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页(1/2)

加入书签

  秦峥面无改色地坐在那里,吃着刚刚高璋命人送来的ròu饼。

  女奴心中暗想,怎么有如此不知羞耻的女人!

  高璋看着秦峥吃ròu饼,便道:“可见过张截了?”

  秦峥点头,吃着ròu饼含糊地道:“见过了。”

  高璋道:“这个人竟敢鞭打于你,你便不用客气,他从此任凭你处置。还有那些曾经欺负你的人,如今正跪在外面呢,统统都归你处置了。”

  秦峥不答言,只径自吃着ròu饼。

  高璋不说话了,只看着她吃,见她吃得津津有味,仿佛是多么罕见的美食一般。他都忍不住喉结动了下。

  好不容易待她吃完后,高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打开来后,里面一股药的清香扑鼻而来。高璋递给秦峥道:“这是南蛮秘制的良药,专用于生肌祛疤,很是有用。你每日早晚各涂抹一次,不出五天,这疤痕就消了。”

  秦峥接过来,放在身边,却是不打算用的。

  她原本就不是在意容貌之人,也从未想过有男子对自己如何倾心。如今这个高璋不知犯了什么邪劲竟然如此对自己,她更不愿意为了合他的心意而去掉什么疤痕。

  第二日,高璋见秦峥并未用那除疤之药,便坐在她身边,拿过药来,亲自为她涂抹。此时秦峥月事的头三天已过,身上大好,脸色也恢复了一点红晕。高璋温热gān燥的手指带着粗粝的感觉涂抹她的脸颊,给她带来清凉的舒适感。

  高璋低柔地问道:“涂上可觉得舒服了些?”

  秦峥点头。

  高璋越发离她近了几分,浓烈的男性气息笼罩住她,灼热的鼻息便轻轻喷在她的耳边,她耳根便有些不舒服了。

  高璋涂抹完膏药,看了看她已经洗gān净的脸,满意点头:“如今看着总不像昨日那般丑了。”

  秦峥见他心情极好,趁机道:“大将军,我是否可以出营帐走动?”

  高璋将膏药盒子放好:“可以。不过仅限营帐内三十尺内。”

  秦峥点头:“好。”

  待到高璋离开后,秦峥便走出营帐,将手cha在袖子里,四处看看。外面chui着风,太阳不咸不淡地晒着,沙石满天飞,北方的chun日,总是这般老样子。

  营帐外,几个兵卒跪拜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见秦峥出来了,忙上前请罪。秦峥看过去时,却见里面有张截,也有其他几个火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