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约一人高,两人长,两人宽。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屋子中间是放了油灯的小桌,而靠着内墙的一张床几乎占据了屋子一半的空间。看到这里黄蓉才明白大武带自己来此意欲何为,俏脸立刻变红。又听身后一响,转头一看,只见大武已经把出口关上,从楼梯上又走了下来,笑淫淫地盯这自己。他那硕大的胯下之物,也随着他下楼的动作上下晃动,看上去极为淫荡。顷刻间,这间拥挤的小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人了。

  黄蓉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脸就更红了,她刚才握鸡巴的勇气现在一下子都不见了。

  大武看着黄蓉那美艳无比的俏脸因害羞而发红的样子,不由得淫性大起。他于是用右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肆无忌惮地在黄蓉面前套动,一边套弄还一边向这俏佳人走近。黄蓉看着他这下流的举动心中竟泛起莫名的快感,又见他步步近逼,不由自主身子往后一退,双腿一软坐到了床边。大武见状可乐坏了:“对,师娘,就是这样。徒弟马上就让您爽!”黄蓉猛得发现了自己的处境,觉得自己现在就好像下贱的女人那般。虽然心中想要那大家伙想得要命,但却又放不下脸子。于是她口是心非地回了大武一句:“你下流,快把那丑东西开。”没想到大武一听这话,当真就停止了套动,还转过身去,边走边说:“既然师娘您不愿意,徒弟我也不敢无礼了。我这就走。”说完,竟头也不回地往楼梯上走去。

  黄蓉没想到他会出这一招,心里其实早就明白了大武的想法,可是无奈自己脸皮太薄,话到嘴边却总是说不出口来。她盯着大武那高大的背影,一咬牙,站了起来,用她那纤细的手拉住大武用小到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说:“你……不要走!”大武被黄蓉这一抓,当下就知道师娘已经决定把她那假面具摘去了。于是他带胜利者般的表情转过身来说:“你终究还是受不住了!”再一看那俏师娘,竟发现她双眼中饱含着泪花,那梨花带雨的楚楚可怜样让大武产生了惊艳的感觉。

  他也心知,师娘是带着多大的屈辱感说这句话的,于是心中不忍,暗骂自己不该这样折磨这美丽伊人。他满怀歉意地轻轻搂过黄蓉,只觉得怀中的香玉微微一颤却并没有反抗。又听她叹了口气,幽幽地苦笑道:“你到底还是不让我留半点脸面。”大武听罢,心头一震,那歉意更浓了。他把头凑到黄蓉的右腮边,用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耳根,然后对着这美人的软玉一般的香耳,用极低的声音说:“师娘啊,求您开开恩吧!徒弟想你想得好苦啊!给我好吗?”黄蓉被他这一搂着就明显地感觉到他下身的那火热的硬棒死死地顶着小腹,心头不由得方寸大乱。

  接着耳根又被他一舔,黄蓉立时就觉得双目发晕,大腿发软。若不是被他搂着,她几乎当场就会瘫在地下。然后耳朵里就听到他温柔的话语,心下大喜,脸上却烧得更厉害了。黄蓉冰雪聪明,又怎么会不知大武讲这话是为了让自己下台,心里十分感激他的善解人意。她在那大鸡巴贴身所带来的快感下,也极为动情了。

  于是她羞涩地闭上双眼,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大武见师娘颌首默许了自己的要求,便再也压不住心中熊熊燃烧地欲火了。

  他抱紧黄蓉,向床上一倾,两人便倒在了床上。大武压在黄蓉身上,只觉得怀中之人全身发烫似要喷出火来一样。看着她那对湿湿的娇嫩樱唇,大武心中大动,一口就吻了上去。黄蓉在两人嘴唇接触的一剎那,只觉得身子一颤,双手不由自主地就搂到了大武的腰上,接着她就感到了巨大的快感从红唇上扩散到全身。

  大武急色地把他的舌头伸进了黄蓉的檀口中来回的搅动了起来。在口腔中剧烈运动的粗大舌头,给黄蓉代来了另一波更高的快感。她被淹没在欢乐之中,人也迷茫了,她脑中所想的尽是对肉欲的追求,哪还有半点廉耻感?在大武的带动下,她也主动地把自己那柔软的香舌伸进大武嘴里,和他那粗舌纠缠到了一块。

  两人吻了半天才分开,他们嘴角上还连了条丝一样的唾液,在油灯的照耀下,看上去极为淫荡。大武感到自己的心狂跳地厉害,低头看看那俏师娘,只见她也在大口大口地喘气。又见黄蓉那张绝世娇容上此刻尽是春意,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像会说话一般地看着自己,好像在催促他赶紧进行下一步行动,那样子极为妖媚。

  大武也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于是他坐起身,把黄蓉抱到床的中央躺好,温柔地为她脱去衣服。

  再用手轻轻地把她那对玉腿打开,然后自己在她的两腿之间跪了下来。黄蓉像早就为这一幕作好了准备似的,所以整个过程中她竟然出奇地配合,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大武用手在黄蓉的穴口周围抹了把她的淫水,然后在鸡巴上涂了几下,接着右手扶着大鸡巴就顶在了那湿透的穴口上。黄蓉被那大龟头一顶,只觉得心头一颤,终于来了!她心想。向大武望去,只见他正深吸着气看着自己,眼中却没有一点调戏的意思。黄蓉心里一热,从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害羞地闭上了眼睛。

  大武得到了最后的许可后,也再不犹豫。他用左手把黄蓉穴口的阴唇分开,右手扶着的鸡巴就往里边顶去。

  “啊!”黄蓉大叫了一声,顿时感到了一个巨大的烫物正用力地把自己的下身份开,那种被撕裂的感觉,竟和处夜时无异。

  大武这一插,也感到了黄蓉的腔道紧密无比,比处子的阴道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觉得那小穴正紧紧地包住自己那进了一半的大龟头。于是他吸了口气,把龟头退了点出来,然后屁股用劲一挺,便把那根九寸长的大鸡巴插进了那让他向往了多时的美丽阴道。

  黄蓉觉得大武把鸡巴退了退还以为他要再作打算,正松了口气时,却感到自己的蜜道里突然一紧,接着就感到一条像蛇一样的火热东西尽数钻了进来。一股撕裂般的剧痛有如锥心刺骨般猛烈袭来,俏黄蓉惨哼了一声后眼泪就流了出来。

  双手的指夹也因为巨痛而深深地陷入了大武背上的肌肉中,她一边流泪一边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大武把鸡巴插进去以后,立即就感到自己的大家伙被阴道层层的嫩肉紧包得发痛,但却又在同时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直冲大脑。若没有脊背被抓破后而带来的阵阵巨痛,他几乎当场就要射了出来。他心想:师娘不愧是练武之人,生过三个孩子啦,小穴却还这么紧。

  然后就听到黄蓉的责怪,他也觉得刚才光顾着自己的快活,而忘记了师娘的死活。于是他俯下上身,紧紧贴住黄蓉,一面用舌头舔掉黄蓉的泪水;一面温柔的说:“师娘啊,是徒弟不好。请你忍耐一下,很快就不痛了。”黄蓉啐了一句:“骗人。”却不再挣扎了。她觉得自己的两个大奶子被大武的胸肌压扁了,但那种感觉竟是说不出的舒服。她顿时淫性又起,渐渐地也真不觉得下身痛了。

  大武紧贴着黄蓉,一面不停地在她那张俏脸上吻,一面用手在她的身上来回抚摸。不一会功夫,他就感到黄蓉的呼吸变粗了,乳头变硬了,蜜穴里也更湿了。

  他知道师娘已经不痛了,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始摆动屁股,抽动起大鸡巴来。虽然黄蓉那蜜洞里早已泛滥成灾,但由于小穴紧得厉害,大武的鸡巴动起来居然不是很顺畅,好一会儿后,大武的动作才不那么生涩了。体会到个中滋味后,大武才由衷地赞叹师娘真是天生媚骨,她那可爱的小穴竟是个难得一见的名器!原来,黄蓉那蜜穴不光是紧,弹性却也好得很。那看上去不大的阴道,竟然可以把自己九寸长的大鸡巴完全吞进。偏偏那阴户又不深,使得大武的大半个龟头都可以钻到黄蓉的子宫里去,那温暖湿润的子宫口就如同一张小嘴一般地含着他的大龟头,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大简直想叫娘。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黄蓉的阴道壁上还长着许多的皱折,使大鸡巴在进进出出之间被磨擦得十分厉害。大武虽然是闺房老手,却从没肏过这么好的穴。

  不一会儿,他就感到自己想打冷颤了。但是他知道,只有今晚彻底征服师娘,今后才能时常有美味佳肴享用。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把大鸡巴拔了出来,那小穴在他拔走鸡巴时居然产生了一股吸力,好像舍不得它走似的。

  再说那俏黄蓉被徒弟的鸡巴肏得正在兴头上。她心想:原来肏穴的滋味是这么美,我这几十年算是白活了。她爽归爽却又不好意思叫床,于是她皱着柳眉,咬牙切齿地忍住不发声。可那在那强烈快感的冲击下,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但就在这紧要关头上,这该死的大武竟把那大鸡巴拔了出去,黄蓉体内的快感一下就被穴中的空虚所替代了。她不由得睁开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这虎背熊腰的徒弟,不明白他在搞什么鬼。

  大武用手紧握着鸡巴的根部,吸了好几口气后才把射精的欲望压下去。低头一看,发现黄蓉正用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自己,彷佛在责怪自己的“不辞而别”。他心中笑自己这娇师娘脸皮太薄,刚才爽歪了也不敢叫出声,现在难受得要命却又不说。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出来,淫淫目光也盯到了师娘那两个雪白的巨乳上。

  黄蓉听他一笑,便知道了他的心思,又见他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的乳房,一时间俏脸涨得通红,双手也下意识的挡在了胸前。

  大武看到她这不堪挑逗的表情,一下子,色欲大涨,寻思着师娘这副怀春少女的害羞样子竟别有一番风情。若自己能让那美丽的小嘴说出下流的话来,那才绝呢!于是他俯下身子凑近到和黄蓉不到一尺的距离,色色地说:“师娘啊,别挡啦,你这双小手又怎么能遮住这么大一对奶子?”黄蓉听罢,脸更红了,下身也更痒了。看到她这个样子,大武更乐了,又说:“师娘你的小穴真是极品,夹得我的大鸡巴爽得要命。徒弟今晚上不被你榨干怕是不能满足你那小淫穴的。”黄蓉大羞,只好闭上眼睛,转过头去,装作没听见他的话。而下身的淫水此时已经流到了床上。

  大武抹了把淫水,不依不饶地对黄蓉说:“你看,你的下面都湿成这样了,真是个淫荡的师娘。承认了吧。你若不承认的话,我的大鸡巴就不进来了。”说罢,大武真的就起身坐好,看着黄蓉套动起大鸡巴来。

  黄蓉忍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这折磨,心想:承认就承认,反正我的贞节也被他坏了。于是腰上一挺,翻身向大武扑去。把他抱住后就狂吻了起来,大武先是一惊,后来也热情地回应她。黄蓉吻了一会儿停了下来,爬在大武的耳边轻声说:“敦儒快给我,我承认,我是个淫荡的师娘。快给我吧,小穴痒得快受不了啦!”大武没想到这平素警守妇道的师娘竟真讲出了这么下流的话,他一兴奋就觉得鸡巴更大了。于是他大吼了一声,把黄蓉扑倒在床上。鸡巴对准小穴深深地插了进去。黄蓉被这一插,爽得大叫了一声:“啊!”大武待鸡巴插进去后,就挺着屁股非快地肏了起来。黄蓉在突如其来的巨大快感的刺激下再也顾不得妇道,大声地叫起床来:“啊……啊……好爽……好爽,小穴被添满了……真得好爽啊!”

  大武在她催情般的浪叫下,眼睛里喷出火来,一口气就插了两百多下。他看到师娘胸前那对巨乳在自己的挺动下犹如狂风中的海浪一般不断上下晃荡,乳波汹涌,看上去淫荡极了。他在这强烈的视觉刺激下插得更猛了,同时又伸出双手紧紧抓住那两个大奶球,黄蓉那柔软的乳房被他捏得都变了形,那种感觉让本来就沉浸在下体快乐之中的黄蓉叫得更大声了:“敦儒,不要停……不要停。用力……用力……对,就是那儿……就是那儿,再深点……再深点……”黄蓉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淫荡笑容让爬在她身上的大武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的肏得更猛了。他把跪在黄蓉大腿之间的双腿向后伸展,换了一个俯卧撑的姿势狠狠地肏着那淫液四溅的蜜穴,两人的连接出也不断地穿出“啪,啪,啪”水击般的声音。黄蓉只觉得这个姿势让大武的鸡巴更加深的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他那吓人的龟头现在已尽数没入了子宫里。那排山倒海般的快感让黄蓉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向了大武那紧绷的屁股上,指甲深深陷入大武健美的臀肉,使劲把他按向自己的最深处;一面有拚命的挺着下体去和那大鸡巴碰撞。

  “不行了……不行了……我死了。”黄蓉在连续挺动了下体几十下以后突然觉得子宫里一阵强烈的收缩,她双手一松就感到暖暖的阴精从子宫深处喷了出来。

  大武也在到了紧要关头,他那深入黄蓉子宫的大龟头,感到子宫里一颤,接着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子宫内部传来,随后就觉得黄蓉的阴精像汪洋大海一般包围了自己整个鸡巴。他只觉腰眼一酸,大喝了一声:“师娘!”然后那浓浓的阳精就尽数射进了黄蓉那紧密的阴道之中。射完精后,他像死人一般地爬倒在了黄蓉身上……

  【完】

  黄蓉短篇集22、黄蓉堕落史

  郭芙和郭襄两人,在一次出外游玩时,遇见几个蒙古人正在欺凌百姓,便出手斩了带头的蒙古人,没想到那人竟是蒙古一个依附部落的王子,引来一队蒙古军队的追补,两人被抓进蒙古军营中,本来蒙古的汉人将军高函予是打算将他两人赐给下面的人凌虐致死,没想到草包郭芙却搬出他爹的名号,以为可以像以前一样,搬出来便没事。

  谁想高函予一听,倒是真的叫下人将两人关押起来,等候处里。原来,蒙古久攻襄阳不下,却是因为这郭靖和黄蓉两人有勇有谋,处处阻饶。

  高函予心想,若是能就此除掉郭靖、黄蓉,岂不是美事一桩。

  于是便派人通知郭靖皇蓉,想要他们女儿的命便单身前来赴会。

  这边郭靖和黄蓉收到信,郭靖却是不肯前去,非是他爱惜生命,却是因为大局为重,这襄阳没有了郭靖和黄蓉,怕是旦夕便会被攻下。

  黄蓉一听,却不依了,郭靖不要女儿,她还要,於是便一人单刀赴会,来到蒙古军营。高函予一看到黄蓉,顿时惊为天人,心下却想:传闻黄蓉乃武林第一美女,今日一见,却是闻名不如见面。郭靖不除,拿下襄阳怕仍是困难,既如此……

  “郭夫人,你的女儿犯下死罪,本来是要立马处死的,但我见你护犊之心,其情可悯,不若让我俩私下再好好谈谈,不然的话……”

  一边说,高函予一边用淫邪的眼神打量着黄蓉,像要把她扒光一般。

  黄蓉早已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当然知道他说的谈谈是什么意思。

  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那心爱的两个女儿将会被那么一大群敌兵所轮奸,丰满的娇躯如同盛开的花朵般被撕得粉碎,娇艳的圣地将会被那群粗鲁无知而又身强力壮的硬汉轮番的抽插。

  作为母亲,黄蓉无论如何不能眼看女儿遭受这么非人的凌辱,但只有牺牲自己的贞节才能换来女儿的新生。泪水在心中翻涌,但却不能让别人看到。世间最伟大的莫过于母爱,为了孩子,她决定以自己的身子来和高函宇做这场无耻的交易。

  黄蓉高傲的扬起头,眼睛冷漠的扫了一下高某,淡淡的说道∶“高将军,你跟我说的,我已仔细想过了,我可以和你单独的谈一谈,但你要答应马上放了我的两个女儿。”

  高函宇哈哈一笑道∶“郭夫人,你的意思我明白。要我放人恕难从命,但我可以答应你,以后再没人敢动令千斤一根汗毛,这可成?”

  黄蓉明白,高某权利再大,也不敢私放重要人犯。他答应不再打女儿的主意黄蓉已经很宽慰了,只要孩子别再受到伤害,那自己就算受到再大的污辱也是值得的。

  黄蓉轻轻的点了点头,高函宇已然明白。他将手一挥,大声说道∶“来人,将黄帮主的千斤请回大营,其馀人等各归营寨。”那二十馀壮汉大失所望,悻悻退下。

  黄蓉缓步来到女儿的面前。郭芙,郭襄对这所发生的一切茫然不知,哪晓得自己差一点就成了敌兵的性奴了。郭芙急道:“娘,他们想做什么?要杀了我们么?”

  郭襄却是聪明伶俐,但她毕竟年纪尚小,对男女之事是一窍不通,她轻声道∶“娘,他要和你谈什么?”黄蓉露出了一丝苦笑,她心中的悲苦哪能对幼小的娇女诉说呀!

  黄蓉尽量用平静的语调说道∶“你们二人不要害怕,高将军已经和我说好,只要我将咱们家传的“落樱神箭掌”传与他,他就不会伤害咱们母女三人。”两个女儿毕竟年纪幼小,更本不会想到这是母亲的善意的欺骗,也更无法估计道亲娘即将遭到屈辱的蹂躏。

  郭芙,郭襄两姐妹随副将回营了,大厅里只剩下黄蓉和高函宇两个人。高函宇目中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他所喜爱的女人现在就站在他的跟前;她高贵迷人的容貌,丰满的娇躯,修长的玉腿,浑源的肥臀,神秘的私处,晶莹剔透的如同缎子一般的皮肤,也即将属于自己。

  高函宇的心脏突然间加快了跳动,胯下阳具上的青筋经不住突突的震动。这条巨蟒曾经御女无数,但从不曾想今天这般经不住考验,像是随时都会顶破裤裆冲将出来。

  黄蓉冷漠的看了一眼高某,声音冷得像是结了冰∶“在哪里谈?”

  高函宇急忙收敛心神,微笑道∶“那还用说,当然是我的卧房了。”他看着黄蓉越是冷漠,心中的火焰越是高涨。他要将这个如同天宫中仙女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