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94,上海,她讨说法,结果脸红成了猴子屁股(1/2)

加入书签

  午后,靳恒远驱车上高速,一个小时,抵达上海。喜欢网就上。【鳳\/凰\/更新快请搜索】

  当车子驶入一处风景奇秀的高端小区时,苏锦本来闲适的表情,一点一点凝重起来,眉心跟着微微蹙起。

  她是搞室内设计的,对于房子的好坏,相当敏感。

  上海这边,金辉也有生意,她手上就成过几单逆。

  以她对上海房地产市场的了解,这样一处好地段的高端住宅区里的住房,每平方的单价,一般在10万到15万,一套一百来个平方的房子价售在一千万到两千万之间。

  这样一个天价金额,对于一般人来说,那只能是听一听感叹一下的数字。

  可在上海这座繁华的国际型大都市,有的是有钱人,上千万一套房,是寻常事。

  不过,普通工薪阶层,又或是那些外来务工人员,想在上海这座寸土寸金的城里买下自己一个窝,不奋斗个十几二十年,买房那事,想都别想茶。

  靳恒远说过,他身上所有一切,都是靠自己挣钱挣来的。

  在这种前提下,以他在上海工作了十年的历史背景来分析,一个买了一百多万的陆虎fuguodupro作代步的男人,十有八~九在上海是有房的。

  以她估计,那房可能买在比较偏远的住宅区。

  在上海,就算地儿再偏,一套中大套房子,没个一两百万,那是拿不下来的。

  以靳恒远工作十年,从事的又是比较容易赚钱的律师这个行业来看,他要在十年间,养活自己的同时,买下房买下车,也只能买相对来说比较大众化的普通户型的房子。

  关于靳恒远的银行卡,她一直没去查过。

  所以,她对他财力的分析,也就凭自己的经验在进行。

  结果,她看走眼了。

  她真心没想到:他住的会是这种精品高端住宅区。

  当他的车驶进那绿树成荫的小区车道,当他牵着她走进华丽的电梯,当他用指纹打开那道红棕色的电子门,当那简约又显得大气的客厅映入眼帘,她觉得自己没办法思考了。

  靳恒远还是那个温温而笑的靳恒远,可他真的还是她所认得的那个男人吗?

  一套跃层。

  总面积应在三百多个平方。

  在当今物价下,它得体现出怎样一个惊人的数据啊?

  “这里,就是你之前所说的,公司安排的宿舍楼?”

  环视了一圈这明亮、漂亮、高雅的气派客厅,她轻轻问,眼神学他样,眯了起来,这样也许能让她显示出几分威势来。

  靳恒远转了一下眼珠子,双手插袋站在她面前,歪着头,好笑的研究她此刻的心理活动:

  “不会……是生气了吧!”

  生气吗?

  不高兴那是肯定的。

  想到当初,他把什么都说的真真的,结果全不是那样的。

  “我在问你话,靳恒远,你在答非所问。认真点。”

  她盯着他。

  “不是。”

  靳恒远老实交代:“这是我买的跃层。”

  “那你之前是怎么和我说的?”

  苏锦灼灼然反问,脸上抹出了一丝似笑非笑,虽然好看,却露着三分想算帐的危险味道。

  靳恒远笑笑:“前天咱谈话时,你没追究,今天,这是想和我翻旧fqxs账了?”

  “那天事儿多,我没顾得上。”

  好吧,也是她太明事理,三两句就被这狡猾的律师的说词给摆平了。

  今天一见这房子,她那被压下的小意见,又被挑了起来。

  苏锦抱胸,像被惹毛的小狮子那样瞪着这个男人:

  “今天,我就和你翻旧fqxs帐了,怎么着了?

  “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刚相亲的时候,你说你在律所打杂,你说你住在公司分配的宿舍楼里,你说你没车没房,你还做戏似的在善县租房,你这样耍我很好玩吗?

  “两个人相处贵在什么?

  “坦诚。

  “你这样叫坦诚了吗?

  “藏着掖着,你这是防着我算计你财产呢,还是你存着和我玩玩的心态,不打算和我过下去,才把自己最真实的一切藏了起来。

  “靳恒远,那会儿,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还有,不许嘻皮笑脸。我很严肃的。”

  她警告他。

  哎呀,那指控的罪名有点大了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