保命要紧,这一点,从商的她比看重武士尊严的水野要清楚地多。

  阿信不懂得剑术,可是她懂得看人,这是从小历练出来的眼光。

  她怯生生的看向被男人护在身后的女子,刚刚她既然出声,应该是没放在心上。眼前的男子应该也是紧张她,下意识的,阿信看了眼护住自己的水野佑之进,眼里闪过温和的光芒。水野佑之进讲究武士尊严,还有大义,总爱去接济穷困妇女,时不时去义务借种,虽是善事可她心里总有些疙瘩。不过,有一条,水野佑之进的心里,看她最重。他竟然不介意当街回护她,一个商人之女,要知道,如果水野佑之进拔刀,眼前的男子为了尊严也一定会一战。

  阿信收了心神,试探的看向男子身后的女人,轻声说“还请您原谅。”她没有劝阻佑之进,这男人自尊心太强,轻易伤不得。

  “好啦,三郎佐,我说过几遍了,你别这么夸张。”女人出声,护在她身前的男子忽然面色一红,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退到了其身侧。是啊,不过是撒点儿水,他干嘛这么紧张,对面那个男孩儿还是个孩子,虽然那几步和站姿能看出来基本功不错,又哪里堪他一击。再看看那个面色和善的少女,他和这二人一般见识,是有些小题大做。

  “大清早就见你如此勤劳有干劲儿,真是让人心情愉悦。江户就是因为有你们,才

  这么生机勃勃。”女人的面庞比阿信想的还要年轻,甚至让她一愣,可是,英气的面庞锐利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虽然衣着简单,可话里带出的上位者的威仪让阿信的膝盖不自觉的酥软。阿信恭敬的行了礼,连她身边以自傲著称的水野佑之进也在怔楞后,弯下了腰,垂下头才惊觉,他为什么要行礼呢。

  一身简装,赤足而行的正是吉宗,她看了看眼前的少男少女,嗔怪的看了三郎佐一眼。后者被她看得全身麻酥酥的,摸了摸脑袋,呵呵的笑了。他就是小心,他就是舍不得吉宗受一点儿打扰,哪怕是一滴洁净的水也不行。疼媳妇有什么不对的,而且,他傻笑着瞟了眼吉宗平坦的腹部,嘿嘿,而且,她肚子里还有他的娃呢。

  吉宗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想什么,不过是想晨间出来散散步看看街景,这一路行来都被他一惊一乍的打断多少次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身份尊贵,还是生怕别人不误会。吉宗脸上绷得紧,眼里的暖意却蔓延开,她轻轻摸了下肚子,白了三郎佐一眼。

  “行了,倒是我们让你们受惊了,忙你们的吧。”吉宗安抚的示意男孩儿女孩儿起身,水野佑之进看了吉宗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