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409,矛盾,想要得到更多,又不想带给他痛苦(1/2)

加入书签

  朴襄很怀念以前的自己:有奋斗的方向,有追赶的目标,有盛旺的精力,有健康的心态,有想做就去做的执行力,有难能可贵的果断……

  现在的自己呢:没方向,没精力,没心态,没执行力……

  目标倒是有一个,就是想回到那个家去看看,可她就是缺乏勇气和果断。

  她不认得现在的自己,所以,她只能把自己整个儿缩在帽子和口罩底下,用一双小心翼翼的眼睛窥看这个世界。把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离了,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是的,现在的她害怕受到伤害,也害怕伤害到自己最心爱的人醢。

  她甚至不敢回忆,那两年,自己是怎么躺在床上熬过来的。

  夜晚,穿着米老鼠睡裙的朴襄坐在床前的地毯上,面前,尽是花瓣。

  晕黄的灯光底下,她已摧残了好几朵白色的芍药缇。

  关于要不要去教萧潇画画这件事,她用花瓣来作决定:“去教画画,不去教画画;去教画画,不去教画画……”

  如此念叨了几十遍fanwai之后,刚买的那几朵芍药,就全铺在了脚边,却还是决定不下来。

  可,真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这辈子,她怕是没机会了。

  因为,她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要是进了那手术室的话,也许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想一想,这两年,这么多个日日夜夜,她熬着,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想要重新见他一面。

  “可你已经见到了,你该知足了。

  “你怎么能想入非非的又计划着得到更多呢?

  “还想登堂入室,你傻是不是?

  “你本来就笨,现在比前还要笨,想想吧,你要是进了他家,又没把握住那个尺度,让他一旦起了怀疑,会有怎么一个结果?”

  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那里冷冷的对她说:

  “你要是不知足,你带给他的只会是痛苦……

  “你要是爱他,就该让他淡忘了你。

  “而不是想着再在他的生活中留下你曾经来过的痕迹……

  “这个道理,这么的浅湿,难道你会不懂?”

  道理是很足的。

  她心里也明白的很。

  可是,她就是想再走近他那么一点点……

  这个想法,是不是很任性?

  好像是吧!

  唉!

  第二天,下雨。

  雨好大,天变得阴冷。

  天一冷,她就觉得人不舒服。

  窝在小小的懒人椅上,对着电脑发呆。

  这个设计,她花了很多心思的,准备用来参加比赛,还有一周就得交稿了,她觉得她需要对它进行进一步的修改。可是,她的心思,现在全不在这上面。

  此刻,她在想:他现在在干什么?

  在这样一个雨天。

  哦,对了,今天是周一,他该在忙碌的工作,在做有意义的事。

  哪像她,整日无所事事,就只知道胡思乱想,然后,思念成狂,疼得心慌。

  是啊,对着绵绵的细雨,她莫名就起了忧伤。

  忽然,她想去走走。

  她不喜雨,可是这样坐着,心乱得厉害,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说走那就走吧!

  一顶伞,一个包,带着她,出了门。

  坐在公交上,望着车外的繁华,一路路走着,一路路换着车,直到站在一处咖啡厅前,脑子里恍惚记起了一些甜蜜的旧fqxs事,她不自觉的往无名指上摸去。

  很久之前的某一天,那个温暖的阳刚男人,曾在这里弹着一首《做我老婆好不好》向她求了婚。

  一枚很漂亮的戒指,被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它向所有人宣告着那样一个事实:她结婚了。

  那一天,她曾喜极而泣。

  被自己爱着的男人求婚,那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那一幕幕,是那么的美。

  美到她都不敢去重温。

  怕流泪。

  怕心碎。

  怕黯然消魂也无味。

  所以,她没进去。

  至少,今天,她没勇气进去。

  带着几丝叹息,重新上了公交,漫无目的走去。

  再次下车时,她站在一处一般人消费不起的地方:靳氏名远大酒店。

  细雨绵绵中,它显得那么的高大上。

  它占地面积广,它有一个风景如画的酒店外环境,它有与国际接轨的一流服务,它是成功人氏爱来下榻的地方……

  她也来过的。

  这边的餐厅,食物很不错。

  特别是那个汤,味道美极了。

  可是,想想那个价位,再想想自己这干瘪的荷包,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她走了上去,却并没进去,转而跑到附近一凉亭里躲起雨来。

  背上还背着那画架包。

  闲着没事,她又想画画。

  画画这一座华丽丽的五星级大酒店……

  雨帘里,车来车往。

  来这里的人,都是有钱人,或是有势的人。

  一辆辆豪车,动则几百万的,那与普通人来说,是另一个世界。

  一个她这一生遥不可及的世界。

  当好运用尽之后,她只能这样苟且的活着,还想奢望什么呢?

  *

  有些应酬是推之不去的。

  比如母亲给安排的饭局。

  母亲一个电话过来,说:“陪我吃顿饭。带着萧潇一起来。我好久没见萧潇了。”

  好吧,别人,可以推,但是,母亲的面子,靳恒远是必须给的。

  特别是这两年,母亲过的很不易。

  饭局安排在自家大酒店。

  很快,车子到了酒店门口,他把车停下,由泊车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