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268,心情很糟,他自问:我是不是一开始就不该抱非份之想(1/2)

加入书签

  靳恒远酒量很好,这人,从很小的时候,就偷酒喝,对酒,他道行极深。少有被灌醉的时候。

  不过,今天,他喝的倒真是有几分醉意了撄。

  长宁送他下来,季北勋另外办事去了。

  到了善县,他靠在后座,眯眼说:“去买束花,我想去拜一拜我的岳母大人。”

  长宁去买花,送他去了墓园。

  靳恒远的心情很糟。

  因为那一通电话。

  她撒谎了reads;。

  明明在h城,明明在苏暮白身边,明明哭了,她却说感冒了,其他什么也不说。

  他是不是可以这么想,她没有怒shubaojie斥他,而选择了撒谎,这表明,她还不打算和他闹翻偿?

  当然,这么想,他会好受点,只是,事实会是他想的这样吗?

  入墓园,放下鲜花,他说:“长宁,你去外头等我。我想单独站一会儿。”

  长宁有点担忧的看他一眼,不确定他心情这么差,是为了什么?

  没问,走了。

  墓园,一片死寂,西去的阳光变得清冷,风吹过,暗香拂动,有轻轻的叹息,被吹散了去,消失在空阔的,充满阴气的园子上空。

  “妈,今天小苏去见苏暮白了。

  “从我拒绝苏暮白委托那天开始,我就知道,迟早会有那么一天。他们还会碰那个面。

  “并不意外。”

  他淡淡的睇着碑上的照片:

  “我挺希望,打她电话的时候,她可以直言告诉我去了哪里?她没有……

  “您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是不是一开始就不该抱非份之想,一开始就该拒绝……那样,我才算得上是个正人君子……瞒着,把一切都瞒着,就是个卑鄙小人?成人之美,会不会是相对比较明智的选择?”

  他在吐出“正人君子”和“卑鄙小人”这两个词时,语气是无奈的,在咬出“成人之美”时,自嘲着笑了。

  因为,他觉得这太虚伪。

  为什么他觉得,与其做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还不如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呢?

  违心的“成人之美”,就是一种可笑的虚伪。

  所以后一句,他语锋一变,转而一叹,把自己赤~裸裸的内心渴求摆了出来:

  “可是,您说,当她那样向我这样一个投机份子求婚时,我怎么甘心放弃?

  “那与我,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了这个村,就不会有那个店……

  “命运这么眷顾我,我何苦要去辜负它?我又不是傻子。

  “不懂得争取幸福的人,不知道行动起来,悍卫自己婚姻的人,才是傻子。我是这么认为的,您觉得呢?”

  他淡淡的低问,挺想听听这位长辈会怎么说。

  可惜,伊人成灰已长眠地下,再难说教与人。

  如果,这位岳母还在,他挺想讨一个回答:“靳恒远和苏暮白,您觉得谁更合适小苏?”

  夕阳斜去,影子拉长。

  手机响起。

  是家里打来的:

  “爸比,你在哪里呀?下班了没有?”

  是小丫。

  “下班了!”

  “爸比,太爷爷让您带上阿姨回家吃饭reads;。”

  “恐怕不能。爸比还有事要做。爸比要去看望一下王太姑婆,说过的,要去陪人家吃顿饭的。”

  “这样啊……那好吧!”

  小丫好乖。

  这一刻,他真希望小丫是他和小苏的孩子。

  有了这样一层牵绊,他的胜算会更大。

  反之就太悬了。

  走出墓园,坐进车。

  “现在去哪?”

  长宁转头问。

  “去敬老院吧!我刚给王姑婆打了电话,说好陪她吃顿饭。把我送到后,你去老宅,给我拿一件东西。在那边吃饭,什么时候用车,我再打你电话。”

  靳恒远闭着眼说。

  长宁又盯了一眼,终于问了:“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

  他不想说话。

  一刻钟后,长宁载着靳恒远和王姑婆去了一品轩吃饭,用的是包厢。

  “说好的,和小苏一起吃顿饭的,怎么又是你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