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靳恒远认为:周玟怀的那孩子,会是一个关键所在(揭密)(1/2)

加入书签

  靳恒远在心里沉沉叹了一声,把笔记本要了回来,不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转而道:

  “照你这么说,形势对你很不妙。只要你一提离婚,对方就有可能拿你的身世和苏家的股权作文章。”

  “对,所以,最好是协议离婚。在和对方摊牌之前,我们这边必须做到的事有三件,一,找到秦雪的母亲和男朋友;二,找到秦建国的软肋;三,拿住周玟的把柄,逼她和秦建国在放弃苏家主事权的同时,对我的身世守口如瓶。洽”

  这四年,他之所以没有离婚,就是因为他还不能将这三件事一一做到,所以,他除了忍,只能忍。

  靳恒远听了,想了想,才又问钤:

  “现在,这三件事,你做到几件了?”

  之前,他就找过他当离婚律师,就证明他手上应该已经有了几分把握了,所以,才敢在暗地里偷偷进行了起来。

  “两件。”

  “哪两件。”靳恒远问。

  苏暮白回答:

  “秦雪的母亲已经过世,这件事,我已经得到证实。

  “这也正是秦建国为什么会在一年前软禁了秦雪男朋友的主要原因。

  “应该这么说:秦雪的男朋友是在帮着秦雪找母亲的过程中,被秦建国给关了起来的。

  “现在被关在哪里,我大致已经摸清楚,迟迟没去把他弄出来,是因为时机未到,我不敢轻举妄动,怕打草惊了蛇,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周玟的把柄,我也有查到。

  “现在,就只剩下秦建国这人,要怎么对付,我还没想好。

  “这正是我找你做委托人的主因。一般人都不敢动秦建国。原因,不知道你清不清楚?”

  提到这一点时,他的目光,立马变得灼灼然。

  “以前不知道,现在有点了解了。”

  靳恒远抱胸,静静吐出了自己的认知:

  “那秦建国和我六叔关系很深。这两个人曾经多次合作做生意,还和一些有背景的人物有牵扯。”

  民不和官斗,这大概就是苏暮白非要找他的原因了。

  一般律师不太敢接这种牵扯到官场的案子。

  一个案子,钱赚的再多,比起得罪有背景的人来说,那总归是得不偿失的。

  “既然知道,你不怕就此惹上是非吗?”

  苏暮白淡淡反问了一句。

  “相信我,没有一个律师,会愿意沾这种案子的。但我已经骑虎fuguodupro难下了不是吗?不帮你这个忙,我老婆面前不好交差。与其得罪老婆,闹得后院着火,倒不如将枪口对外来得痛快……”

  语气极为平淡,却流露了敢为妻子之请不顾一切的在乎之情,更有一股子果然傲气自然显露。

  这份傲,非一般人不能有。

  苏暮白庆幸自己没找错人的同时,又在黯然消魂。

  如果没有苏锦,他真想和他结为至交。

  可因为苏锦,他们怕是难为朋友的。

  消魂罢,他不由得感慨的笑了笑:

  “不怕就好,我最忧心的就是你中途怕了,退出,那样我会很失望,也会很……瞧不起你……”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机会瞧不起我的……”

  靳恒远的神情永远是那么的自信满满:

  “秦建国这个人,就算你不查,我也会查的。这人身上犯的事多的很,想揪他的把柄,不是难事。这事,我来做,应该不会太难。就算难,也总有方法解决的……”

  他少有拍板的时候,但,一旦拍板,就表明这事他十有八~九办得下来。

  悬在苏暮白心上的那块大石,因为他这句话,终于落了下来。

  “有你这句话,我就踏实了。”

  “现在,我再另外问你一个事。”

  靳恒远把话题转了。

  “什么事?”

  “据我所知,你之前查过明澹,跟我说说看,你是为了什么在查明澹?”

  都是心思玲珑之人,苏暮白闻言,立马脱口就问:

  “你也在查明家?”

  “对!”

  靳恒远点头。

  “你为了什么要查明家?”

  苏暮白不答反问起来。

  “为小苏!”

  “小锦?”

  苏暮白诧异极了:

  “小锦和明家扯上什么关系了?”

  “一切还在查。具体情况尚不明朗。”

  靳恒远琢磨了一下,从自己手机调出了一张照片:

  “你先看看这个。”

  苏暮白接过去,看了一眼:

  “这怎么了?”

  是一只很好看的银镯。款式非常的少见。

  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我姥姥亲手打制的。现市价可卖到三十来万。二十六年前,我姥姥将它赠给了自己一个弟子,那弟子又将这东西当作满月礼物送给了明澹和池晚珠的女儿小弯月。小弯月满月后某一天因为一场豪门恩怨夭折了。”

  “那又如何?”

  苏暮白仍是不解。

  “这银镯跟着失踪了。”

  “然后呢?”

  靳恒远轻一笑:

  “问题是这银镯是小苏从小佩戴的物件。你说奇不奇怪……”

  “什么,这是小锦的东西?”

  苏暮白的眼神一下变得尖利,盯着这照片看了又看,心下诧异极了:

  “你在怀疑什么?”

  “我怀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