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醉卧他人怀诉尽衷肠(1/2)

加入书签

  李茶点头说:“爸爸也不让学医,我偷偷学,被抓到就挨打。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父母都是为了孩子好。可是他们,他们为什么会舍得丢弃我?”

  她想到亲生父母,便端着酒杯咕嘟咕嘟的和着流下来的眼泪喝了下去。

  项络臣起身走到她身边,靠着她在餐桌前坐下,闻着她身上的香气和酒气,看着身边这个面色绯红,嘴唇因为吃了不少油腻的东西显得格外明亮饱满,此刻又不停的翕动着,那样的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亲吻。便又凑近她一点,低声安慰:“微微,别难过,他们也舍不得你一个人在国内的,你还有我啊。”

  “舍不得?多少年已经当我死了吧。”李茶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玩弄着酒杯,调皮得伸出舌、头,卷了卷,又翻转着,这舌、头就像是一个玩具在她的樱桃小口中那样的灵巧可爱。

  项络臣欲火都升了上来,轻轻握住她的后颈,忍着冲动,帮她抹着眼泪,轻声说:“你的眼泪是洪水,眼睛就是闸门,一张开,洪水就奔流不息,流到我的心里,让我疼痛。

  李茶喝着酒,眼泪却吧嗒吧嗒的流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嘀咕着。项络臣知道她醉了,连自己也有些神志不清了,可看着她,却特别的希望她醉得更厉害一些,最好能醉倒自己的怀里。

  于是他再次打开一瓶红酒,倒入杯中,递到她嘴边喂她喝下,手指拂过她娇嫩的唇:“告诉你怎么了,我会帮你。”

  “你帮不了我,你连自己都帮不了,你做事说话从来不经过大脑。”

  “你还在生我的气?”项络臣捧起她的脸,看着她,这的距离,让他澎湃不已,嘴唇便压了过去。

  李茶软软的趴在他的劲窝里,由着他温暖的唇磨着自己的唇,悠悠的说:“想爸爸,想轩太。”

  “一桌子好酒好菜,要什么咸菜?”项络臣哭笑不得伸手抱住她的腰,揉揉自己发晕的头,端起酒杯一口接一口喝着,低眼看着怀里娇柔迷人的女人,忍不住又吻住她的脸颊。

  李茶含糊不清的说着话,坐直身子,盯着他很久,好像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捂着嘴大哭起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在做梦吗?你来找我了是吗?你别怪我好不好?”

  项络臣点头:“不是做梦,今天是我不好,我神经我愚蠢,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你。”

  李茶捧着他的脸,哭着说:“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好好的,我不想连累你,不想,他们有没有去威胁你?有没有伤害你?有没有为难你?”

  项络臣摇头:“他们没有伤害我,也没有威胁我,是我拖累了你,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不该责骂你,对不起,微微,别生我的气。”

  李茶哭喊着:“是我对不起你,我好想你,想见你,想回去找你,可我不敢,我真的好怕,怕有一天你也像爸爸那样不见了。你和爸爸是我最重要的人了,我不能让你们出事。”

  项络臣低声细语:“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不会出事,也不会让你出事。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是我蠢。”

  “你知不知道,这几个月里,我每天都会梦到你,有时候梦到你在我身边,像现在这样抱着我。我真的好想你,好爱你,可是我却不能爱你了,我配不上你了,再也配不上你了,我是一个坏女人,对不起,轩太。我每一次醒来,都好想给你打个电话,好想听听你的声音,可是我不敢,我害怕,好怕好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就会回去找你,会害了你,给你带来麻烦。”李茶断断续续的哭,断断续续的说话,香甜的气息让项络臣难以自制。

  他抹着她的眼泪,歉意的说:“其实我也常常想到你,常常会在半夜醒来开车到你的楼下,有时候会想敲开你的门,说一句话,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好,可是我却没有勇气。以后我一定会一直陪着你的,微微。”

  李茶低泣:“我好想你,想得心疼,想到无所适从,梦到你出事,梦到你到处找我,梦到你被人害,所以我不要再见你,也不要你找我,不要再找我,好不好?”

  项络臣摇头:“怎么可能不找你?我到处去找你,找了很多条街,去了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可始终没有你的影子,我好担心你会离我而去,担心你会出事,微微,看不到你我也快疯了,微微,别离开我,做我的女朋友,和我相爱吧。”

  李茶点头:“我是你的,我也知道你会找我的,你一定会找我的。”

  “是,我是要找你,一定会找你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再离我而去,好不好?你可以骂我,可以和我争吵,可是千万不要再这样一声不吭的走开,好不好?”

  “我也不想走,可是我没有办法,我真害怕停下一秒钟,就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