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低调生活。日复日地学习,头发渐渐长长,升至大三时我拿到了奖学金,大四上学期,学校已决定将我保送研究生。

  顺利答辩的这天,原本是我期盼三年的日子,但真正来临时,我却平静如常。手里拿着证书,心里却清楚地知道,真正能让我大学画上圆满句号的,并不是这张纸!我直期盼的也并不是大学毕业的这天,而是能在这天再见到那个人!

  将证书卷了卷便回家了,在门口远远见到张奶奶,不知怎么,觉得张奶奶竟是如此亲切,于是我主动走了过去。

  “小蓉啊,怎么个人回家啊?老公呢?”

  “走了。”

  “我早说了,鼻子高了,人丑了,你说能不离婚嘛!”张奶奶无限惋惜。我不在意地笑了笑。

  张奶奶瞟到我手中卷着的证书,问:“拿什么回家啊?”

  “答辩给的。”

  “哪个厕所啊?真棒,大便还发质量这么好的纸!”

  “”您不怕用这么硬的纸擦出痔疮来啊!张奶奶的句话,让如今已长发及腰的我似乎又回到秃头时,头皮发凉!

  此时校内男生的表白进入了最后的疯狂倒计时腆的,喝瓶二锅头借醉到女生宿舍楼下向暗恋四年的女生大吼表白;直白的,用上千支蜡烛在楼下摆上心形;恐怖的,冲上女生宿舍,说不和他好,就抱着女生起跳楼;冲动的,拿着小刀自残表白。其中那个要跳楼的就是范彩的爱慕者,大入学便放在床下的砖头和啤酒瓶只能终于起了作用。

  贾画申请到美国大学全额奖学金,小余考上了浙江大学的研究生,范彩放弃了保送研究生的机会,决定和男朋友去同个城市工作。大家开始收拾东西,摆摊处理各自的“大学记忆”。我的大学记忆好像直停滞在大,大二之后的所有东西,我毫不吝惜地摆出来卖掉。

  离开前的最后几天,每日都是聚会喝酒,以往彼此敌视的同学如今全部化敌为友,大家都显得依依不舍我每次都是大醉而归。因为越是临近毕业,我越是彻夜失眠,脑中,个被我强制遗忘的身影开始逐渐变得清晰,我感到空前恐惧,害怕他的承诺就此变为谎言。

  离校的最后日,我喝吐了,贾画扶我出去,我们静静地坐在新开湖边吹风。

  “我下个星期的飞机。”贾画难得主动开口。

  “自己个人?”

  “个人。”

  “你那喜欢的男生呢?”

  贾画望着湖面,异常平静地说:“我至今喜欢的两个男人都喜欢你!”

  “谁?”她的话让我立即醒了酒。

  贾画淡淡笑,我惊异于她的笑颜而短暂失神。这笑犹如惊鸿瞥,她随即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不重要了,你决定直博了没有?”

  我正要回答,却听见身后传来那令我魂牵梦萦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天堂的另彼岸,如梦境般令人难以置信。“你还是直博吧,反正长成这样考不考都嫁不掉”贾画转过头,而我的身体则以僵住。我甚至无力回头去确认那声音,也许是,不敢去回头。

  贾画拍了拍我的肩膀便走了,我依然望着湖水,岿然不动,知道有人出现在我的视野。眼前这人,身着我打工买来的休闲衣,嘴角照例挂着那极为熟悉的魔鬼微笑,他的身影在我眼中变得朦胧,我的视线模糊了。

  舞蹈慢慢走向我,伸出他的食指,塞于我的齿下,我用尽全力咬下去,血从我的嘴角淌出,与脸上的泪水渐渐融于处。舞蹈捧着我的脸,重重地吻上我的唇,肆意狂放地宣泄着他的思念,直吻得我头晕目眩,几欲窒息,他才停下,吸了口气,跟着细密的吻点点落于我的脸上,吻去我的泪。良久,舞蹈顶着我的前额,蹭着我的鼻头,沙哑地说:“这就是替你保存的生日礼物!”

  我的眼泪再度汹涌而出,舞蹈却欣喜地说:“看来你很喜欢这个礼物。”我哽咽难言,只是不住地点头。舞蹈玩笑着说:“那你嫁给我吧。”

  我吃惊地说不出话,他无赖地说:“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我大哭出声,出其不意地脚将舞蹈踹到湖里,叉腰凶狠地说:“你捞不上来我丢的那两只鞋,就休想从禽兽老师升级为禽兽老公!”

  这就是我的大学生活,有我的泪我的笑我的痛与爱,还有我的“低调”,切都是如此之真。人的生只年轻次,生命也只能承受这么多。

  结婚当日武大夫并未出席,他从英国给我寄来了份结婚礼物,有张我和舞蹈身穿围裙的合影,还有个精致的首饰盒,武大夫说那是爱丽丝的宝盒,用来存放我的宝物。我立即将圣诞老人的礼物与今生收到的第朵玫瑰花,放入其中。那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