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鸡芭上揉搓起来,妩媚的笑着:「怎么样,二位大爷需要小妞伺候吗?」

  说完这句话竟然同时把我们裤子上的拉链拉开了,小手伸了进去。当妈妈的手从内裤的缝隙探入抓我的rou棒时,我的头「轰」的一下子炸开了。所有的思绪全部都消失了,等我被gui头上阵阵酥麻的快感把心思收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妈妈居然蹲在地上,紧紧抓住我和小刚的鸡芭,正在左右乱晃着性感的小脑袋拼命地润吸着我俩的gui头。

  小刚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而我虽然也曾经享用过妈妈的小嘴。但是眼前一切还是让我无法接受,小刚怎么玩弄妈妈我都不会反对,因为妈妈是他的女人;但是我缺从心抵触母子乱囵,这是我无法容忍的事情,就在妈妈放开含在嘴里的gui头,转过头来咬着我的gui头时,我一把推开妈妈的头。

  由于我用力过更的关系,妈妈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由于身体失去平衡的缘故,双手出于本能抓紧了我和小刚的鸡芭。原本正在兴头上的小刚被如此一拉,原本舒爽的呻吟顿时变作惨叫;而我也被自己推到妈妈的行为而自食恶果,讲坚硬挺直的命根子上传来一阵剧痛,我的身子一弯呈大虾米状。

  妈妈呆呆的坐在地上,她被我的举动给弄懵了,只是紧紧地抓住两根粗长的鸡芭。直到小刚疼得呲牙咧嘴的骂道:「你抽风呀,哈不放开!」

  才缓过神来挤满把手里的荫茎松开。小刚疼得直哼哼:「哼……哼……梅梅你怎么了?干嘛坐到地上。」

  而妈妈只是放开了双手坐在地上呆呆的望着我,眼神显得极为空洞。

  「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到妈妈的样子急忙道歉,小刚大概在享受的时候闭上了眼睛,所以什么全没看见。其实我早就从开始的几次窥探中就发现了小刚的这个习惯,每次妈妈帮他吹箫时他总是把眼睛眯起来。

  「怎么回事,小明,你刚才干什嘛雷?」

  小刚狐疑地问道,而原本坐在地上的妈妈却飞快地站起来,扑到小刚怀里撒娇道:「都是坏小明刚才按人家的头,结果把人家按倒了,才然你受伤,好人别生气嘛……」

  说完妈妈用胸前的两团大奶子蹭了蹭小刚的前胸。但是小刚明显不太相信妈妈的话,只是狐疑地看着我。

  「走喽,我们去游泳吧!」

  妈妈一看小刚脸上的表情,立刻脱离他的怀抱,把拉开房门飞快地跑出去了。

  第17章

  我和小刚也急忙跟了出去,而小刚原本的怀疑也随着妈妈飞快地出跑而丢到了一边。

  这就是母爱,妈妈对我的爱,尽管我刚才伤害了她,但是她却仍旧一如既往的为我遮掩,保护我。我的心中感到一股惭愧,一个念头用上我心头:妈妈或许是为了消除我对小刚的嫉妒,才会故意在我面前表现得如此滛荡的。对我的弥补也说不定,自从上次我和妈妈彻夜交流以来,妈妈自那晚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端庄秀丽的妈妈,在我面前的穿着也开使变得大胆暴露起来。性感的内衣睡衣漂亮的短裙穿在身上也不在可以对我回避,陈志又是我故意偷看他的群内春光他也是装聋作哑。

  由于没有买泳衣,我和小刚只得无奈地望着妈妈已经跑远的身影。转生来到马泳衣的柜台前买了两条泳裤,卖泳裤的中年大妈古怪的把泳裤地给了我么两个人后又不住的翻眼看了看。我和小刚被抽的心里发毛,再一想她看我们的地方。

  低头一看不由的脸一红,裤门的拉链没有拉上,而坚挺的鸡芭已经把内裤撑得露了出来。

  难怪他看我们的眼神那么古怪了,我和小刚急忙用新买的泳裤遮住羞处,匆忙跑回休息室。随后我和小刚相互取笑的对视了一眼,妈妈也实在是太会恶作剧了。

  足足等了好一阵子,挺立的小兄的才偃旗息鼓不再造反。我和小刚才的已换好泳衣,然后离开休息室去泳池。小刚看了看手表摇摇头:「小明,你妈妈实在是太列害了。害得咱们俩足足耽误了十五分钟。」

  我一听急忙探过头看了一眼小刚的手表,果然已经过去指针已经转了十几个格。

  快到游泳池了,可四周都是人。而穿着性感泳装的女人也昭示太多了,根本就没法寻找到妈妈的身影。就在我四处张望的眼睛都快要花了的时候,小刚推了我一下:「看那!」

  我顺着小刚手指的方向望去,在一张躺椅上躺坐着的性感美女正是妈妈。而由于躺椅妈妈胸前两团白花花的肉弹更显汹涌,在台周围环绕着好几个男人。纷纷低着头殷勤地说着什么,而妈妈只是悠闲地躺在椅子上,慢慢品尝着手中的果汁,含在嘴里的吸管不时发出咕噜的声音。而由于戴着太阳镜的关系,而无法让在场的男人看到她的具体表情。

  我和小刚快速的朝妈妈跑了过来,因为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正要把他的手放到妈妈的腿上。

  「妈妈!」

  随着我的一声呼喊,原本胖男人猥琐的笑容和伸出的手都僵在了哪里。

  原本躺在躺椅上的妈妈听到我的声音后坐了起来:「你们两个小坏蛋可算来了。对不起各位我等的人到了,如果给位没别的事情的话我们就要去游泳了!」

  说完从躺椅上站了起来,由于胸部实在是太大。在妈妈走路的时候一颤一颤的,看的那些男人的眼睛都直了。

  「这位美丽的夫人,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游泳吗?」

  一个身材瘦弱微微有些驼背的男人忍不住开口询问道:「您一定是第一次来游泳馆吧?」

  男人试探地问,妈妈轻轻点了点头默认。

  看到自己的推测果然正确,驼背男急忙抓住这个人机会大力推销起自己来:「我的游泳技术相当的好,向您这样子第一次来游泳馆的新手很容易出危险,最好有老手陪同比较安全。」

  说着就要走过来拉妈妈的手,而妈妈很巧妙的一抬手躲过了他的手,瘦男表情一僵,但他立马一笑接着说:「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下水之前一定要先做一套动作操,把身体都活动开了。免的下水后会手脚抽筋引发溺水事故,来,我教你们。」

  旁边的几个男人对于受难的殷切表现投去了深深的羡慕和不屑,既羡慕他的大胆有瞧不起他的无耻。因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看出妈妈刚刚的话是明显的逐客的意思,而这个瘦男居然还在这死皮赖脸的纠缠不休,虽然他们也很想这么做,但是基于基本的道德还是拉不下脸来。

  「大叔,不用你教。我们会,谢谢你的好意!」

  小刚有些厌烦的说道,而瘦男显然把注意力全都放到了妈妈身上,根本就没注意到小刚,此时才刚注意到我们有些生气地说:「你们是谁呀?」

  妈妈伸出双手把我和小刚楼主:「谢谢你的好意,他们是我的孩子。我们家住在海边,经常下海游泳所以谢谢你的好意了。」

  而我和小刚由于被妈妈抱住了脖子,头一下子就和妈妈的ru房来了个亲密接触。撞在上面软软的,舒服极了。看得旁边几个男人恨不得把我和小刚拉开自己上来不我们的位置的眼神,我顿时感到一阵好笑。瘦男的脸色变了几变,最终还是灰溜溜地走了。不过我还是很配普这种拿得起放得下脸皮厚,的家伙。因为他并不小人。

  我和小刚下水之后妈妈不时游到小刚的身旁,而小刚则趁机大吃妈妈豆腐,妈妈也十分配合的让小刚的手可以更方便的碰触自己身上的禁区。而小刚和妈妈恣意忘情的水中调情终于给自己惹来麻烦,其中有几个男人故意慢慢接近我们。

  并不住的在我们周围打转转,其中一个家伙慢慢靠近妈妈伸手就要抓妈妈的胸,小刚原本搞好和妈妈头尾相交的又在水中,于是一蹬腿不偏不倚正好揣在那个家伙的手上。让他的意图没能得逞,而妈妈看到自己周围上来的几个假装游泳把头探出水面说:「不游了,我们到岸上去待会吧!」

  说完就朝泳池边游去。而我和小刚也挤满跟了上去,从两边护住妈妈。上岸后妈妈用毛巾擦了擦身体,对我和小刚说:「小明妈妈有点累了,先和小刚去休息是休息一下,你自己先去玩吧!」

  旁边的小刚一听妈妈的话立刻急不可耐的拉起妈妈的手就朝休息室走去。

  游泳馆二楼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阵子楼下游泳池里热闹的景象。在他后面同样站着一个男人,不过看他低眉顺眼的样子就下是一个下人一般。

  中年男人发下手中的望远镜转过身问道:「就是他们吗?永福!」

  「是的,老爷。这半年多以来少爷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

  永福恭敬的回答道,并递上了一张纸。

  听了永福的回话,中年男人拿过永福地上的纸张仔细看了一会儿,沉吟的问道:「这上面的数据都可靠吗,不会是那帮家伙想要拉赞助搞出来骗咱们吧?」

  「不会的,老爷!」

  永福摇头否决道:「少爷最近改变真的很大,不再贪玩了也知道上进来了。可能跟那对母子有很大的关系也说不定……」

  话说到一半永福选择了沉默,因为少爷的这种行为真的很荒唐。而作为下人的他不好在上面发表意见,以免引起老板的不悦。

  「怎么不说了?」

  中年男人听永福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感到有些不悦的问道。

  「对不起老爷。永福只是一个下人,不好对老爷的家事插手。」

  中年男人听了永福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永福的回答非常的满意。就是因为永福的这种做事很有分寸的表现,他才会选择永福照顾自己的儿子。

  「看来我们有必要和这对母子接触一下了,你去安排一下吧。」

  中年男人看着自己忠心的老仆人说道:「好的,老爷。」

  永福点了一下头,转身从旁边上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叠纸张递给了中年人:「老爷,为了和那对母子方便接触。我已经查人对他们进行了调查。这是调查结果,请您过目,而且那个女人曾从怎们家做过女仆。」

  永福在递上资料时还及时补充了一句。中年男人接过永福递来的调查报告,说道:「永福你还是向当年那样做事认真谨慎。这些年让你照顾那个臭小子委屈你了,等他考上大学以后你就来回公司里边来吧。老李明年就要退下来了,以你办事沉稳的个性完全可以接替他的工作。」

  说到最后,中年男人显得非常歉疚。为了自己的儿子,而使得永福被埋没了这么多年,难以发挥才华。听到老板最后的几句话,一抹喜色从永福眼中一闪而逝,但他却表现得非常平清的淡淡地说:「这一切都是永福应该做的。」

  中年男人看着眼前的永福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当初和自己一起打天下的老部下中,他最信任的就是永福,而最愧疚的也是永福。因为凭着永福的资历和能力,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儿子。现在早已经可以担任总经理了,是自己埋没了他这麽多年。而他却任劳任怨毫无怨言,而且他的那些老部下要么飞黄腾达自己单干,要么就跳槽另谋高就了。

  而他却一直默默的跟在自己的身边,不离不弃。中年人对永福挥了挥手后就坐到了椅子上翻看起资料来,而永福非常知趣的默默离开了。

  小刚和妈妈在前面走着,而我跟在头面。小刚显得高兴极了,一路上拉着妈妈的手急声催促着快点走。而妈妈则满脸羞红的娇笑:「小坏蛋,真是小坏蛋。看你急的那副样子,待会可不许欺负人家噢!」

  小刚听了妈妈的话,脸色更加兴奋了。因为他知道妈妈也非常的迫切需要男人滋润,因为每当妈妈说小刚「欺负」她时,就表示她很鼓励小刚「欺负」她。

  小刚嘿嘿的笑道:「我怎么会欺负你呢,你长得那么可爱,我疼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你这样的大美人呢?」

  妈妈听了小刚的话一时语塞,显然想不出如何可以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反驳小刚。但也因为他的话实在是太露骨了,变得更加害羞起来。路上的人看到一个漂亮的大美人居然在和一个小孩子在一起有说有笑,感到非常好奇。就跟着继续停了一会儿,才闹明白感情这一大一小居然是一对情侣。男孩看起来很早熟,女人长得很艳丽但看年纪应该也不大。

  男人们嫉妒小刚能够找到一位如此漂亮的女朋友,有些家伙看了看自己身旁的母夜叉后,不禁仰天长叹。感叹现在的美女居然流行起了交小男友,而不选择成熟的男士。女人们对于两个人可以不顾年龄的差距而真心相爱,表示非常的羡慕,既羡慕妈妈的好运也羡慕小刚的大胆。

  作为当事人的小刚和妈妈则毫无顾忌的继续调情,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四周的情况。跟在最后面的我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要是我那个薄情的爸爸和妈妈会怎么样呢?我不禁胡乱的想到。

  不过我知道爸爸是不会给予妈妈一点关心的,因为从我记事起就从没有看过妈妈和爸爸在一起有过笑脸。爸爸整天不回家,而妈妈有时会偷偷的掉眼泪。但是还笑得我曾经问过妈妈为什么要哭,妈妈笑着说是因为剥葱头迷到眼睛了。

  我也曾偷偷的自己拿葱头试过,果然呛得我流泪不止,我才相信妈妈的话。

  而后来我渐渐长大了才知道爸爸之所以会整天不回家是因为外面有小阿姨。而妈妈伤心的是爸爸在外面养小阿姨。后来我才知道小阿姨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二奶」、或「小三」。

  很快得到了休息室,小刚和妈妈直接就进了里面。我害怕被发现等了一会才悄悄的把门打开,还好没有锁上,不过我的心里也是一惊:如果有外人打开门的话还不看到妈妈和小刚的「现场真人爱情动作片」直播。小刚真是太冒失了,而妈妈更是冒失;看来爱情真的能教女人智商下降。

  里面只见小刚站着而妈妈则跪坐在地上。小刚的泳裤早就已经脱掉了,挺直的鸡芭怒发冲冠威武不凡。而妈妈用自己的两只ru房把小刚的鸡芭夹住,双手不住的耸动丰满的ru房。来给小刚做||乳|交。由于角度的关系,两个人是侧着身对着门的,一切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妈妈的ru房随着双手上下浮动,小刚的鸡芭在深邃的||乳|沟里来回穿梭。妈妈又不时地低头舔上一下敏感的gui头,大大的刺激了小刚。小刚忘情呻吟着:「噢噢……真舒服……」

  妈妈看小刚眯着眼睛非常陶醉的样子,低下头轻啐了一口gui头。那只小刚竟然大声的呼喊起来:「噢、噢?梅梅你真太棒了噢!」

  妈妈一看小刚的样子,知道小刚快要she精了,于是加大了刺激的力度。开始直接用嘴巴叼著小刚的gui头,用自己的一对大ru房把鸡芭牢牢固定住。然后开始卖力地润吸起来,嘴里发出「噗滋噗滋」的响声。透明的口水和泡沫睡着gui头往下四溅,大多数都落在了妈妈的大ru房上,还有少量的溅到了地上,显得非常的滛靡,而妈妈拼命地润吸之下终于出成果了。

  一股||乳|白色的黏凑液体冲小刚的马眼里射出,而妈妈刚巧抬起头张着嘴巴,竟也全都射到了嘴里。妈妈喉咙一动,把营养精华全都吞了下去。

  小刚射完后长出了一口气,低头看着妈妈:「又全都吃下去了?」

  「嗯!」

  妈妈用力一点头:「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糖浆,哪能浪费。」

  小刚听了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但是妈妈显然知道他的意思,回答道:「只里面全都是高蛋白,营养特丰富,而且对美容也很有效果。」

  小刚只是嘿嘿一笑:「就知道你最马蚤!」

  妈妈轻哼一声没有反驳。

  第18章

  见妈妈不说话小刚急忙转移了话题:「梅梅你对今天的露出感觉怎么样?」

  原本还在使小性子的妈妈听了小刚的话,眉头开始紧缩起来:「感觉怪怪的挺兴奋的,四周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到你身上。感觉就像是大明星一样。」

  听了妈妈的话,小刚显得很兴奋的问:「那就是说你并不讨厌啦!」

  妈妈听完小刚说的话,点了点头:「嗯,确实不太讨厌。」

  然后又想了一会道:「感觉挺刺激的,好兴奋、下面湿湿的。」

  小刚一听妈妈的话双眼顿时一亮,把妈妈扶起来做到腿上。伸手就去抓妈妈的裤裆。妈妈急忙抓住小刚的魔爪,阻止道:「人家里面放了卫生棉条,水水都流到上面了。你看也是白看。」

  听了妈妈的话小刚仍就一副不死心的样子:「那我摸摸总可以吧?」

  「有什么好摸的?天天晚上都都被你欺负。」

  妈妈虽然出言阻止,单手却松开了。任由小刚的手伸到自己的大腿根部尽情磨砂玩弄,而毫不阻止。渐渐的小刚的手开始活跃起来,已经并不满足于隔衣搔痒了,挑起妈妈泳衣的裆部手指开始没入其中侵犯妈妈的肉|岤。

  妈妈原本恢复平静的脸霞再度布满红晕,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胸部的起伏也加大了不少。随着小刚的手指有节奏的刺激,口中断断续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呜?小刚?我?我要?」

  妈妈终于受不了小刚的刺激开始告饶哀求道。而小刚把两根手指探进肉|岤里一阵尅挖,终于退了出来。在两只指间夹着一段白色的条形状东西湿淋淋的。小刚随后把手指间的东西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随后伸出双手抱住妈妈的纤腰妈妈往自己再度挺立起来的鸡芭上放下去。而妈妈也配合得伸手把泳裤往旁边拔弄,以便小刚的宝贝进入自己的体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