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拔毛凤凰不如鸡,不如自挂东南枝12(1/2)

加入书签

  “……你这个恭喜还真是对了,今天下午我就要去领证了,从民政局出来,我和她的关系就受到了法律的保护。”到时候,他是名正言顺的郁九九老公,她是他季天冉堂堂正正的太太,外面那些男人就别再想她了,属于他园子里的花,所有权明晰。季天冉笑得很开心,“那些个云长安,丰琛,万博等等小家伙都只有羡慕我的份。”

  郁九九笑了下,正准备走到阳台上找季天冉,不晓得电话那头是谁,对季天冉说了什么,只听到他说耘。

  “不会的。等她发现,都叫季夫人了,难不成她会跟我离婚?”

  别逗了。一个上市公司的常务副总上任能让集团股价有所动荡,离婚这么大的事就更不要说了,豪门难进,同样,豪门也难出去,尤其本身就是豪门里面的人,她不管季氏公司的发展,不可能不在乎郁氏集团。结婚会让大家看到强强联合的希望,离婚会让人猜测,掌权的人,通常不敢轻易结婚,更不敢轻易离婚,无形的牢笼会困住他们,让人做每一个大决定之前都犹豫踝。

  郁九九的脚步停下来了,季天冉瞒了她事。

  “我又不傻,她想离婚,我不同意,她怎么离?感情破裂,你觉得我会跟她破裂吗?我那么疼她。”

  慢慢的,郁九九慢慢朝门口轻轻退去。

  “……哈哈,放心,哥身体好得很,别说洞房一晚,一夜数女也没问题。”

  两人聊到了男女亲热的荤笑话,季天冉笑得越发开心,郁九九退到门口,悄悄的拉开门,打算离开。半个身子出了门外,听到季天冉颇为得意的说,“……腿早就好了,若不是适当在她面前装装娇弱美男子,能这么快乖乖成为我的囊中之物吗?回头有机会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郁九九把身体闪到了门外,一只手放在门把上,很认真的从音乐声里辨别季天冉的声音,听他在说什么。奈何有门板和音乐,她并不能听得太清楚季天冉说什么,当他的声音渐渐大起来的时候,连忙把门关上,敲门。

  没多久,季天冉从里面把门打开,看到郁九九站在门外,惊讶不已。

  “你……怎么来了?”

  季天冉放下手,手里的手机还没有结束通话。

  “来找你有点事。是不是打扰你打电话了?”

  “啊,没有。聊完了。”

  “什么朋友这么早给你打电话。”

  季天冉笑着把郁九九拉到房中,手里的手机很自然的放到了他的兜里,轻轻的拥抱着她,“一个普通朋友,知道我要结婚了,特地过来祝福我。宝贝,我好开心。”

  郁九九轻轻推开季天冉,配合的笑了笑,普通朋友能说到怎么骗到了未婚妻这种程度,他对普通朋友的信任可真够多的。

  “我来告诉你,今天不能去领证了。”

  “为什么?”

  “我昨晚想了一夜,感觉你对我,我对你,都还不够深入了解,领证再晚点吧。”

  季天冉皱眉,“你特地跑过来就是跟我说这件事?”

  “是啊,电话里说不清楚,怕你想太多,特地过来当面跟你说。”

  她大约要庆幸自己勤快了这一趟,居然亲自来找他,而不是把他直接约到民政局,也不是到了他家就在楼下等他,否则怎么可能听到他的电话,怎么会晓得,他不单单身体早就好了,再他的面前装可怜,还有更多的事瞒着她,只为能顺利的把她娶到手。

  “老婆,之前不是说的好好吗,我们可以婚后再细细的了解对方,几十年,足够你了解我。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要改变我们的决定,好不好?”

  “我想得很清楚,今天不领证。”

  “老婆!”

  郁九九皱了皱眉头,“还有,不要叫我老婆,我们现在还不是夫妻,你总是这样给我压力,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跟你在十月举行婚礼。”

  听到郁九九可能连婚礼都要取消,季天冉连忙安抚她。

  “好好好,我不给我的宝贝一点点压力,不喊老婆,我喊宝贝,这样可以吗?”

  “宝贝,今天领证,一个月后的婚礼,我们都说得清清楚楚了,你这样,我怎么跟爸妈交代?”

  <

  p>

  郁九九感觉很可笑,季天冉什么时候需要为他的父母交代了,他若是这么听话,早就在他们的安排下结婚了,一直我行我素的人,现在知道要对父母交代,是觉得她会给长辈面子就范吗?这次,他想错了。

  “是不是不领证他们可能取消婚约?”

  “哎,不,怎么可能呢。”

  “如果今天不领证就不能成为季家的媳妇儿,那我只能说一句抱歉了。”

  季天冉捏捏郁九九的脸蛋儿,“说什么傻话。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婚礼也准备好了,你就是季家的媳妇儿,没跑儿。今天不领证,我们也照常结婚,好不好?可是,宝贝儿,领证结婚是程序,我们不要玩新奇的倒过来吧,今天不领,等婚礼之前,我们再选个好日子,去办了。”

  “

  天冉,不要逼我。”

  “这怎么是逼你呢。我看,反而是你逼我吧,以前心疼我,现在越来越不心疼你的准老公了,我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你就让让我,好不好?”

  看着撒娇的季天冉,郁九九第一次有了反感,他第一次跟她撒娇的时候,她觉得挺新鲜,那么大一老爷们跟她撒娇说好话,特别可爱,女人的母性一下就被激发上来。后来,他一有求于她就撒娇,她也因为他的身体惯着他,认为自己没劝他才出了车祸,凡事都不想刺激他,只想他保持好心情,尽快的恢复。可没想到,他居然仗着自己想当一个合格女友的心态来欺骗她,甚至把这种欺骗当成了他的成功像所谓的‘普通朋友’炫耀。

  有一个人,从始至终都没对她撒过一次娇,尽管他当时图她的身份,但没利用一次,明明当时云家不如她家,可在一起之后一直像个男人承担了所有他应该承担的。如果论欺骗成功率,当时的他哪怕演技三流,也能轻而易举把她骗得团团转。

  骗了,最后承认了。

  可骗了,还得意洋洋,甚至继续脸不红的继续骗,她真觉得过份。

  “你好好在家休息,我去上班了。”

  季天冉抓住转身要走的郁九九,“真的不行吗今天?”

  “天冉,我要去上班了。”

  在她看来,她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去查他到底隐瞒了什么事,如果查出来无法容忍,郁家取消婚礼的理由很正当,他们婚约失败对郁家没有任何影响。如果是无伤大雅的事,她也能放心,让她带着这种疑问嫁给她,她做不到。

  *

  为了庆祝季天冉和郁九九领证,两家人约了一起吃饭,可没想到他们竟然没有领证,两边家长问原因,郁九九直言她没有做好准备,想缓一缓。饭桌上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每个人心里都装着自己的想法,郁九九知道她的决定很突然,很知趣的少说话。

  寻常的恋人即将走进婚姻的殿堂应该是欢欢喜喜的,可郁九九却感觉不到期待和幸福,她不否认季天冉对她好,但婚姻不应该是单纯的彼此对对方很好吧,她和季天冉之间总感觉缺少了什么。爱情,她将就了;婚姻,能不能将就成功,她开始不确定了。

  晚上回到家里,章小韵找郁九九想聊聊,可她一点都不想聊。

  “妈,我很累,想休息。”

  章小韵实在想跟郁九九说说话,可看到她的情绪不高,心疼她,点点头。

  “如果太累,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我知道。妈,晚安。”

  “好好睡。”

  *

  日子一天天临近十月,郁九九知道时间对她越来越不利,喜帖早就发出去了,婚礼按照她的要求低调的办,结婚证也延期领取,季家已经妥协了两次,不可能再纵容她要求延迟婚礼。她知道,她两个要求已经让季天冉的父母不太高兴了,如果取消婚礼,季家肯定不允许,他们对自己的喜爱恐怕也就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