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页(1/2)

加入书签

  锦绣见明明灭灭的灯火中,永昌郡主隐在暗处的脸,竟然有些不敢再听下去。

  院子里的风呼啸,她只觉得浑身都冻僵了,连个哆嗦都打不出来。

  “怎么,害怕了?”永昌郡主眼睛一挑。

  锦绣敛目不动,却不肯说话了。

  “我当年最佩服你们主子的,便是她的光风霁月。”永昌郡主看着咬着嘴唇不肯说话的锦绣,目光便飘远了,仿佛见到了当年那个文秀的女孩儿,也是对这样的yin私之事很不喜欢,便是日后错嫁,被欺负成那样,也不曾变故本心,变成与那些人一样不折手段的人。

  可是自己呢?永昌郡主摊开手想,其实早在一开始,她就与那人不同。

  她手底下究竟有多少人命,连她都数不清了。

  可是她却希望,她的好姐妹,能够更改变一些,至少,能在这样吃人般的后院儿,更好地,不受人欺负地活下去。

  “你刚才,可看见了她的脸?长得如何?”永昌郡主淡淡地问道。

  虽然不知道她为何这般问,然而锦绣犹豫了片刻,还是诚实道,“很美。”那位五姑娘,是真的极美,哪怕头上碰了那样的一个大口子,满脸的血污,却还是无法掩饰她的那夺目的美艳与风情。

  “那你可知道,她要被她那亲爹,送去给我王叔当庶妃?”永昌郡主冷笑了一声。

  所以她才这样恶心这一家人。那男人,平日里表现得再爱惜那些庶子庶女,可是遇上了荣华富贵,便什么亲情都顾不得了。

  “郡主的王叔?”锦绣的脸上一白。

  不说永昌郡主与她那不知道是哪位的王叔之间的辈分,又哪里有侄女儿把自己的庶女给叔叔做小老婆的呢?况且,永昌郡主的叔叔,这年纪……

  “所以,这丫头不乐意呢。”永昌郡主淡淡地说道,“不过她也知道,平日里得罪我得罪的厉害,只怕便是求我我也不会出手拉她一把,于是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这才是她方才,为何说那丫头心有韬略的缘故。

  她知晓自己最疼爱娴姐儿,便大半夜的上门来闹,又一头碰在了娴姐儿的门下,碰了那么大的一个口子。哪怕是今日自己不出手,她也有了瑕疵,只怕安平侯也不会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