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54:夜夜强欢(2)(1/2)

加入书签

  叶迟安慰到:“再等等吧,现在余伯母正在和她谈话,说不定待会儿就想通了。”

  周群耳朵动了动,忽然说到:“快,霍殷玉朝这边来了,她脚步很重,肯定是在提示什么,东子你快躺下。”

  来不及多想,陈瀚东飞快的滑进被子里。

  白晋把枕头塞到陈瀚东的脖子底下,又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下。

  叶迟在后面催促:“快点,注意表情,别露馅了。”

  周群说:“我刚求婚成功,心里很爽,做不出悲伤的表情怎么办?”

  白晋一句话戳中他死穴:“霍殷玉暗恋东子。”

  周群的表情顿时要多悲伤有多悲伤:“你妹……”

  于是霍殷玉等人一进病房就看到周群等人的表情是一个比一个难看,一个比一个悲伤。

  周群是真伤心,白晋和叶迟则是因为憋笑憋的难受,让你丫得瑟,现在不爽了吧?

  “这是……这是怎么了?”感觉到病房里气氛不对,余菀担忧的目光瞟向了躺在床上的陈瀚东,因为白晋手一抖,直接将被子盖住了陈瀚东的脸,所以她看到的情况比较渗人,心里忽然蹿起一股凉意,“这……”

  周群等人不敢回头也不敢回答,就怕一开口就笑场了。

  霍殷玉看着他们抽搐的嘴角,隐约明白了什么,她上前一步拉住余菀,说到:“阿姨,我们先出去吧,让小微和瀚东,多待一会儿。”

  她故意用一种很低沉很缓的语气说着,好像显得他们几个的心情有多么沉痛似的。

  周群第一个受不了,低着头率先冲了出去。哇哈哈,老婆大人实在太聪明了,竟然这么快就领会了他们的意图,看来是注定要成为一家人了。

  白晋噗嗤一声,叶迟惊惧的看着他,心想,靠,这货想干啥?

  要看要坏事,白晋急忙伸手捂住胸口,一脸脆弱的看向叶迟,问:“我……我刚刚是不是吐血了?我只是太担心东子了!”

  看着他浮夸的表演,叶迟几乎要憋出内伤,他觉得真的要吐血的那个人是自己才对。

  他一把扣住白晋的手腕,拖着他往外走:“你有病,我带你去找医生,千万别放弃治疗。”

  霍殷玉急忙也拖着余菀往外走:“我们去看他治病。”

  余菀一头雾水,还没想明白就被拖了出去,于是病房里瞬间只剩下余式微和陈瀚东。

  余式微本来也想走的,但是看着还躺在病床上的陈瀚东,又有点不忍心。

  想起之前余菀说过的话,她虽然犹豫,却还是抬步朝陈瀚东走了过去。看着被白布盖过脸的陈瀚东,余式微心头也是一跳,暗想,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不知为何,她的手有些抖,过了好一会儿才伸手试探性的点了点他的肩膀:“喂,你没事吧?”

  陈瀚东没有动,他想看看余式微到底会怎么做。

  余式微没有等到他的回应,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把他脸上的被子挪了下来。陈瀚东的脸色很苍白,但是看起来还是个活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你……你先睁开眼睛好不好?”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她想听陈瀚东说,但是陈瀚东一副已经昏迷过去了的样子,她有点不知所措了。

  良久的沉默之后,她又开口了:“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忘记你,我……我是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妈妈说那是因为我生了一场病,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陈瀚东没动,从前他也是这样对着昏迷的余式微说了无数的话,现在他想听一听余式微对他说的话,可是这丫头,为什么要突然道歉,他又不是在怪她。

  犹豫了一下,余式微干脆整个人趴在床边,靠近他的耳朵,又悄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分明是在撒娇,陈瀚东差点没控制住直接跳起来把她摁倒,被子底下,因为忍耐,他把自己大腿都掐紫了,不行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的余式微就像一只刚刚探出脑袋的小蜗牛,他要是一动,她肯定又会受到惊吓然后缩进自己的蜗牛壳里去。

  自己都道歉了,陈瀚东还是没醒过来,余式微没办法了,瞪着陈瀚东愣愣的发呆。

  因为靠的太近,她几乎可以清晰的数清楚他的每一根睫毛,看了一会儿,她忽然感慨了一句:“睫毛真长啊。”

  一说完自己先愣了一下,然后蓦地脸红了,她慌忙起身去看陈瀚东,幸好,他现在还在昏迷中,好像并没有听到的样子。

  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丢脸。

  可是,虽然觉得丢脸,她的视线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的瞟过去,他的鼻梁也很高,听人家说鼻梁高的男人都是非常有主见的,看他的样子应该也是那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吧,那自己要是和他在一起不是什么都得听他的?

  目光向下,她注意到陈瀚东的嘴唇,是丰厚性感的那种,嘴唇薄的男人多寡情,那么,他会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吗?

  只可惜,她都不记得了,所以弄不清

  楚他到底属于哪种男人,也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准不准确。

  不过,这个男人长得真的非常不错,和她从前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他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面容英俊,气质出众,除了一开始的时候那火爆脾气有点吓人,其他地方都完美无缺。

  这样想着,她不禁又开始疑惑了,从前的自己到底爱不爱他呢?如果爱他又为什么会忘了他?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妈妈说起来的时候一副遮遮掩掩不想让她知道的样子。

  她咬了咬唇,然后凑近,低声问到:“你真的是我的丈夫吗?”

  “……”是,当然是了,如假包换,陈瀚东心里已经开始咆哮了。

  “那我爱你吗?”她又说了一句,不过这句说的非常小声,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个问题真是傻,不爱他的话怎么会嫁给他呢?两个人结婚难道不是因为彼此相爱吗?

  陈瀚东听到了,只可惜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他也想问:余式微,你爱我吗?

  余式微又开始推他:“你醒醒行不行?不会是真的昏迷了吧?伤口很痛吗?”

  陈瀚东已经完全不想动了,如果可以,他真想一直这样躺下去,至少余式微还陪在他的身边,全身心想的都是他一个人,他也不必忍受嫉妒与思念的折磨。

  “我……我本来想问你一些有关于我们的过去的事情的,可是你一直这样睡着……”说到这儿余式微叹了一口气,关于他们的过去,她想问妈妈,又有点问不出口,可是她又很想知道,于是只能来问他了,但是他怎么也不肯醒,这让她有点为难。

  她歪着脑袋,看着他,傻乎乎的问到:“那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醒啊?”

  这时躲在门外偷听的人一下子全部涌了进来,一个一个叠罗汉似得摔趴在门口:“吻他啊,吻他他就醒了。”

  这是白晋的声音,好像无比焦急的样子。

  “睡美人看过没,和那个差不多,吻一下就行了。”这是霍殷玉的声音,素来冷淡的她这次也忍不住隐隐兴奋起来。

  “这是唯一的方法,你只有两个选择。”这是叶迟,“第一,吻一下,第二,深吻。”

  “咳……小微……我们什么都没看见,你……”余菀竟然也跟着凑热闹。

  “救……救命!”这是被压在最底下的周群微弱的呼喊声,“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