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1016(1/2)

加入书签

  巡幸塞外是康熙常做的事情,带着德赫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这次毕竟非同寻常,这事太孙讲学前的最后一次出行,康熙打算出巡途中顺便邀请蒙古各部来京参加太孙讲学。不提太子当年讲学前就遭遇种种意外,康熙对德赫的保护程度已经完全不亚于自己了。而这次,比起从前康熙临走的时候胤礽表现的不舍,父子两令群臣腻歪的告别。如今全都由儿子们表现了,德昌抱着德赫的胳膊,茉雅奇拽着康熙的袖子都表露着自己的不舍。就连十六十八几个小阿哥也都看着康熙,泪眼汪汪的,康熙有些不舍的跟孙子儿子一一告别之后,又因为芸珊有孕在身,肚子又比从前大了许多,怀像也比从前艰辛些,且之前太医含糊说道有可能是双胎,对着胤礽多加叮嘱。

  太子妃膝下如今已经有二子一女,且个个健康聪慧,太孙更是他的心头肉。这次便是再生两个女儿,康熙心中也没有什么遗憾,就算是两个孙儿,也没有多少妨碍,反正前面已经有两个健康的孙儿,无需太过忌讳。为此刚得到太医的话的时候,康熙就把胤礽叫过去做了不少思想工作。因为这几个孩子,便是芸珊什么都不做,康熙对她的印象一直都很好,对她腹中的孩子的期盼值照旧很高。在得知双胎的事情后,多次让胤礽去宽解她,让她好好养胎,平安诞下皇孙。

  “阿玛您就放心吧!索绰络氏是个懂事的,如今连宫务都不沾分了出去,一心养胎,再说她又不是第一胎,儿子已经请了索绰络夫人西林觉罗氏进宫照顾她,又命太医院派了两个太医常驻宫中什么都不管,只给她一人诊脉。宫中事务有贵妃娘娘看着,儿子也是做惯了的,到时您,昨日还咳嗽了两声,儿子甚是担忧呢!”胤礽认真听完康熙唠叨之后,才关切道。

  康熙笑了笑,道:“朕无碍,身边又有太医跟着,你不必担忧,便是弘晔,朕也会照顾好的,朝中宫中事务朕虽都交付与你,但你也不可过于劳累,照顾好自个儿的身子骨,你如今也不小了,可不能让朕还为你忧心,知道么?”

  胤礽点点头,跟德赫一左一右亲自扶了康熙上马车……

  今年随行阿哥诸多,从直郡王到十四阿哥这些成年阿哥,除了太子之外,其他全部随驾,康熙心底非常清楚,太孙地位越加稳固,对其他儿子确实不公,但作为皇帝,作为父亲,这都是最好的选择。临行前,跟太子关系好不好的少不得都得一一对太子告别。胤褆心中尤为不忿,原是想若还是往年胤礽还是那副没长大的黏黏糊糊的跟汗阿玛扭捏,他定要笑他,可偏胤礽并未有什么,而是看到茉雅奇抱着康熙不舍大哭,羡慕之余,心中也很是鄙夷,鄙夷太子用孩子做筏子争宠,但同时也有种不想言表的羡慕,羡慕太子家的几个孩子,便是个丫头片子都知道争宠。胤祉如今已经彻底歇了夺嫡的想法,只垂着头,想着自己著书的事情……胤禛心里也有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也是有好几个女儿的人,女儿的教养自是不错,对着自己也是诸多敬慕,在外更是落落大方端庄得体,瓜尔佳氏的教养自是不错。可跟茉雅奇一样胆大的却没有,说不上羡慕,却也觉得有些遗憾,盼着自家福晋身子好些了好去跟太子妃取经,将儿子的身子调养好,将女儿教养的更为活泼一些,至于侧福晋,胤禛并没有很放在心上。胤祺等人便是看惯了,心里也都是羡慕的。

  “你在家里好好听你额娘的话,阿玛去去就回来了。”就在胤礽抱着不断叫玛法哭闹不止的茉雅奇的时候,几个阿哥恨不能赶紧上路的,可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异样的声音响了起来,胤誐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脸上的表情不比茉雅奇好多少,甚至眼眶都有些泛红,一边叮嘱弘暄好好照顾妹妹,一边敲打玉录玳身边伺候的人,一边喋喋不休的跟自家福晋在那里念道定要日日在女儿面前念叨着自己,省的他回来女儿不认识他了。

  “十弟快走吧!汗阿玛都催了!”胤禩羡慕看了眼被胤誐抱在怀里的女儿,上前对他道。心想自己便是有个女儿,也会如宝如珠的疼着,但如今却……他甚至有些怀疑并非是自家福晋的问题,毕竟自己的女人并不少……其实这种怀疑存在他心里已经很久了,郭络罗氏确实善妒,但他也并非没有睡那些女人们,而且即使是郭络罗氏,也并未完全掌控后院,他对自己的内宅也是了如指掌的。也更因此,他清楚地明白比起后院那些女人们,也就郭络罗氏对自己存有真心,也因此对她越发尊重。

  齐佳氏也附和着催他赶紧走,今日若不是皇太后说临走前想见见自家儿子,她跟本就不会带儿女进宫,那样的话自是没有如今这样的尴尬局面。等胤誐走后,齐佳氏看着队伍远去,直接扭头跟着离开回府,她的地位稳固,有宠有子,虽然心中有酸意,但是也不太将胤誐身边的其他女人放在眼里。

  太孙的地位不仅代表着太子地位的稳固,对内对外也有大清后继有人的威慑,康熙内心也明白,汉人的人数大大的超过满人,大清千秋万代的可能性并不高,汉人并不比满人愚笨,相反他们的聪慧康熙一直都认识得很清楚,大唐曾经如此繁华,但依旧还是灭亡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哪一个不是千古留名,可属于他们的王朝最终依旧败落,心理上康熙希望大清能够一直长流,理智上他很清楚的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如今看着太子太孙的能干,康熙心里升起了一股从前没有想过的志气,他希望大清能够长久再长久一些。同时一想到海外蛮夷的窥视,朝廷内部的不稳定,自己逐渐的老去……康熙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子无法言喻的迫切之感,他迫切的希望看到这个跟自己相似的孙儿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

  当然这些年太子隐忍康熙也心里清楚,私下两人之间并非一点儿矛盾都没有,可是胤礽已经学会如何处理这些危机,明面上从不会与康熙争论,但是在父子相处的时候,却会将自己的一些政见表达出来,同时认真询问康熙为何跟他想的不同,父子之间的争论也不少,虽然大部分时候康熙都能够战胜儿子,但是‘偶尔’也能被胤礽说服。

  “太孙身边伺候的不要一个新人,需得是细细筛过的老人……召太孙过来说话。”在康熙意料之中,出行不过五日,就已经发现针对德赫的重重阴谋,即便是德赫本人谨慎,伺候的人也得力,那些阴谋诡计并没有什么妨碍,但康熙的心情却越发的坏了,恨不能将孙儿一日十二个时辰放到自己眼前。

  “可曾吓到?”太孙常骑的几匹马之中有一匹吃错了东西,康熙听到之后心里就各种猜测,但却没查出所以然之后,直接仗毙了三个伺候这些马的太监。如今看着孙子,便已换上满脸慈爱。

  德赫摇摇头,请安之后坐到康熙身边,道:“不曾吓到,孙儿早先听谙达们说过,从前玛法在孙儿这般年纪的时候,更是艰辛,便是阿玛当年也很是辛苦,孙儿如今有玛法阿玛护着,自是不怕的。”

  康熙很满意德赫的表现,心下很是宽慰,便留了他在身边给自己念折子。

  “不过五日,已经仗毙了七人,便是那牛鬼蛇神,如今也不敢往太孙跟前凑了。”胤褆捏着马鞭,沉着脸道。

  胤禩附和道:“汗阿玛重太孙,如今太孙即将出阁讲书,来年便要参政,汗阿玛也是着急。”太孙身边被汗阿玛护的犹如铁桶一般,他们这些儿子估计说句话都能被暗卫查到,哪里还能有什么小动作,不过是汗阿玛不信他们不拿他们当儿子罢了。

  “太孙讲书之事,重在社稷,汗阿玛也不能不上心。”胤祉摇着扇子轻声道。跳出来之后,再看这些兄弟,是他他也不放心,不过当局者迷罢了。

  胤禛没有说话,看向康熙龙撵心里眼神有些微闪。皇帝、太子、太孙之间皆是一步之遥,皇子太子之间亦是一步之遥,这可这一步之遥则是进则登天,退则成泥,没谁想被碾在泥里,额娘临终前让他效忠太子,不得随意妄行,可太子独惯了,且自己有了佟家母族的身份,石家妻族的身份,太子那里能放心自己?便是汗阿玛也早已对自己心存芥蒂。早已进退两难全了。

  康熙的担心,胤礽不是不清楚,但是他对儿子有信心,如今儿子身边的层层保护自是不差,已是如今最为高端的了。更何况他明白康熙不愿在多人插手此事,他能本着阿玛的慈心送几个人过去保护已经不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