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269,靳恒远说:就怕两个人几句话不合,她会直接和我闹掰(1/2)

加入书签

  王姑婆静静审视,那双看透世事的眼睛,总会让人觉得,外人在她面前,任何事都无所遁形似的。

  “看来,你们之间真出问题了。”

  靳恒远颔首撄:

  “这问题,可大,可小。大了去,可能……分道扬镖……”

  这么想,好像是把事情最大严重化了,可概率是在的,且很大。

  而这高概率,正是他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嗯,那说来听听reads;。”

  王姑婆郑重的点下了头。

  “我们边吃边聊。我请您吃饭,绝不能因为我的私事,而饿着了您,那我的罪过就大了。来,先吃点东西……我叫的这些,都是一品轩这边最好的新品。您尝尝,也不知味道合不合您口味……偿”

  靳恒远微笑,把话题岔开,开始招呼人家进食,以此来缓和严肃的气氛。

  王姑婆笑笑,这才提了精致的银边箸,研究起佳肴。

  一道道菜,细细的加以点评特色后,靳恒远礼貌的等着老太太吃了几口菜之后,才开口说道起来:

  “姑奶奶,我听说您年轻时候爱过一个人,为了那人,也曾要死要活过。后来那个人因为成份不好,被人批斗,下放到了一个遥远的犄角旮旯里。那个时候,你们俩心里都还有着对方。后来呢,姑奶奶您被家里双亲逼着结婚。您孝顺,怕气坏了他们,那会儿就勉强和他们看中的女婿,领了证,两个人还暗中讲好了的,以后时机成熟了就离婚。可后来,您没离,真就和他好上了……这事,我说的没错吧……”

  关于王姑婆过去那点事儿,他是听奶奶说的。

  当年听着的时候,觉得这姑奶奶的爱情还真有传奇色彩。

  “是啊,是有这么一回事?”

  王姑婆老脸带笑:

  “多少年前的事了,提来干嘛?”

  “我就想知道,是什么让您爱上了自己的丈夫?我记得,您和您的初恋情人,曾爱过好些年的……最后,又是什么让你们淡了……”

  靳恒远问的虔诚。

  对此,他是满怀虚心想要求教。

  现在的他,真的很想得个秘方。

  虽然,他心里明白,感情上的事,完全没秘方可言。

  可当一个人走入穷途末路时,面临绝境,什么样的偏方,都会愿意去尝试。

  而他现在就处于这样一种状况。

  “是他爱护我的那份感情,叫我改变了主意。再浓的思念,终敌不过身边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时日一久,那份关心,自然就扎在了心里。我只能这么说:生活不像小说,感情会被爱你的人腐蚀,这就是最真的人生。”

  王姑婆回答时,脸上带着回忆曾经的淡淡甜密,只是最后一想起爱过的人都已经不在,神情不觉幽幽一黯,可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马上回神,中肯的评价起来:

  “嗯,看来小锦丫头的情况和我差不多……小靳啊,你这样啊,以后呢,对她多上点心,早晚她会懂你的。”

  时间的确可以洗淡一个人在心里的记忆,只是老天给他的时间也太少了一点。

  “姑奶奶,有件事,我想和您说一说……”

  他没再迟疑,而把苏暮白出车祸的时间,以及自己一直瞒着这事,全给说了。

  王姑婆听了呆了好半天,之后,情不自禁就唏嘘了起来:

  “小白居然遭了这样的横祸!唉……”

  深深为之婉惜了一把后,又问:

  “现在小苏还在h城?”

  “是reads;。我刚刚和杨葭慧通过电话。她刚刚睡了,心情很差。我本来是想赶上去的,后来就让长宁把车开来找了您……”

  “嗯,让她喘口气也是好的。那孩子心思本来就敏感。你现在在她面前,两个人三言两语不合肯定要吵起来。让她消化消化那些事情吧……一时有气,也是没办法的事。你瞒她,是你不对。可你若不瞒……”

  王姑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对那种情况表示不乐观:

  “那么一撞,也许你们这个不牢固的婚姻跟着要被撞碎的……从你的角度来说,你这样做,也正常。”

  这句肯定,却并没有让他安心。

  “姑奶奶,那接下去我该怎么做?”

  他少有茫然无措的时候,可今天,他真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了。

  “那是你老婆,不管她怎么埋怨你,去把人接回来,一点一点化掉她心里的怨气,是必须的。”

  王姑婆很肯定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