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393,一个和太监没什么区别的男人,请问他还怎么成家立业(1/2)

加入书签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纷纷全落到了萧至阅身上。% し

  一个不容辩解的事实,因为这番描述,已然在所有人的大脑里展现了出来。

  “这是真的吗?”

  靳媛冲了过去厉声喝叫起来:

  “萧至阅,你给我说话。这些事,真的都是你做的?醢”

  没回答。

  “老六,说话,为什么你要这么的为难一个孩子?”

  边上,萧至北也气炸了,揪起他的衣服,满眼尽是恨铁不成钢缇。

  萧至东也是一脸痛心疾首。

  他这个弟弟啊,从小就喜欢走歪门邪道,这些年时不时会在外头捅一些搂子出来,可那些都只是小事,想不到啊,这样伤天害理的事,他都干得出来!

  他气的太阳穴隐隐作痛。

  这事,要是让家中老父老母知道,那还得了。

  “之前,你酒醉了,喊着:总有一天,你要扒了明澹的皮……恨得那样的咬牙切齿,我本以为,你和他只是生意上在较量,结果败了下来。现在看来,明显不是。你对付那孩子,是因为想报复明澹?老六,明澹怎么你了,竟招得你要这么的伤及无辜,还引发了这么多的人命?”

  这可不是小事。

  多少条人命背负在身上,那是得负法律后果的,萧家是再也不可能帮衬着他将这件事平息下来了。

  面对这三人的质问,萧至阅却是始终咬紧牙关什么也没说。

  “你倒是说话啊……今天小苏的绑架,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靳媛急的真想揍人了。

  她啊,心里实在是忧心苏锦。

  这时,那边一阵低低的笑传了过来。

  那笑声诡异的不得了。

  众人转头看,却是明澹坐在那里怪笑不止。

  “你笑什么?”

  萧璟欢走上去,瞪着问。

  他们家出了这样的事,这人却在这边笑,太叫人不爽了。

  “因为,我知道他为什么要报复我……”

  明澹一笑而止,看到萧至阅因为这句话,无比仇恨的目光在那双本来看着无害的眼睛里爆射了出来。

  那光景,就好像他想剥他皮、喝他血、抽他筋,恨到了血肉里。

  呵,他才不怕呢,笑得讥讽,笑得嘲然:

  “原因只有一个。

  “因为二十六年前,我和他打过一架,并且,我还亲手打断了他的命根子。

  “这二十六年来,他不是一直没娶老婆么,就是因为他早不能人道了……一个和太监没什么区别的男人,请问他还怎么讨老婆,成家立业?”

  一语落下,石破天惊。

  同一时间,萧至东就像发了狂的恶狼,怒shubaojie吼着抡起了拳头:

  “明澹,我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

  竟不顾一切,扑了上去。

  *

  那么,萧至阅是怎么一号人呢?

  他的确算是一个混人。

  从小到大都混,是萧家最最最拎不起来的一个。

  要文文不行,要武武不能。

  平素时候,结交的人,一个个全是爱玩的主。

  萧至阅是吃不起苦的。老爷子让他从军,他说,滚打摸爬,弄得满身是泥是土是汗的,没意思。他说他更喜欢做生意。

  那个时候,萧至东娶妻靳媛,生意已经经营的非常不错。六弟想做生意,做哥哥的怎么也得带他一带吧!就把他带进了公司。

  结果呢,这小子正经事没学会,倒是学会在公司里拉帮结派了。没多久就和财务上的人混熟了,最后还干起了挪动公款的事。

  这事没往外头捅出来。

  萧至东在知道弟弟干了这一摊烂事之后,很无奈的自掏腰包补了窟窿,并将那办事不利的财务人员给辞了。

  这件事,他甚至于没有和自己的老婆说,只在私下里狠狠骂了弟弟一顿。没声张,自是为了顾着颜面。

  再后来,萧至阅去了政府机关部门,由萧至北看管着,带引着。

  只是隔了没两年,那小子就辞了那份在他看来无比枯躁,又没多少薪水的公务员工作,开始自己单干,四处混关系,结生意盟。

  运气好时,挣点,运气差时,亏点。

  就那样不好不坏的在外头玩着。

  再后来,他渐渐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倒是干过一点实实在在的生意,也挣了点钱。

  在萧至东看来,那些生意,那些钱,全是他靠着自己是萧家老六,是靳媛的小叔子给蹭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