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南唐血战(七)(1/2)

加入书签

  黑夜,浓的化不开的夜色令人呼吸沉重。╔ ╗

  一道道人影在夜空中飘荡,如果幽灵潜行。

  在接近栖云山巅千丈的时候,栖云山突然毫光大放,一道道神芒冲天而起,凝聚成一盏盏南明离火灯,将空间照射的纤毫毕现。

  一名大将手握托天叉,双目如同火炬燃烧。

  这名将领年纪三十左右,浑身散发着浓烈的血腥气,他是统帅栖云山三十万精锐的大将邝海山。

  自从玄灵山通灵、通玄两位道法高手陨落后,邝海山异常谨慎,在栖云山方圆百里布下重重暗哨,方位严密的如同铁桶一般。

  方才,邝海山感受到夜空中奇特的颤动,连忙祭出南明离火灯,此灯照耀大千,能够清楚地查探到空中的灵气波动,是防御的绝佳法宝。╔ ╗

  果然,黑暗中进击的秦陆停了下来,将身影贴在一处怪石上,和怪石完整的融为一体。

  “掌门,这灯异常古怪,能感应到我们的方位。”唐梦华道。

  秦陆星眸闪动,施展传音入密道:“师兄,这灯可有破解的方法。”

  易出尘思忖道:“这灯不单是洞悉敌情,刚才我用神念探查了一下,此灯四周灵气波动剧烈,暗藏凶险禁制,我等还要小心行事。”

  独孤方手握铁剑道:“我去试试这邝海山!”

  “也好,小心!”秦陆点了点头,他取出裂神弓,若独孤方有事,他全力接应。╔ ╗

  “邝海山,可敢与我一战!”高天之上,独孤方手握玄钢重剑,步步逼近。

  独孤方走的很慢,也很沉重,整个空间好似被巨力压制,每跨出一步,都带给人如巨山般的压力。

  邝海山托天叉一举,身后响起恐怖的裂帛声。

  无数血红色的羽箭迸发出尖利啸声,撕扯的人耳膜疼痛,西方天空腾起一片火潮,独孤方身前空间坍塌,出现一个恐怖的大洞。

  剑芒破空,如同烈阳炙热。

  就在独孤方施展剑道漩涡之际,秦陆的裂神弓弓弦震动,恐怖的羽箭裂空而过。

  数万支火箭轰然破成两半,紧接着是连串的爆炸。╔ ╗

  秦陆这一箭非常巧妙,利用火箭本身的空隙引发大爆炸,独孤方身影连闪,最后消失在空中。

  “呼!”独孤方身影落下,面色苍白,他急速的调息了一阵,将奔腾的气血稳定下来。

  “邝海山不为所动,我们应该另想办法。”独孤方皱眉道。

  以往的野战或是利用诱敌之计,或是激怒对方主将,这邝海山根本不和独孤方答话,哪里有动静就是一阵狂暴的火箭激射而来。

  就算是武尊破魂境界的高手,也难以抵挡数万支羽箭的攒射。

  这个邝海山意志坚定,一心死守,确保栖云山这个后方不丢失,看来麻烦还真是不小。╔ ╗

  秦陆扭头瞥见易出尘双目紧闭,一道道黑色的符篆没入黑暗中,犹如灵蛇慢慢的游动,靠近南明离火灯。

  “轰!”十二盏南明离火灯光芒大放,一团七彩火焰如同云海狂潮,一下子将黑色符篆吞噬掉。

  易出尘双手一指,身上散发出强烈的法力波动,黑色的符篆迸发出厉啸,一条玄冥翼蛇破空舞动,黑色的幽冥寒冰横亘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