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438,真正的爱情,无关美与丑(终)(1/2)

加入书签

  韩江南一家三口,在别墅住了四天。爱玩爱看就来网。。

  这四天,无论是韩江南,还是彭淑芳都在努力想要亲近苏锦,以弥补他们这二十九年来未尽的为人父母的责任。

  上午,彭淑芳会和苏锦一起去买菜,然后呢一起准备午餐,说说家常话,了解对方的喜好,了解彼此这二十几年的生活历程。

  通常都是彭淑芳问,苏锦回答。

  从有记忆开始,一路一路的讲,讲童年,讲被贩卖,讲生活在苏家的美好时光,讲如何和靳恒远认得…醢…

  那些开心的,她会细细的说;那些不愉快的,她粗略的带过,不想惹人伤心……

  即便如此,彭淑芳听着感情起伏仍然很大,时不时会暗自落泪,但为女儿这一生过的太过于曲折。

  吃过中饭,她会睡午觉,这段时间,是属于靳恒远的缇。

  他会陪她一起休息,在入梦前,放点轻音乐,或是小声的说上一会儿话。末了,愉快睡去。

  午觉后,父亲韩江南会在画室等她,一起研究中国画。

  他悉心指点这个在画画上极有天赋的女儿领悟更多国画的奥秘。

  晚上,靳恒远会陪着她们一家四口到处走走,领略上海滩夜景的万种风情……

  深夜,她会依偎在男人的臂湾里沉沉睡去。再没有做过噩梦。有他的日子,梦都是甜的。

  日子过得平平静静,暖暖的家的感觉,却沁入了她的心脾。

  这几天,他们绝口不提苏锦的身体状况,只谈高兴的事情。

  不过私底下,韩江南倒是细细问过的,靳恒远实话实说了。

  韩江南听着心情很沉重,回头对妻子说:“两个女儿都嫁在上海,要不我们在这边买处房子吧!这样,他们回娘家也方便点……再有,小锦早晚得住院,我们总不能老住在女婿家……”

  彭淑芳同意了。

  这事,由靳恒远去办的,选了一处精装现房,手续一办好就搬了进去。

  这对父母本来是想把苏锦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带回家去好好处一阵子的,后来考虑到他们夫妻团聚也着实不易,也就没再提。

  时光不觉飞逝。

  愉快的日子,总让人觉得过得是那么的匆匆。

  这段日子,苏锦脸上重展了笑颜。

  这笑颜,又感染到了靳恒远,那张冰山似的脸孔,遇了春风之后,冰雪皆融,露出了最柔软的笑容。

  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苏锦的心,变得无比的宁静,她每时每刻都让自己保持在平静的愉快中,过去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都是美满的……哪怕是入梦也是甜美的……

  而让靳恒远高兴的是,她的胃口,变得极好,虽然还是猫食一样吃得很少,但容易饿了,这是好现象。

  律所那边,他已完全放下。

  如今,他的世界,只有她,只关心她的身体健康与否,只留心她的喜怒shubaojie哀乐。

  她喜,他也喜。

  他怒shubaojie,他也怒shubaojie。

  就是这么的简单。

  时间,不知不觉就走进了四月,走进了他们相亲三周年纪念日。

  以前,他们说好的,每一年的这一天一定要去咖啡店那边坐一坐。

  如有一天,这家店的老板若不开了,靳恒远还留了名片,到时,他愿意盘下来,让它长长久久的开下去……

  因为那是他们婚姻的起始,他们爱情的见证。

  一杯咖啡,一个睇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们坐了一个上午,就只是简单的聊天。

  后来,靳恒远上了一趟洗手间。

  苏锦戴着口罩,拿了靳恒远的卡去付账。

  才付完账,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拦住了她。

  苏锦确信,自己根本就不认得这女孩子,可她脸上露出的鄙夷之色,在告诉她:这人是冲她来的。

  她不想搭理。

  可那女生却一再拦她路。

  “你什么意思?”

  苏锦终于开口发问,语气是淡淡的:

  “找茬?我们认得的?”

  “你不用认得我,我认得你。”

  女生冷笑着:“古人就这么说了,男欢女爱,也得门当户对,男女之间棋鼓相当,那婚姻才走得下来,丑八怪,你这么丑,不知道在家躲着,居然还敢出来丢人现眼……”

  那人一上来就把她头上的假发套,以及脸上的口罩全给扯了,然后发出了一阵嘲弄的讥笑:

  “哈,居然连头发都是假的,像你这样的女人,还真绝版了。大家快来看啊,大家快来看啊……这里有个绝版丑八怪……”

  有那么一刻,苏锦是乱的。

  这段日子,但凡出来,口罩和假发,她一件不落,一定都带齐全了。它们能把她保护起来,现在却被全扯了去,容颜之丑尽数落在世人眼里。

  人皆有爱美之心,所以,她还没办法完全坦然的面对这样不美的自己。她怕在别人眼里看到异样的目光。

  而此刻的咖啡厅,顾客挺多。

  她本该愤怒shubaojie的,慌张的,奇怪的是,最初的惊慌过后,她却变从容了,目光也平静了。

  她静静的睇了过去,不解自己和这人结了什么恩怨,她要如此来毁她形象:

  “小姑娘,你今年几岁了?”

  一脸的娴静如水,不惊不恼,却让那女生愣了愣,末了,脱口便骂了一句:

  “我几岁关你这丑八怪什么事?”

  苏锦并不生气,只淡淡道:

  “《弟子规》,学龄前娃娃的启蒙书,读过吗?

  “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说。道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