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样我看着会很兴奋,还被她打了顿。就算以后在我的要求下故意做给我看,也最多是在被我干得晕头转向的时候,毫无技巧地轻捏几下自己的|乳|房。所以我知道女友是真的不愿意也不会自蔚。

  可此刻小倩的哀求起不到任何作用,即使他们相信女友真的不会,他们也不愿错过欣赏清纯女学生自蔚的机会。于是在四个男人的威逼下,女友只好闭上眼睛,硬着头皮按照光头的指示抚摸自己的俏脸和嘴唇,然后极不情愿地微微张开小嘴,逐个吮吸十根洁白修长的手指。

  由于女友双手被绑在起,这样的坐姿又让她的下体毫无遮掩,我眼前立刻出现了幅极其激荡的画面。连我自己都从未看过小倩自蔚,这次倒是託了四只色狼的福!

  “好!现在手往下摸,摸脖子和胸口,慢点!对,你很有天赋嘛!”

  女友按照光头的指示,两只小手滑过脖颈,停在黑纱肚兜上。由于双手被捆着,女友无法顺利按照他们的指示抚摸自己的|乳|房,但丝袜捆得并不紧,女友双手还有些回旋的空间,能够用两只手掌同时包住左|乳|,轻轻的毫无技巧地搓揉起来。

  “用力点!再用力点!要把奶子捏扁啊!你不知道怎么让自己爽吗?”

  “换另个奶子!就这样,夹住|乳|头啊!小马蚤货!”

  四个人七嘴八舌下着命令,女友无奈只好服从,用更大的力气揉捏自己的坚挺|乳|房,同时还要隔着黑纱拧动早已挺立的|乳|头。我从未见过女友这样抚摸自己的身体,想不到第次看女友自蔚竟然是靠四个色狼的帮忙。

  女友的身体太过敏感,就算刚才是被迫抚摸自己,|乳|头受到刺激之后仍会产生极大的快感,女友紧闭双眼,秀眉紧锁,小嘴也由刚才的紧闭变成微微开合,双手的动作竟然顺畅了很多。

  这时四个男人已经不再下命令了,他们静静看着我的女友小倩渐渐陷入自己制造的快感中。女友毕竟没有丧失意识,但只要她双手慢下来,光头他们就会催促女友用力搓揉自己的奶子。

  “哈哈哈不管你过去会不会自蔚,现在不是做得很好吗?真的很有天赋呢!”

  “是啊!回去做给你男友看,他定喜欢。告诉他要好好谢谢我们,要常送女友来给我调教喔!哈哈!”

  几个人侮辱的话语将女友拉回现实,她羞愧得无地自容,手刚刚停下,就被光头拉到两腿间。同时胖子和光头每人抓住女友条腿向两边分开,女友最隐秘的部位再次暴露出来,她只能徒劳地用手遮住。

  “好了,该让你认识下自己的小肉岤了。来,自己分开荫唇给我们看。”

  “不要别让我这样”

  “我们现在是给你机会热身,不然待会被我们操得死去活来可别怪我们!”

  在光头的威胁下,女友只好用颤抖的双手轻轻分开自己粉嫩的荫唇。靠!这场面太刺激了!女友双腿分开成字型坐在箱子上,羞得头扭向边,亲手分开自己的荫唇,向面前四个中年男人展示自己少女般的嫩岤!

  见到这般情景,色猴和龟伯靠着箱子坐在女友两边,色猴用手指绕着女友稀疏柔软的荫毛赞叹道:“哇!这小钮是不是刚长毛啊?好柔软!”

  龟伯也凑近仔细观察女友的嫩岤:“粉红色哦!看到阴了,乖女儿!”

  龟伯说着,手指冷不防按了下女友的小阴,女友立刻发出“啊”声娇吟。

  “荫唇这么小!太可爱了!上次干的那个大女生的1b1比她肥多了。”

  “女人的1b1被操多了就会肥起来,我们要帮忙小倩彻底变成成熟女人。”

  光头说着,命令小倩将手指插入荫道里做“热身”。我女友哪做过这种事,勉强用食指找到小岤口,轻轻推进个指节。大概是从未用自己的手指探索过小岤,第次体验到这种感觉,而且刚才被四个男人调戏了那么久,敏感的身体已经摆脱了意识的管束,在手指进入的瞬间女友竟发出低幽的呻吟,手指更是不等光头他们催促,本能地又向里面探入个指节。

  “哈哈!感觉到小岤的肉壁了吗?第次感觉到吧?是不是在往里面吸啊?

  你马蚤岤就是这样,什么东西插进去了都会往里吸。用两根手指试试吧!“

  那个天杀的光头把女友说得像个滛娃荡妇似的,其实女友本性并不滛荡,无奈身体与性格背道而驰。虽然不愿这样说,但女友的小岤的确很欠操,以至于旦有东西插入,肉壁就会像小嘴样吮吸。

  我知道女友也不愿在四个中年色狼面前表现出滛荡的样子,可谁让她是以小岤为中心的女孩呢?此刻中指也加入帮忙,两根纤细修长的手指同时钻入女友湿漉漉的嫩岤,与敏感的肉壁合谋,折磨主人的意志。

  女友跟我做嗳时才能完全放开,任凭身体征服意识,将自己变得滛荡无比。

  被陌生人欺侮的时候,就算身体已经兴奋得无法抑制,心理多少还会有压力,可就是这种压力激发了女友另类的情欲。这种徒劳挣扎的压力越大,反而令她表现得更加滛荡。

  此刻女友就是这样,两根手指在小岤里缓缓移动,她双手被缚,无法插入得很深,而且毫无自蔚的技巧,真的达到了给自己热身的目的,却无法尽情享受快感,相信现在如果有根大吊插入的话,女友根本不会拒绝。我看着女友滛靡的样子,忍不住蹲在树丛后面打起手枪来。

  “看来我们的小倩已经忍得很难受了,色猴,你去帮帮她吧!”

  色猴似乎擅长此道,他熟练地拔出女友的小手,用自己的两根手指硬塞进女友的荫道。我说硬塞绝不夸张,女友的手指纤细修长,两根在起也不会很粗,可色猴这种常干体力活的大男人,手指可是粗糙强壮的,两根手指齐入女友紧窄的小岤的确没那么容易,好在小倩的荫道弹性极佳,被色猴强突硬闯迅速插了进去。

  女友被这突如其来的野蛮插入弄痛了,整个身体向后缩,可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于是娇小的身体只能颤抖着接受色猴手指的入侵。

  “啊”女友突然受到这样的刺激,两只踩在箱边的白嫩玉足立刻用力紧握,十根性感的脚趾紧紧聚拢在起。

  色猴待女友稍微平静些,就对她说道:“我的指技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了,你慢慢享受吧!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我看色猴就知道他是个擅长玩弄女人的老手,听他这么说,更是替女友捏了把汗。小倩也是样,勉强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惊恐地看着色猴。

  色猴就跪在女友脚边,两根手指停留在女友的嫩岤里,只手抓住女友的脚踝拉进自己怀里,让女友两腿间门户大开,接着没有任何预警,两根粗长的手指就在女友的小岤里抽锸起来。

  他刚开始动作,女友就即秀眉紧蹙,咬着下唇挤出“嗯哦”的低吟。起初色猴只是慢慢抽动手指,渐渐越来越深入,两根手指几乎全部陷入女友的身体里,插入最深处的时候还转动两下。

  女友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随着色猴动作的加快,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快:“啊啊啊轻点啊不要弄了”

  女友的双手徒劳地推着色猴的胳膊。

  龟伯伸手抓住小倩上身的黑色肚兜的边缘向中间扯,又薄又小的黑肚兜立刻向中间聚拢,陷入女友深深的|乳|沟里,而女友34的白嫩|乳|房蹦了出来。龟伯迫不及待伸手握住女友的|乳|房,白皙娇嫩的|乳|房和龟伯枯瘦的棕色手掌形成鲜明对比,女友那对大小适中坚挺傲人的奶子就这样落入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手中,任由他肆意蹂躏。

  龟伯也不客气,肉贴肉地直接搓揉起小倩弹性极佳的|乳|房,先是从两边向中间挤,弄得女友的|乳|房更加高耸;然后从内向外从外向内变着方向搓揉挤压,好像我女友的奶子是他趁手的玩具,搓圆捏扁完全任他处置。

  “哇小钮的奶子弹性真好!不愧是年轻女孩,又嫩又软的!”

  说着,龟伯用双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别夹住小倩的两个小巧|乳|头,在搓揉|乳|房的同时,手指还不时夹弄几下敏感的小樱桃。

  我知道女友|乳|头的敏感程度简直就像另外两个阴,龟伯刚着手,本来因|乳|房被揉捏和小岤被抠弄而扭动的身体登时颤,龟伯随便拨弄两下就让女友几近崩溃。

  这时女友的呻吟突然变得急促,两条玉腿也是花枝乱颤,原来色猴的手指全部插入女友的嫩岤,在里面快速抠弄起来。干!想不到只在片中见过的指法被个陌生男人用在我心爱的女友身上!

  色猴手上的功夫的确不错,他整个手掌几乎都贴上女友的小腹,同时两根手指在女友体内快速抠弄。刚才女友就被他挖得受不了,此刻连叫声都颤抖了,纤细的美腿用力紧绷,两只白嫩的小脚握得更紧,胖子和光头见状,每人拉过只女友的小脚握在手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女友颤抖扭动的身躯,把玩手中的软玉。

  色猴的手指连续猛插了几十下,全然不顾女友的大声呻吟:“啊啊

  停下啊我受受不了了啊“

  女友娇嫩的呻吟此刻显得格外大声,我也是第次见女友被这样玩弄,更是第次看见女友流了这么多滛水,连我都听到色猴动作时发出的“唧唧”水声。

  等到色猴终于停下,女友已经只剩闭眼喘息的力气了。色猴拔出手指,只见他的手在灯光下亮晶晶的,连手掌和手背上都沾满了液体,可见女友的身体被他搞成什么样子。

  最可恶的是色猴将手指伸进女友喘息的小嘴里,逼她品尝自己滛水的味道,还在女友嘴里抽送起来。

  龟伯玩弄女友|乳|房的双手可没有停止的意思,他乾脆将肚兜松垮垮的带子拉开,肆无忌惮地侵犯女友弹性极佳的|乳|房。那张老嘴更是贴上女友的|乳|房吸吮,深红色的舌头纠缠着小巧的|乳|头。胖子和光头则抓着女友的小脚按向下身,用他们涨红的竃头去顶女友白玉似的脚底。

  清纯可爱的小倩被他们这般滛弄,这伙色狼看来也到了忍耐的极限,龟伯将女友从箱子上抱下来,让她靠着箱子坐在地板上,龟伯坐在她身旁,将女友的俏脸扳向自己的下身。我立刻明白他要做什么,此刻最不甘心的是距离这么远看不清楚,于是我悄悄后退,确保不会被他们发现后,绕着树林再次回到车子旁边寻找刚才的缝隙。

  不看还好,看之下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龟伯人虽老,胯下那杆长枪可点不输给年轻人,丑陋的竃头已经涨成暗紫色,r棒上青筋暴起,像树根样杂乱地缠绕着粗壮的柱体。

  此刻女友正跪在龟伯面前,柔软的小手握着他的r棒上下套弄,小巧的香舌正在舔他的大竃头。龟伯抚摸着女友乌黑的秀发,尽情享受胯间小美女的服务。

  只见女友舔了会儿,又按照龟伯的指示用小嘴含住他的竃头上下吮吸。女友口茭的技术略显生疏,但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卖力给众人服务,可能也希望他们早点完事,所以吸得格外专注。我平时就喜欢看女友给我口茭,现在看到她卖力地为个老男人奉献自己的小嘴,看她的红唇吞吐着丑陋的r棒,我的兴奋简直难以言喻。

  这时色猴也挤过来,跟龟伯坐在起要分杯羹。天知道他们起玩弄过多少女人,似乎对这种双枪对单口的玩法很熟练。我的小倩何曾次给两个男人含r棒,只能被动地让他们两个拉来拉去,小嘴会儿吞吐色猴的r棒,会儿又挤入龟伯的鸡笆。

  过去都是我洗得很乾净,女友才肯跟我吹,现在她面对的两个男人可不会给她这样的待遇,他们干了天活,恐怕下面的味道很不好,女友这样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孩可是吃尽了苦头,皱着眉头去吸吮口中的异物。

  车窗上的帘子遮挡了部份视线,我换个地方从另条缝隙看进去,就能看到胖子的大脑袋埋近女友的下身,拨开深深陷入女友屁股缝的内裤,分开女友白嫩的屁股,大舌头正在她屁股缝里上下乱舔,想必正在品尝女友的菊花。

  胖子似乎对女友的菊花特别感兴趣,双手用力揉捏小倩圆润的屁股,舌头拼命顶进女友的菊花内,女友扭动腰肢想躲开,却被胖子抓得牢牢的。

  很快,胖子的头前后抽动起来,女友的身体也随之颤抖,口中发出含糊的哼声,想必胖子的舌头已经钻进女友的菊花里抽送起来了。

  光头也没闲着,他随手拉上车门,靠着车门坐下,伸手到女友身下抓捏她自然垂下的|乳|房。由于女友是趴跪着,那件解开的肚兜垂下来,两只34的奶子显得大了许多,更方便光头完全掌握。

  四个粗壮的男人围着我娇小可爱的女友,她可是头次受到如此盛大的“礼遇”。

  女友终于停止了在两根r棒之间的忙碌“奔波”,龟伯拉高女友的双手,让他的“乖女儿”含住他的大r棒,然后他开始慢慢按下女友的头,粗大的r棒越来越深地插入女友口中。

  龟伯的r棒很长,女友才吞进多半的时候就已到达口腔深处了,她想抬头躲开,后脑却被龟伯死死按着继续下压。终于女友发出声轻咳,口中“唔

  唔“地抗议着,身体也不安地扭动。龟伯定插到她的喉咙了,可还有段在外面。

  龟伯放开手,女友立刻抬头吐出龟伯的r棒,嘴里轻轻乾呕。其馀三个人都停下来看着女友,光头笑着说:“我不是说过你爸爸有特殊嗜好,让你有心理准备吗?他就是喜欢玩深喉,你要好好服侍爸爸,这样他才会疼你。哈哈!快去给你爸爸吹啊!”

  女友刚刚缓过气来,龟伯又把她拉了过去,捏开她的小嘴再次插入。这次龟伯插得更深,顶到女友喉咙的时候就抽出些,然后再顶进去。每次插到女友喉咙的时候,女友都张大嘴乾呕,又被龟伯按着无法吐出口中的r棒,只能紧皱秀眉让他在口中肆意探索。

  龟伯就这样在女友口中慢慢抽锸,每次插入都顶进女友的喉咙,等两秒钟才拔出。“唔唔咳唔”

  女友被龟伯插得口水都流出来,轻咳和乾呕连续不断。我从来都舍不得插女友的喉咙,这下可好,女友的喉咙被个色老头开了苞。

  龟伯越插越快,每次都更深入些,女友怎么也躲不开,只能尽量张开嘴。

  喉咙被根大r棒乱顶,女友又是低着头,香涎不断从小嘴里涌出,流得下巴上都是亮晶晶的。

  龟伯快速抽锸几下之后用力按住女友的头,整根r棒都插进女友的小嘴里。

  妈的!这样恐怕他的大竃头整个都挤进女友的喉咙了!

  只见女友的小鼻子几乎顶到龟伯长满乌黑浓毛的小腹上,那根粗长的r棒已经消失在她的小嘴外。女友用力晃动脑袋挣扎,抬眼乞求地看着龟伯,眼角被连续的深喉抽锸弄出两行泪水。无奈女友被捆的双手掌握在龟伯手里,头被按得死死的,她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

  龟伯脸享受的样子在女友口中停留了至少五秒钟才猛然放手,女友立刻向后坐倒,脱离的r棒和女友的小嘴间连着三条粗细不等的银线,拉出很长才先后断开,那是龟伯从我女友口中挤出的口水啊!

  女友颓然坐在胖子怀里,流着泪乾呕了几口,被那样肮葬丑陋的东西插进喉咙的感觉必定不好受。胖子趁女友无力地依在他怀里的机会,从女友脖子上摘下早已无法遮体的肚兜,从背后抓捏搓揉女友赤裸裸的|乳|房。

  “乖女儿,你的喉咙好窄啊!插起来真舒服。不过你还真会流口水,爸爸的卵袋都被你弄湿了,来,给爸爸舔乾净!”

  女友听龟伯还要让她过去,吓得急忙摇头,可胖子已经不由分说将她推向龟伯。车厢很狭窄,五个人挤在起,女友根本没有回旋的空间,直接趴到龟伯两腿间。

  她知道反抗无用,硬着头皮伸出舌尖舔起龟伯的卵袋。龟伯仰头闭眼,副爽极的样子,命令女友点点往上,舔完卵袋再去舔沾满女友口水的r棒。我近距离看着女友小巧鲜红的舌头为个老伯无微不至地服务,简直比被舔的龟伯还爽。

  当女友舔到竃头的时候,龟伯趁女友不备,捏开她的小嘴再次插了进去,女友猝不及防,被他长驱直入直抵喉咙,可怜的小倩又给龟伯做起了深喉抽送。

  “你个老东西小心点!别插坏了小倩的喉咙,她会还有叫床的任务呢!”

  胖子说着,将女友下身的薄纱裙也脱去,现在小倩全身只剩条无法遮体还被拉歪的情趣内裤,洁白嫩滑的肌肤在四个男人中间格外显眼。

  胖子粗大的手指沾着女友下身的滛水开始按摩粉红色的菊花。好在龟伯掌握分寸,在女友口中乱顶了十几下之后就放开她,变态地托起女友的下巴看着她乾呕,眼泪已经流过脸颊,下巴和脖子上更是佈满了深喉时抑制不住的晶莹唾液。

  可龟伯并没有就此放过小倩,而是让女友趴在他腿上给他继续口茭。女友害怕地问:“你你不会再弄我的喉咙了吧?”

  龟伯装出副和蔼的样子说:“小倩不乖,要叫爸爸,知道吗?只要你叫爸爸,好好侍候爸爸,爸爸就不插你的喉咙。”

  女友无奈,小声说:“是爸爸爸。”

  “乖女儿!快来给爸爸吸鸡笆!”

  女友无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