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我想知道您在这件事当中,扮演的是怎样一个角色?(1/2)

加入书签

  靳恒远提出了第一个问题,却换来了他的苦笑:

  “也许你可能会认为我在敷衍,但这件事,我的确不知道。孩子是濮少君找来的。之后,濮少君失踪,没多久就被爆烧死了……所以,这孩子的来历,就成了一个迷。”

  “你查过?”

  见他说得这么的言辞凿凿,靳恒远又问了一句钤。

  “对,我查过。没结果。”

  对此,易埜颇为无奈。

  这个结果,令靳恒远有点失望,原以为他会知道的,谁想……

  他把所有情况,前后又联系了一下,随即再问:

  “濮少君生前和谁比较好?”

  “那时,濮少君有个准备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只是那个男朋友得了重病,濮少君死后没多久,男的殉情也死了。死后他们账上有一笔钱,来自池晚珠账上转过来的。应该是濮少君帮忙调换孩子的报酬。后来全都由濮父继承了。几年前,听说濮父因病过世了,没花光的钱捐给了慈善机构。”

  这些情况,和他调查的结果相符。说明他没在撒谎。

  据季北勋调查的结果是:濮少君曾帮过池晚珠一个大忙,所以,濮的账上才有了那些钱,而且她的保险箱里更藏着不少金条。这些金条哪来呢?以濮家人的说法是,那全是池晚珠给的。

  以靳恒远看,不是。

  他沉思了一番,再问:“那么,你这边呢?除了你,还有谁知道你和濮少君做过这件事。”

  易埜顿了一下:“没有其他人。整个操作过程,包括时间地点,就我们俩知道。这也是晚珠的计划,孩子由濮少君抱来,先由我跑去养几天,然后她准备把孩子送去给孩子的父亲,也就是裴元钦,结果……”

  话没有说完,就被靳恒远打断:

  “易大先生,刚刚你迟疑了,这说明,你没有彻底坦白。这关系到三条人命,还请你如实相告。说的更直白一点,我想知道易梵叔叔有没有介入这件事……”

  这个强调性说明,令易埜皱了皱眉,疑狐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他知道一点,但他没有介入。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靳恒远定定看了他一眼,沉默zhaishuyuan半晌:

  “没什么!”

  这人没在撒谎,而有些事,他又不想说明,所以就搪塞了。

  “易大先生,你出去吧!请你把易梵叔叔请进来,我有几个问题,想私下问他一问。”

  易埜却没有走,直直的看着,眼睛里藏着疑问,却没有再问。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人嘴里的话,不是他想套就能套出来的。

  “靳恒远,有件事,我想我必须和你说明说明了。”

  他想说的是另一件事。

  “请说!”

  靳恒远把注意力重新落到了他脸上。

  “十四年前,旅行至非洲的时候,我是在你妈身上动了心机,为的是成全易梵那一份痴心。易梵为你妈一直未婚,我看不下去。所以我是动了手脚。甚至还在你姥爷这边下过功夫,但是易梵没有。

  “这么说吧,那一次九死一生,是我的计划出了差错,致令易梵陷入了危机,当时我悔的不行。所幸,最后易梵挺过来了。

  “我想说明的事:死里逃生,那不是我想安排就能安排得了的。只能说,那是老天垂怜……

  “虽然萧至东是你父亲,但在我眼里,你父亲压根儿就配不上你母亲。只是易梵才是最适合你母亲的。”

  这么多年过去,这是易埜第一次,这么郑重其事的解释当年的事。

  “好,我知道了。”

  靳恒远很平静的点下了头。

  其实,这已经不重要了。

  十四年过去了,妈和爸是无论如何走不到一起的。

  他不会因为这件事牵怒shubaojie别人,毕竟决定权一直在妈妈自己手上。

  易埜走了下去。

  靳恒远闭眼陷入了沉思。

  他在想一件很复杂的事。

  没一会儿,身后有关门声传来。

  睁眼,他看到易梵叔叔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