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男和女,萍水相逢成朋友; 父与子,势若火水似宿敌(1/2)

加入书签

  金辉创意附近一处不起眼的树荫下,停着一辆挂着临时牌照的越野车。

  薄飞泓坐在驾驶座上,看着杨葭慧和苏锦手牵手一起从外头回来,一边低低说着话,一边跨进大门去。

  他将座位往后一压,双手垫在脑后,养神。

  闭上眼后,某道靓丽的倩影就噌的不受控制的,从大脑深处蹿了上来,一阵阵笑得爽朗的娇笑声,就像魔咒一样,在耳朵内盘旋响着,不肯散去钤。

  “哎哟哟,老薄,你真是惯能打的啊!佩服佩服啊……要不这样啊,教教我啊……教我几招防狼术,以后,我就不怕被欺负了……”

  曾经,她娇娇的求过他。

  他摇头:我不收女徒弟的。

  她好奇的问:为什么啊?为什么不收?

  他说:我很严的,不想把你摔的青一块紫一块,最后连朋友都当不成了。

  她笑笑,没再强求。

  “老薄,我怎么每见你一次,你就伤一次?你嫌你脸上那道疤不够明显,还想在另一边也给来上一道是不是……来来来,坐好了,我给你上药……已经够难看了,你这是想让自己变得更难看一点吗?”

  曾经,他被人伤的躺在出租房,她闻讯来看望,语气超不爽的损了他几句,最后却好心的给他上了药,还做了一碗面。

  那面煮得超烂,但他还是吃了一个精光。

  “老薄,你能帮我去要钱吗?不过我没法给你分红。钱是公司的。尾款没要回来。我和人打了赌的,不要回来,就得辞职。可怜可怜我吧……你要不帮我,我得失业了……”

  “哎呀,老薄,你在这边的名声正是够……臭啊……瞧瞧啊,人一见到你,就乖乖把钱给了……谢谢啊,回头我请你吃饭!”

  曾经,她来苏州讨钱,几天都没要到半毛,就来找了他,央他帮忙。

  他帮了,拿到支票之后,她笑的眉飞色舞,双眼发亮。

  “老薄,我一姐妹过来了,可偏偏我车坏了,你能带我去载她过来吗?对了啊,那可是我铁姐妹,麻烦你别露出一副凶相,把人家吓坏了!”

  曾经,苏锦出差回来路过苏州,来看同样出差在外的她。她去接人,车子却在路上抛了锚,之后,她直接给他打来了电话,求他借辆车去载人。

  他放下手上老板交待要忙的事,去了。等把人接了送到酒店后,他再去办自己的事,没办成,遭了骂,还扣了好几天工资。本来,他觉得好晦气,半夜却接到了她的来电:诚心道谢,他听着,突然觉得值了。

  “啧,你在外头女人满多的啊……一手搂一个,真是看不出来啊……”

  有一天,在夜店,他陪老板应酬,代吃酒,喝的大醉,走路摇摇晃晃,有两个女人扶他出来,正好遇上了她。

  纸醉金迷处,她笑着,半是讽刺半是玩笑的扔下一句话,调头就走。

  “我喝酒关你屁事。我喝得烂醉,和别人上床也不关你事。咱俩只是萍水相逢好不好……”

  有一天,他上酒吧,看到她喝得双颊发红,和陌生男人嘻闹,被揩了便宜。他看不下去,上去强行将她带走。

  后来,她酒醒了,却怒shubaojie斥了他一顿。

  女人心,海底根,他可不懂。也不想懂。

  “我现在想找个男人靠一靠,你是不是男人?要是,就给我闭嘴。”

  有一天,她在半夜给他发短信,邀他见面。

  他去了,她搬了一箱啤酒在独饮,见他准时而至,嘻嘻笑的拉着他一起喝。

  喝着喝着,她靠着他呜呜呜哭了起来,还恶狠狠的不许他说话。语气霸道的不得了。

  “老薄,你到底有过多少女人?花样百出的。”

  也正是那一个晚上,他们疯狂了一整宿。

  那一夜,睡的少做的多,后来,他睡死了。

  等醒来,她走了,只留下那么一句话:

  “酒醒了,梦做完了,我走了。再见。”

  是的,他与她的相交相识,真像一场梦。

  本来决定的,要远远避着她的,结果却被萧璟珩那小子派来保护他老婆,偏偏他老婆还和她是好朋友。

  真是冤孽啊!

  他在心头暗叹。

  多年之前,他和萧璟珩一起喜欢上了一对好姐妹;多年之后,萧璟珩爱上了别人,这是好事,可他怎么就中了邪似的上了他老婆的闺蜜?

  他不觉为之苦笑,以后这样天天看着她在眼前晃,那日子得怎么过?

  头疼啊!

  *

  下午两点,苏锦接到老板的电话,让去一处别墅看户型,客户今天有空,可以和设计师商量一下她对于软装修的各种要求。

  苏锦答应了。

  出去转转也好,省得待在办公室里时不时就走一下神,一直没办法进入工作状况。

  开了车子出来,行驶半小时,她来到嘉市南部近郊那个新开的别墅区。

  保安在和业主通了电话之后,放了行。

  在第12号别墅门口处,她停车和客户确定了一下位置,拿着笔记本往里走了进去,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走了出来,穿得很时尚,看到她时,脸上堆起了笑容。

  “鲍玉小姐是吗……我是苏锦。金辉的设计师,很高兴来为您服务……”

  “哟,您太客气了,请进请进。”

  鲍玉笑着和她握了手:

  “来,我带你看一看楼上楼下的基本结构,然后,你再听听我的想法。”

  这客户非常的和气,笑着将她往楼上带,一边说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