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偶然(1/2)

加入书签

  提到万权,朱悦燿立刻觉得臀上大腿上都在隐隐作痛。因为前年的那件事让他挨了一百大板子。

  朱悦燿身上的伤早已痊愈,可是仿若烙在了心头的伤却还没好,或许一辈子也好不了!

  万权是蜀王府护卫指挥使。朱悦燿未封郡王之前,他与万权在蜀王府里偶尔能见个面,仅此而已原本没甚么特殊的交情。

  不过万权有个侄女的丈夫,叫熊多汾,前年到了华阳县城,在朱悦燿跟前当差;于是朱悦燿与万权便多了一层关系。

  那熊多汾十分有心思,又对成都城华阳县等地的大街小巷声色犬马场所极为熟悉;遂把朱悦燿服侍得十分舒坦。朱悦燿几乎每天都有新鲜的玩耍,日子过得多姿多彩。

  朱悦燿知道熊多汾是护卫指挥使万权的亲戚,所以时常留意着机会,不想太委屈了他。终于,驻扎在华阳县的千户武官病死,空出了个好位置。于是朱悦燿多方走动,把熊多汾放到了千户官位上。

  未料此事极为严重!

  蜀王认为此事不仅关系一个华阳县千户,还猜忌护卫指挥使万权;他怒不可遏,立刻把朱悦燿逮了起来,要交给朝廷治罪!朱悦燿事先根本没想到,就这么一件事,父亲竟会把儿子往死里整?!直到那时,朱悦燿才忽然懂得了更多东西。

  他的生母金氏当场吓得晕了过去。金氏出身不好,原先在王府上谁都可以欺负一下,等她偶然生了个儿子才好过一点了。她就一个儿子,若是朱悦燿有个三长两短,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金氏先是跪在蜀王房前苦苦哀求,接着又去蜀王妃与各夫人的住处,给人家跪着低声下气地求情。待妇人们终于脸上挂不住答应了,金氏简直是见个人都会千恩万谢,甚么当牛做马回报的话也说得出来!

  王妃夫人以及他的兄弟们,来到蜀王跟前假惺惺地求情;蜀王的气消了一些,似乎也忍不下心不给朱悦燿活路。于是朱悦燿被痛打了一百板子,才被放了出来。

  他的母亲金氏求人的事,朱悦燿都知道了。他彼时是身心剧痛,五味杂陈!

  朱悦燿儿时与人打架便被王府里的人唾骂过,贱|妾生的!他虽然内心里一直暗藏着自卑,但又反复告诉自己是大明亲王的高贵血脉。所以他一向是最要脸面最要尊严的人。

  当他知道自己的亲|娘给很多人跪着,说了各种自贱的话好话说尽时,朱悦燿的心里非常恼怒,却又忍不住心痛可怜愧疚。

  愤怒与自怨自艾,反复折磨着朱悦燿年轻的心。

  朱悦燿无数次地做过美梦,当有一天自己会变成亲王,会是怎么样的光景他姓朱,美梦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实现。到那时候,他在蜀王府以及整个四川布政使司受人敬畏,那些欺凌过他的人跪在面前战战兢兢!还有王府上那些女人,恬不知耻地跑到他母亲金氏跟前说好话,把以前骂他母亲的话,都一句句舔|回去

  那件事发生后,护卫指挥使万权确实没有参与任命熊多汾为千户的事,所以蜀王府当然找不到任何证据证词。

  于是万权暂且没事,但蜀王府不是收拾不了万权!

  不久之后,大明朝对安南国发动战|争,朝廷调各王府护卫参战;万权第一个被蜀王列在了出征名单上。传言那安南国遍地瘴气,只要人去走一圈就是九死一生,更别提要提着脑袋打仗了。万权在很多人眼里已经是个死人!

  汉王府的典仗侯海,现在竟然也知道了万权的事儿。肯定是因为万权在安南国嘴不严,把那些事告诉了汉王;征安南国,主帅就是汉王朱高煦!

  不料万权的命非常大,今年安南国打完了仗,他又回来了。万权到现在为止还一点事也没有,蜀王府要收拾他恐怕要等下一次机会

  朱悦燿转过脸去,悄悄擦了一把眼泪,转过头来时眼睛虽然有点红,但脸上已恢复了羁傲不逊的模样。

  他看了一眼侯海,冷冷道:世人都骂我不懂事孝顺,被我|娘宠坏了。但我没有他们说得那么不堪!都是他们太会装,太会说谎,太假仁假义!

  侯海点头哈腰道:王爷所言极是,咱们汉王亦深有所感,早就猜到是这么回事。

  朱悦燿想了想,低声道:侯典仗说得对,这事儿一定要万指挥使同|谋,才有办法。我身边没甚么信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