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绑匪,是熟得不能再熟的熟人(1/2)

加入书签

  时间拉回到六小时前……

  苏锦的眼睛被蒙着,坐上了一辆车。

  一辆不知道往哪里开的车,载着她,驶向了一处未知的地方。

  她动弹不得,上了他们车后双手就被捆了起来。

  萧潇呢,被他们打了一针,睡得很沉,被那个女人抱着坐在另一辆车里钤。

  是的,她和萧潇分坐在两辆车里,这种情况,令她没办法向车外的人呼救。

  一路而去,尽是彷徨洽。

  那种命运不在自己手中的焦虑,在血管里蔓延开来,并且,不断加重,再加重。

  她无法想象,此时刻的靳宅那边,一旦发现她和萧潇被绑,那得有多乱。一旦恒远发现她留下的录音笔,他得有多急……想今天是婆婆的生日,本该热热闹闹,欢欢喜喜的,结果呢……

  唉!

  她在心头暗叹。

  两只手抱成了一个拳头。

  她习惯性的摩挲起无名指,空空的触感,引发的是心头上的空。

  不安感在加重。

  不知驶了多久,车子停了。

  “下车!”

  肩膀被推搡着拉下了车。

  天在下雨,雨丝发冷,打在脸上,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脚下深深浅浅,就像刚刚瞎了的人一样,对路没有半点感知,走的步履凌乱,生怕脚下一个稳当,就会栽跟斗。

  没一会儿,她被推进了一处屋子。

  灯亮了起来,身上也暖了起来。虽然没暖气,但,总归是比外头暖多了。这大冷天的,外头实在冷得够呛,再加上肚子里是空的,身上越发的冷。

  眼罩被摘了下了,她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急急的转过身,却不见萧潇,押着她进来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块头很大,一身的肌肉,正要关门离开。

  “我女儿呢!”

  她追过去急问。

  “老实待着!”

  轻轻一撂,力量大到几乎可以将她当场撂倒。

  “喂……”

  苏锦急啊,上去拍门,人家根本就不理她。

  外头上了锁,窗户外头呢,都有防盗窗。

  “呜呜呜……”

  角落里有人声传过来。

  苏锦转头寻找,一个十几岁披头散发的孩子被绑着扔在草垛上,脸上尽是惊惧之色,嘴巴上封着胶布。

  苏锦细细辩认着,那模样有点眼熟。

  “邬婷?”

  那孩子急忙点了一下头。

  可不正是靳宅那边姥姥的保姆邬瑛的女儿。

  那邬瑛是个离异单身妈妈,身边带着一个女儿,随她姓,单名一个婷字,小名小菊。

  虽然北京这边,苏锦不大来,但家里那几个人,她还是认全了。

  她认得这孩子的,平常见到恒远都喊“叔叔”,而遇上她一定会叫一声“阿姨”。这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

  这一刻,她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他们是怎么把萧潇弄出来的,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事肯定和邬瑛脱不了干系。

  这是很明显的事,邬婷就是他们威胁邬瑛办事的筹码。

  苏锦连忙走了过去,见她双手被梆在背后,脚也被捆上了。而她情况比较好一点,手被梆在前面。

  “转过去,我给你解开!”

  绳被解开,胶布被扯下,一大一小终于恢复了自由。

  “苏锦阿姨……”

  邬婷哑着声音直叫,带着深深的恐惧扑进了她怀里,小身子在颤抖。

  “你怎么被他们抓来的?”

  看得出这孩子是吓坏了,苏锦忙给了邬婷一个安抚的拥抱,虽然她心里也七上八下的,紧张的厉害。可在孩子面前,她是大人。大人就得有大人的模样。

  “我……我不知道……放学回家,同学邀我去她们家过生日,我去了,喝了一杯啤酒就醉了,就和我妈发了个短信,睡同学家了。后来,醒过来就到了这里。这些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就拿了我的手机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逼着我对着电话惨叫了几声,然后就不搭理我了,将我扔在这里自生自灭……”

  到底还是孩子,遇上能说贴心话的人,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泣的把自己的境遇一古脑儿全说了。

  过了一会儿,她情绪平稳了,抹了一眼眼泪,看她,不解的问:“苏锦阿姨,你怎么也被抓了来?”

  “他们抓了萧潇……”

  苏锦把过程说了一遍fanwai,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