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绑架,将计就计,他要将他们绳之于法 (要看)(1/2)

加入书签

  女人那阴嗖嗖的声音,再度钻进了苏锦的耳朵:

  “如果你想苏暮笙安全的话,就得听我说的做,而且这一切,还不能让靳恒远知道。靳园那边有我的人,如果我这边一旦确定你和靳恒远通风报了信,接下去,我会对苏暮笙进行**分尸……你的手机上会接收到苏暮笙被肢解的照片……”

  苏锦听得背上那是一阵阵发冷,牙齿打架。

  肢……肢解?

  天呐,要不要这么残忍啊?

  这女人,怎么长了这么一副蛇蝎心肠钤?

  而且,这边,居然还有他们的人?

  苏锦转身急忙冲到窗口,往外探看,为靳园工作的人,有好几个呢,这当中,谁会是他们的人?

  可怕!

  真是太可怕了。

  这人,是什么来路啊?

  “你到底是谁啊?”

  她紧张兮兮的急问起来。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我是谁吗?哼,苏瑜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蠢到家的侄女,靳恒远怎么会看上你这样一个笨女人的?”

  对方冷冷笑着,语带嘲弄。

  苏锦没有恼羞,凝神细想,心头惊讶无比。

  因为,这句话,透露了四个意思。

  一,她认得苏瑜姑姑。

  二,她认得靳恒远。

  三,她仇视这两个人。

  四,她恨乌及乌的在仇视她苏锦。

  为什么呢?

  难道这人是苏瑜姑姑生前得罪过的死对头?

  不可能啊!

  苏瑜姑姑生性随和,不爱惹事,只会与人为善,怎么可能和人结恶?

  再说了,这人看样子还和靳恒远有过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她想了又想,可这又岂是凭她想想就能想得通的?

  没再废话,她丢下一句话:

  “我要确认暮笙是安全的……”

  “这没问题!”

  对方下一刻将手机移开了,在对暮笙说:

  “苏暮笙,打个招呼吧!”

  话筒里好一阵子静默zhaishuyuan。

  “不说话是吗?行啊,我就拿你的小女朋友开刀……”

  话音落下,另一阵女孩子的尖叫尖锐的响了起来。

  “你们别动她,不许动她。”

  那边传来了暮笙愤怒shubaojie的狂叫。

  苏锦的手心起了层层汗水,一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暮笙,暮笙,你怎么了?他们还抓了谁?”

  那边,暮笙极快的叫了起来:

  “姐,他们把我和唐鸯一起抓来了……蒙了我们的眼睛,看不到他们长什么样,但我听得出来,他们一共有四个人,一个女的三个男的……”

  苏锦的心跟着陡然一沉,话筒里暮笙的声音一下没了。

  “听到没有。”

  女人森森的声音,如魔音一般再次出现了。

  “他俩现在好好的……不过,你要是不合作,第一个倒霉的会是谁,你知道吗?”

  不等她回答,这人就自答了上来:

  “会是这个纯纯的唐家小姑娘……想把一个小姑娘彻底毁掉,有一个办法绝对是最彻底的,你想让我们在她身上试试吗?”

  话里的浓浓威胁之意,令苏锦头皮一阵阵发紧:

  “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

  有一件事,现在可以非常确定了:

  暮笙和唐鸯肯定已经被梆架了。

  可对方为什么要梆架他们呢?

  是冲她来的?

  还是冲靳恒远来的吗?

  冲她,她从不得罪人。

  冲靳恒远,为什么她刚刚还要牵扯到苏瑜姑姑?

  她想不通。

  “好,我要你办的是这么一件事,你给我听好了:甩掉你身边跟着的人,打车去xx路上的祺园……到了那边之后,想办法进去和顾丽君拍一张合照,用彩信发到这只手机上。在我确定你和顾丽君在一起之后,我会再联系你接下去怎么做的。

  “记时从现在开始,下午一点前,我要是看不到你们的照片,到时,唐鸯小姑娘,会有点小倒霉……她那根漂亮的、将来会戴婚戒的手指,可能会被连根拔掉……”

  说完,她没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就直接挂了电话……

  苏锦瞪着手机,心脏砰砰砰急跳起来。

  天呐,这人,这到底想干什么啊?

  为什么要让她去祺园啊?

  唉!

  想不明白啊!

  她狠狠抓了一下头皮。

  不管了,先跑过去再说。

  她噔噔噔从楼下跑了下来。

  薄飞泓就坐在客厅沙发上,正拿着一副牌玩耍,听得下楼声,抬起了头。

  “脸色怪怪的?怎么了?”

  他站了起来,眼神一眯。

  “呃,没什么。”

  苏锦一个劲儿的往后退了又退。

  这事,不能说啊!

  暮笙和唐鸯的小命,全在他们手上呢?

  可是,如果不说,她能有什么能耐将他们救出来?

  最终只有任凭宰割的份啊……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她该怎么做才好啊?

  愁绪,在她眉眼间不经意的就散了开来。

  她可从来没经历过这种阵势。

  哪怕再如何镇定,此刻,心头早已一片大乱。

  “是吗?没什么,那你慌什么?”

  薄飞泓的眼神是何等的尖利,上下一研究,直觉不太对劲,刚刚他好像有听到一阵手机铃声隐约传下来的。

  才一会儿功夫,她就跑了下来,神情就大变了。

  分明就有事。

  肯定是那通电话的缘故。

  就这时,别墅门外,有人走了进来:

  “把机票订了,马上回大陆……”

  是男主人回来了。

  不过,这一次,苏锦并没有扑上去,而是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了。

  靳恒远一进门就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