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命先生林动(1/2)

加入书签

  “小玲啊。”

  王珍珍敲开了马小玲的房门,有些紧张的走了进来,站在马小玲的面前问道:“命数这一行应不应该相信呢?”

  马小玲租住的房间就在林动的楼上,内部宽敞,正中央的墙上挂着一个和马小玲相貌一般无二的黑白照,那是马小玲的姑婆马丹娜,小时候都是马丹娜在教导马小玲,而后马丹娜死了,马小玲去了南毛北马的毛家,由求叔指点道术,现在身兼南毛北马两家之长,修为极其了得。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马小玲拉着王珍珍,两个人坐在了沙上面,因为穿短裙的原因,马小玲习惯性的将两条腿交叠在一起。

  “就是你新介绍的租客林动。”

  王珍珍说道:“他说我和天佑都有危险,特别是天佑,现在已经是大祸临头的征兆了,天佑是一个警察,做的是危险行业……”

  预料未来的能力非常恶心,这是一个让主角有了憋死作者,让反派有了虐死主角的神技能,而看相这类似预知未来的能力则会让人坐立不安,在这神神鬼鬼的世界里,突然有人说你要怎么怎么,就像是好端端的被下了病危通知书一样。

  “别信他的。”

  马小玲忍不住翻了白眼,说道:“我带着林动来到嘉嘉大厦的时候,林动碰到了楼下的古叔,说人家古叔有相无财,说命运会给他安排一次财的机会,但是会被他完美的躲过,把古叔气的差点病。”

  “嗤……”

  王珍珍听此,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想到古叔那恼怒shubaojie的样子,王珍珍觉得当时一定很有趣。

  “然后在电梯外面碰到了梦梦,梦梦就准备出门打工,被林动拉着,说是要指引一桩财富,梦梦问什么,林动说让她盯着古叔的彩票号码,如果古叔哪天没有买那个彩票,就让她买了。”

  马小玲忍不住摇头,说道:“我们大厦谁不知道古叔整天就盯着一个号码在买?命理之说,本来就是真假难辨,林动说什么都不要太放在心上,你啊,就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就好了!”

  阮梦梦是嘉嘉大厦的另一个年轻女子,平日都戴着眼镜,家里有老母亲痴呆,为人勤快,在外面兼职多份工作,马小玲和王珍珍都比较敬佩她,平日里也经常对她多有帮衬。

  王珍珍点点头。

  听到她的好朋友这样说,王珍珍觉得放心多了。

  “小玲啊,你也可以去找他看看姻缘嘛,万一他看姻缘真的准呢。”

  王珍珍扯着马小玲的手开玩笑道。

  “什么姻缘。”

  马小玲一推王珍珍,说道:“你居然会开我玩笑了……”

  两个人嬉闹着滚作一团。

  和马小玲玩闹了一阵之后,王珍珍又去了况天佑的门外,和况天佑再腻了一会儿,嘱咐况天佑平时多注意安全这些话题,来了一个吻别,王珍珍安心入睡。

  第二天。

  马小玲一大早起床前往殡仪馆处理金正中尸体的事情。

  况天佑,王珍珍,阮梦梦这些嘉嘉大厦的住户都来了,在给金正中送别之后,金正中的尸体被推入到了火化炉中,随着炙热的高温,一个尸体最终化作了骨灰。

  金姐守正这两个人哭的很惨,生养儿子这么多年,突然的离世,对两老口的打击太大了,两个人一度的哭晕过去。

  马小玲将手头的二十万全部都给了金姐和守正这两个人,本来她还想要保留一个房租钱呢,但是在悲呛之下,索性就全给了。

  纵然是在金正中火化的时候马小玲没有流下一滴泪,但是内心的悲呛也不比任何人少。

  忙碌到了晚上,马小玲,况天佑,王珍珍三个人结伴离去,在况天佑和王珍珍两个人都回到了嘉嘉大厦之后,马小玲突然转变方向,去了另外的地方。

  “求叔。”

  马小玲推开门,对着里面的老者叫道。

  她来拜访的,就是何应求。

  何应求让马小玲进来,自己走到了一旁的电脑前面,操纵着电脑打印出来了许多符篆,同时处理许多滞留在地上的魂魄情况。

  其实求叔的身份,对比一下神话世界,那就是一个类似于城隍的位置,平时处理魂魄,协助地府运转,甚至在求叔死后,直接就拿到了地府代理的位置,成功成为了地府的最高话事人。

  马小玲坐在一边等着,何应求则是有条不紊的处理着魂魄们的事情,处理结束之后,挂上了下班的牌子,魂魄自动的四处散去。

  “看你今天愁眉苦脸的,还在为正中的死伤心?”

  何应求坐在马小玲旁边的椅子上,开解道:“人死不能复生,魂魄轮回,往复循环,这也是一个常理,我们做这一行的,应该对这些都看开些才是。”

  作为一个天师,最经常看到的就是死亡了。

  不过这死亡降临在自己人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