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那种喜欢,绝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1/2)

加入书签

  靳园。

  苏锦的眼皮,跳的厉害,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似的,心里很不安。

  她在屋子里待不住,吃过午饭就跑到了靳园那道华丽的大铁门口,来来回回的踱步,盼着能早点见到靳恒远。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流逝。

  她的心,莫名的急着,却不好再打那电话,因为她已经打过三个电话了钤。

  第二通电话打过去时,他说他在医院。

  第三通电话刚打完没多久,他说他在回来的路上洽。

  所以,她就等到了门口。

  这样渴望的想见到某人,这是近年来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这种心情缘于什么呢?

  她没办法解释。

  也许是因为太闲了。

  以至于所有精力全放到了他身上。

  薄飞泓呢,为了她的安全,跟着守在门卫室,就那样盯着她。

  保安看着纳闷啊:

  “这什么情况?”

  他没理会,心下已看出来了。

  这苏锦啊,在等小萧回来。

  因为小萧在外头出了点车祸。

  所以她在家有点坐立不住。

  如果不是他拉着,她都想跑事故现场去了。

  哪能让她去?

  在得知小萧出事之后,他就第一时间和他通了电话,才知道是顾丽君因为要见他,而故意撞上了他的车。

  这种情况,苏锦是不宜去的。

  小萧和顾丽君的关系,还有顾丽君为什么要嫁给萧至东,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太复杂太复杂,绝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得清楚的。

  所以,他再三劝,让她在家待着,处理这种事,小萧是律师,最擅长了。她去了,帮不上忙的,反而会添乱。

  苏锦还是相当明事理的,没去,只在门口等。

  看来,真是上心了,知道关心这个男人了。

  好事。

  绝对的好事。

  不知等了多久,终于,一辆出租车在大门口停了下来,靳恒远从后座跨下,手上提着公文包。

  “恒远!”

  苏锦看到了,飞奔了过去,直觉告诉她。

  这绝对不是普通刮擦那样简单,否则,他怎么会坐出租车回来?

  “你怎么在门口?”

  靳恒远低头在付钱,听得叫,满嘴惊讶。

  “等你!”

  她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看。

  出租车收了钱,开走了。

  “真没事,瞧,就这手臂,有点擦伤。”

  靳恒远明白她那眼神的意思,示意了一下手臂,袖管半卷的手臂上蹭着一道血丝,是玻璃被震碎之后扎到肉上留下的痕迹:

  “刚在医院,上了药的,真是小事。”

  “那你脸上怎么回事?怎么看上去被人揍的?

  她眼尖的很。

  靳恒远早就想好对策了:

  “被对方家属打的。怎么了?干嘛皱眉?真没骗你……”

  他看到她皱起了眉头,还探过头来,往他身上嗅了起来:

  “你……身上有一股女人的香水味……”

  很淡,但的确沾着的,气味非常的幽淡宜人,是一款很有特点的香水。

  “还有,对方家属为什么打的你?”

  “有吗?我怎么没闻到?”

  靳恒远微微怔了一下,低头往自己身上嗅了一嗅。

  好吧,的确有点,因为抱了顾丽君而沾的。

  “哦,是那个女司机的。那车和我撞了,伤的厉害,我救人时沾上的,对方家属赶来后,急了,不问清楚情况,就给了我一拳……嗯,我马上去洗掉这怪味……的确有点难闻……”

  他揉了揉苏锦的头发,又刮了刮她的鼻子:

  “狗鼻子,我都没留心呢……”

  苏锦释怀的“哦”了一下,心疼的问:

  “疼吗?”

  “还好!”

  “那女司机没生命危险吧?”

  “没!”

  他牵着她往里进,看到薄飞泓迎了出来。

  “医院没事吧!”

  他问,话中带话,眼神更是深深的。

  “对方是责任方,我没事。已经通知他们家里人。其他事,保险公司在处理。”

  靳恒远的回答,也带着双重意思。

  薄飞泓点下了头。

  三个人一起往园子里去。

  靳恒远径直上了二楼,进主卧的洗浴间前,他想亲苏锦。

  她躲开了。

  “不要,先去洗澡。那味道,怪怪的,我不喜欢……”

  苏锦还是比较比喜他身上那极为干净的清冽气息,而不是夹杂着女人异香的味道,虽然知道他是为了救人,可心里总归是觉得不舒服……

  靳恒远笑笑,不再强求。

  站到花洒下,一个想法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