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佛光现鸠盘婆子时将至(1/2)

加入书签

  (鼎天小说居?dtxsjcom)????众人听到这个声音都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知道是前段时间刚刚来过的魔女铁姝的人,都觉得这魔女真是阴魂不散,可是长辈又叮嘱,她师父鸠盘婆大限未到,此时还不是治她之时;不知道的都觉得这声音很是难听,如同野鬼哭号,夜叉撕咬,听到众人耳中很是不舒服,却不知这乃是那赤身教下的一门魔音之术,铁姝不想得罪太多人,此时不过是在声音略微加入一点作为警告!

  玉清大师柳眉扬起,就打算直接出去,这时郑颠仙忽然出声道:“且慢动手!乙休前辈赠我的旗门还未曾用过,正好拿这妖女试试威力!”玉清本来急着出去,也是自己一旦照顾不周,让此处被魔火毁去就不好了,既然主人家已经发话,玉清大师自然无不可,就点头应下了!

  郑颠仙当先而出,众人随后跟上,来到庵门前,就见郑颠仙取出五个旗门,那旗门每架高四寸九,宽五寸五,上面满是符箓,名为伏魔旗门,乃是修道人常用的一种防身御敌之宝,只不过乙休境界高深,纵然是随手炼制的旗门也是妙用无穷,只需按五行方位,如法陈列,就能隐身在地上,不被人察觉!

  郑颠仙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一抛,就见五道光华应手而起,散于各处不见!一道厉啸于此时升起,由远及近,瞬息间就要到了眼前。(搜读窝?souduwocom)

  天色已经接近傍晚,残阳似血。只剩下大半个漂浮在地平线上,有万缕金芒洒在树林和江面上,将周围的景色都染上一层火烧般的艳红。忽然阴风大作,惊起飞鸟无数,响起阵阵哀鸣之声,郑颠仙将手一摆,阵法微微一转。众人旋即隐去,只有空荡荡的庵门前,平添一股萧瑟肃杀之感!

  众人刚刚感觉眼前一花。就见那魔女凭空出现,不过此时却是与之前所见有所不同,上身披着一件鸟羽和树叶编织的云肩。翠绿欲滴,碧光闪闪,很是醒目,仅仅将遮掩,其他都露在外面,就连下身也不过是一件短裙遮住了前后私处而已,却是不愧赤身之名!

  那铁姝形貌也是不凡,显露在外的肌肤胜雪,掩映生辉,只是那满脸戾气。恨不得择人而噬的凶狠表情,将这一风情完全破坏!魔女左肩钉着九柄血焰叉,右边额头钉着五把三寸来长的金刀,看上去都深插入肌肉之内,却仿佛是天然生就一般!

  玉清注意查看。只见那魔女果然是有备而来,头上打了许多环结,前后胸各挂着一面三角形的晶镜,左腰插着两面令牌,右腰悬着一个人皮口袋,其形状也与人头一般无二。右手臂上还挂着三个大骷髅,却是红睛绿发,白骨晶晶,形象狞厉已极。那魔女通体黑烟环绕,凌虚而立,之前逃走时的狼狈模样消失不见!

  魔女铁姝此时心中恨意满满,她向来备受鸠盘婆宠爱,飞扬跋扈惯了,纵然知道此前那天门神君乃是咎由自取,自己也提前告诫过他,但是自己辛辛苦苦炼制的魔鬼却是真正毁在那玉清贼尼手中,此恨不报,她誓不罢休!总算她还记得乃师严令不要随意招惹是非,若照她本来性情,恐怕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魔火喷出!

  不过上次玉清大师的离合神光却是让她心生忌惮,又不敢告知鸠盘婆知道,只回到魔宫中趁着鸠盘婆入定之时,将鸠盘婆炼制的魔火神装中的披肩和围裙投了出来,又向金、银二姝将人皮袋和所分得的六口血焰叉强借了来。连同自有法器异宝和三个镇宫神魔,齐带在身上赶来!

  因记得此地主人乃是苦竹庵庵主郑颠仙,却是不想再树强敌,才提前出声,暗中以魔音贯耳之术小露一手,以作警告,谁知先前远远望过来那庵还在眼前,等到自己落地后,反倒是人影皆无,庵堂隐去!不由得心中气急,说道:“我本来是因为师父严命,不肯无故开罪你等,不想你们居然隐藏不出!玉清贼尼,你若再不出来,我便将全庵都用魔火笼罩,到时候若是玉石俱焚,须怪不得我!”

  哪知耐着性子等了半天,还是无人应答,铁姝勃然暴怒,将手一拍腰间人皮袋,就见那形似人头的口中立即飞出数十团碧绿烟气,飞起到空中,如有灵性一般互相撞击爆散,倏忽间化为百十丈熊熊烈焰,霎时间,血光一片,凝成一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