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明澹要把苏锦藏起来的原因 (要看)揭密(1/2)

加入书签

  靳恒远不是生气了,而是刚刚接到了一个电话,季北勋打来的:

  “有空吗?有个消息,你肯定会感兴趣的……”

  半个小时之后,靳恒远抵达季北勋在上海的工作室洽。

  “有什么新发现?钤”

  靳恒远走进去后就发了问。

  “查出来了,带走朴玉静的人,的确是明澹手下的助理焦昆。我今天下午去过朴家,帮你从朴乾旺嘴里把真相套了出来……

  “明澹年轻时轻狂,有过一次,被人打了一个半死,是朴乾旺帮着送了医院。

  “2014年,朴玉静因为医院费用庞大没办法继续就医时,是明澹秘密帮着带去了国外。

  “今年年初,明澹让朴乾旺回来,把女儿的名字改成了朴襄,为的是能让另一个烧伤女孩可以凭着这个身份回国住一阵子。

  “他说了,那女孩子叫小书。因为喜欢看书,所以,取名字为:朴襄……”

  靳恒远的面色因为这些话而一点点冷了下来。

  明澹。

  还真是他。

  他不由得捏了一下拳头,狠狠砸了一记桌面。

  想之前,苏锦失踪之后,这人还惺惺作态的跑来看望过,结果呢,背地里玩的却是这一手。

  太卑鄙了。

  “靳,你也别太生气了,看在明澹有在事后找人全力救治苏锦的情面上,这事,也算功过相抵了。现在重要的是要全面的了解苏锦的身体状况。

  “刚刚,我的人来报,明澹这会儿在棋艺会馆。我想,我们应该联系到他,通过他,找到苏锦的主治大夫,问清楚情况比较好。不如趁现在,我陪你过去……”

  季北勋看了一下腕表,往边上取了外套,两个男人往外急走了出来。

  *

  棋艺会所。

  以棋会友,是一些祟尚棋文化的精英份子喜欢来休闲的好地方。

  这边有棋、有茶、有古典的轻音乐,有宜人的环境,时不时还会遇上一些文人雅士。

  明澹虽然在国外长大的,但对于中国的围棋,却是喜欢的厉害。闲来没事,他最爱玩的是中国围棋,并乐在其中不知疲倦。

  他是一个喜欢古典风情的传统男人,所以,对出身书香门第的女子,很是着迷。

  他总觉得这样的女人,如诗如画,如江南的烟雨,美的朦胧而撩人。

  所以,他娶了第一任太太。

  那位非常投其所好,把自己装扮的很大家闺秀。

  有道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骨子里不是,你再怎么装都没有用。

  气质这东西,是从小培养出来的。

  一个暴发富,你想让她变成贵族小姐,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当他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之后,离婚是必然的。

  他喜欢池晚珠,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书香女子。

  为了得到这个女人,他费尽了心机。

  可事实上呢,他什么也没得到。

  虽然,当初,他用轰动全城的婚礼娶下了她,可事实上呢,他们一直一直没有登记。

  那个女人,总是想着法子的逃避这件事。

  后来呢,当她离弃了他,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之后,这段婚姻,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曾经,他想逼她把孩子打了,再重头开始。

  她不肯,逃了。

  直到要生产了才被他找到。

  原来这女人跑去了她师兄韩江南家,终日和同样怀着身孕的彭淑芳为伴。

  彭淑芳分娩那日,明澹找到了这个逃妻,那时,她已然大腹便便,将要临盆。

  也正是那一日,他和池晚珠起了争执,从而导致她早产,最终送进了彭淑芳待产的医院,并一起进了产房。那一天,彭淑芳为韩江南诞下一千金,晋升为新爸爸的韩江南满心欢喜,四下里发喜糖。

  那一天,池晚珠生下一女婴,她自是高兴的,愤怒shubaojie的是他明澹。

  不甘于面对失败的他,没有就此放弃,而是用自己的强势,将她困守在他的世界,维持着一段外头人看来很完美的幸福婚姻,甚至还刻意的办了一个盛大的百日宴。

  那一天,四方宾客来贺,宴会办得好不热闹。

  然而,讽刺的是,那根本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再再后来,池晚珠动了小心思,想把这个孽种送出明家,送去他亲生父亲身边。

  明澹呢,有拿孩子的头发和裴元钦作过比对,事实证明这不是裴的女儿,既然不是裴的女儿,那自然就是萧至阅的。

  他们想要玩偷龙转换,他权当不知,视若不见。

  可惜啊,换来的孩子竟被摔死了。

  那可明家嫡嫡亲的血脉,无辜就这样枉死了,所以,他加以厚葬了。

  几年之后,池晚珠又一次逃脱了他的控制。

  这一次,她跑去了英国,又和裴元钦搞在了一起,甚至还领了证。

  那个女人用这样一种方式报复他。

  很好。

  非常好。

  他是谁,他可是明家五少爷。

  谁敢欺他辱他,他就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对的,他又一次把他们拆散了。

  可恨的是池晚珠又怀孕了,这一次生下的是一对双胞胎儿子。

  他故意把其中一个送过去给了裴元钦,故意天各一方的困死他们。

  结果,这一年,裴元钦在英国出了事故,大人小孩全丢了性命。

  也正是这一年,留在池晚珠身边的那个孩子,跟着离奇失了踪。

  更是这一年,池晚珠听说了裴元钦和另一个孩子惨死在异国他乡,她怒shubaojie了,想尽办法想杀了他。

  没成功,他只是被她扎伤了。

  她见事情败露,想逃。

  他哪能轻易饶了她。

  盛怒shubaojie的他,请了保镖,将她看了起来。

  在被他关了半年之后,池晚珠终于被他逼疯了……

  从此开始病糊涂。

  神智不清时,她会把他当作爱人,小鸟依人的示好;头脑清醒时,会他当作仇人,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