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年 丙申年九月二十五日(1/2)

加入书签

  ?

  日子就这样流木般过去,没有什么悲,也没有什么喜!打虎英雄的飒爽英姿,也渐渐远去!?

  今天,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因为武大郎终于证实了他过去所说的关于他兄弟武二郎的种种话语并非谎言,而那个打虎英雄,千真万确是他的兄弟。?

  中午时分,一般来说,都是我独自在家,一个人吃得没有什滋味的饭;傍晚时分,卖完了炊饼的武大郎才会回来。这时,我大病已好,一个人闷得发慌,正琢磨着要到何大叔把小宝带过来解闷。而武大郎掀开芦帘,意气洋洋地,昂头挺胸挑着担子进门来,我好诧异:“你丙申年 丙申年九月二十五日今天怎么这时就为,生意这么好?”?

  武大郎说:’不做了,炊饼还剩一些都送给左邻右舍,要他们不做晚饭了;我告诉过你,那打虎英雄是我兄弟武二郎,你还取笑于我。今天就要让你看看,我说的全是真话!你看这人是谁?”?

  此人跟着武大郎也掀芦帘进来,我便睁大眼瞧着:威风凛凛,又只以上身,方脸棱角十分清楚,二十四,五年纪;双眸直竖,远处望去炯炯有神;两手握住,近看似一双铁锤;两腿笔直,似能载住这雄壮的身躯;双脚一跺,似能震动山川;两拳飞舞,定能刮起狂风。头上戴的是一顶万字巾,上播两朵银芯;身穿一领血色袖袄,披一件大绵衣。站在近外,看得十分汪楚。?

  武大郎说:“兄弟,来见过你大嫂!”武松眼中刚露出一丝诧异的目光,马上就收回去。这凛凛七尺之躯,就推金山,倒玉柱般跪下便拜:“嫂嫂受礼!”吓得我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连忙说:“打虎英雄快起,金莲受不起这样的大礼!”?

  丙申年 丙申年九月二十五日  武大郎忙说:“娘子,我这兄弟名武松,你只管他叫二弟即可!”?

  这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喜事,做梦时也没想到武大郎真有这么一个英雄了得的胞弟,我便叫武大郎置办些酒菜!?

  武大郎欢天喜地买酒买菜去了!?

  我陪着武二郎上楼,便将我泡好的茶递与他,“二弟请喝茶!”武大郎双手接过,恭恭敬敬,我便向他:“二弟,你哥哥没有我面前说过你的详细情况,你是什么时候到阳谷县的?”“回嫂子,已有十数日!”“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