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见见世面(1/2)

加入书签

  高佐妍端着酒杯站在人群中间享受着众人的羡慕眼光,她甚至有种错觉就是她想要得到的都已经实现了,事业包括爱情。

  宴会厅的大门吱呀一声缓缓地打开后,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女人缓缓地走了进来,她摇曳生姿,一颦一笑牵动着在场所有男人的心。她的肌肤宛若婴儿般娇嫩,高佐妍眼看着她伸出手捋顺着头发直至颈部,这一动作娇媚非常。当雪白的颈部暴露在众人视线面前的时候,高佐妍清楚的听到了周围人的惊叹声。

  她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示威一般的看着自己说“老女人,你以为你拥有了所有的一切?不,你错了。”

  接着江邵炜从她身后冒了出来,诡异非常的看着自己。高佐妍想说什么,可是她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女人接着挑衅的说“我可以抢走你身边所有的人,这个男人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高佐妍愤怒的看着那个女人,却发现纵使威胁感外貌都如此的清晰,可是自己就是看不清她的脸。

  一边的邵炜缱绻缠绵在她身侧,完全无视自己。高佐妍想要伸出手去抓住邵炜,可是对面的女人一把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那力道让自己无法抗拒。

  女人邪魅的一笑她说“怎么?慌了?他最终不会属于你的,知道为什么么?”她故意停顿片刻然后看着自己笑着说“因为你老了,再怎么努力,你都敌不过我的年轻。”说罢放肆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宴会厅内。

  高佐妍猛的坐起身这才发现一切不过是梦而已,伸出手在额头上探了下,尽是冷汗。转身看着空荡荡的床铺,边上的人哪去了?

  掀开被子走出卧室,就看到江邵玮站在窗边皱眉看着窗外的夜色。

  她走过去后静静的从他背后抱着他说“还以为你不见了。”

  江邵玮回身看着她低声的问“又做噩梦了?”

  高佐妍转过身看着夜色,无力的扯了扯嘴角失落的说“纵使人生再怎么得意,还是敌不过一些东西。”

  低头看着自己渐现斑点的手背,就算她再怎么拼命的保养,岁月还是悄无声息的降临。玻璃窗反射出的素颜的自己较之白天来说,真的苍老了许多。

  邵玮感受到了她的脆弱,不由得伸出手抱着她的肩膀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高佐妍拍了拍他搭在自己肩膀上手背,欣慰的笑了。不过是一场梦,自己竟然真的脆弱起来了,有钱什么都能做到,年龄又算什么呢。

  一夜无话。

  我看着电脑里面托之前熟识的侦探查到的关于郭东的这个人,却让我有些费解。郭东经营的是一家投资公司,看起来似乎是名不见经传,公司经营情况也并不太好。可是看样子这家伙不像是缺钱的人啊。

  从一边的信封里面拿出一些照片,郭炳辰出入郭东住宅的照片居多,这是重点的线索。

  如果郭炳辰和郭东背后存在着某种关系的话,那么会不会因为此,他才开始接近我们?从第一次指名要秀明陪酒开始,这一切就已经发生了么?

  似乎,似乎就是那个时间后,泰景?就和自己决裂了,然后泰景?莫名其妙的近了监狱……

  在网上查了有关泰景?的新闻,不过被判一年,是什么让他无法在牢里面坚持这一年的?他在里面到底遭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越发的觉的,这里面的事情不简单呢?

  侦探告诉我郭东的身份背景很难查探,似乎有什么力量在暗中阻止他的查询,他奉劝我还是不要继续查下去了,因为凭借多年的经验,内里的信息怕是不那么简单。

  可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我的身上,和泰景?的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为什么我才惊觉到这些呢?

  已经几天没有泰景?的消息了,说不上是好消息,也说不上是坏消息。只希望他能够躲过那些想要他命的人,如果这些人是郭东派去的,那么郭东要灭口泰景?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和郭炳辰有关么?看着手中郭炳辰和郭东的亲密关系,我微微皱起了眉。

  中午时分下楼用餐的时候我有些恍惚,刚刚走出门禁保安叫住了我“邹导,有个人给送来了一封信说要给你的。”我意外的看着他,接过手里的信件。

  这是一个没有署名的信件,我大概摸了摸里面除了一张纸应该没有别的,拆开后将里面的信纸拿了出来。一手漂亮的字迹映入眼帘。

  “秀明被人利用,怕是要出问题,帮她。”

  短短的几个字,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加速跳了起来,秀明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呢?

  拿出电话给有才拨了过去,询问之下才搞清楚,秀明今晚要参加一个上流交际的晚会,杜有才警告过她这种宴会不是她这种小明星可以进去的,可谁知她竟然不知道在哪里拿到了宴会的邀请卡,阻拦不成杜有才也没有办法,这么不听话的艺人她还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