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1/2)

加入书签

  躁动之夏,多事之夜。

  那些跳广场舞的老年人、锻炼身体的市民,在听到她喊抢劫后,人群有所骚动,但没人看到劫匪往哪方向跑了。

  但巡逻的民警已经开着警车去追了,韩遇城的保镖和司机也很快追上那名劫匪和他的同伙。

  看到他,她愣住了,不知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你怎么会在这?!”她气愤地质问,她等了他一晚上,从傍晚等到餐厅打烊,他都没来。

  “遇到歹徒,你追什么追?有什么比你安全还重要的?!”幸好他及时下车拦住了她,不然她真追上那些歹徒,非得被他们伤着!

  没有回答她的愚蠢问题,大男人一脸斥责,冲她反问,双手扣住了她的肩膀。

  “我的戒指!我的戒指被抢了!”她激动地回答他,吼得声音嘶哑。

  “什么鬼戒指?!你跟我来!”他气愤道,捉住她的皓腕,拉着她去往旁边的轿车。

  “什么鬼戒指!是”她气愤地吼着,吼着吼着打住了。

  要是他知道是那枚钻戒,估计会笑话她吧?

  后座的车门被他拉开,他示意她先上车。

  何初夏转身,看向劫匪消失的方向,不知他们会不会被抓到,把她的戒指找回来……

  “上车!”他沉声喝。

  “不上!”她倔强反驳,因为他没有赴约的事,心里怨着他,很受伤。

  韩遇城二话没说,上前,左臂一把圈住了她的纤腰,用力往上一提,她双脚便腾了空,硬生生被他抱上了车。

  “韩遇城!你放开我!”他多久没这么霸道了?她又是多久没对他发脾气了?车身因为他们而震动,她被他放下,跌坐进了真皮座椅里,轿车里还开着冷气。

  她还想骂他,及时忍住了,一言不发地坐着,双臂环胸,一脸气愤。

  韩遇城没说话,在一旁坐下。

  不一会儿,保镖就回来了,还带着一辆警车。

  “先生,太太的戒指被追到了。请太太过目,是否是同一枚,警方的同志也在!”轿车的车窗拉下,车上的大人物并没下车,保镖恭敬地递上警方收集证据用的塑料袋,里面是一枚钻戒。

  韩遇城从保镖手里接过那塑料袋,一眼就认出了那枚戒指。

  “给我!”何初夏激动地从他手中抢过。

  她打开塑料袋,取出戒指,仔细看清楚,戒指内壁确实有字母,她的心才安下。

  旁边的韩遇城,一动不动,外表看似平静,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民警站外面,请他们去派出所做个笔录,被他拒绝,交代给保镖去办。

  轿车缓缓行驶起来,她一动不动,钻戒已经被她宝贝似地放回了首饰盒里,放在了手提包内的隐形口袋里了。

  他今晚没去赴约,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现在,被他发现她这么宝贝他送她的戒指,挺丢脸的。

  她忍住,没有质问他。

  身侧的他,一言不发,车厢内很安静,仿佛他压根没把她当回事。

  她的心,一点一点地冷下,突然很气自己,就跟他这样客客气气地过下去呗,道什么歉,求什么和啊!

  他的态度就是:对她无所谓了。

  这么久不见,他带了一堆礼物给两儿子,什么都没带给她,她下厨炒两个菜,被他嫌弃难吃,昨天老宅一家人聚餐,他撒谎说她在医院忙,不让她去……

  死一般的沉默,教人压抑。

  终于到家,车子刚停下,她就推开车门,迅速下车,小跑着进了屋,直奔二楼主卧。

  刚进门,没开灯,踢掉脚上的平底皮鞋,感觉有人进来。

  “你进来主卧干嘛?你的房间在客房!”她背对着他,气愤地吼。

  韩遇城却大步上前,她的身子突然被他从身后圈进了他的怀抱里,周身瞬间被他紧紧包围。

  “你放开我!”她大吼,声音已经哑了,久违的怀抱,一沾上,她就想哭。

  韩遇城没有松开,铁臂圈得更紧,身高的差距,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发顶,隐约听到了他的抽泣声,感觉到他身子在颤抖。

  两人的眼泪,同时流下……

  “呜……”她哭出了声音,他的铁臂又一次收紧,房间里黑漆漆的,黑暗,刚好能将他们此刻的狼狈掩藏,让他们尽情地放纵,宣泄心里的悲苦!

  “老婆……我,我……对不起!”男人哽咽的抽泣的声音响起,他的眼泪顺着内眼角流下,暗夜里,他的声音悲怆而哀戚。

  “你又跟我说对不起!你什么意思?!”这一声“老婆”,已经将她内心筑起的高墙全部摧毁,她哭着吼,心里的委屈在此刻倾闸而出。

  他没有回答,悲鸣的声音,令她心疼。

  手不禁抚上了他的手背,他反手,跟她的手紧紧握住。

  “我对不起你……初夏……我没脸见你,所以,不敢回来……”他嘶哑的声音自她头顶上方传来,她的心狠狠地扯了扯,闭

  着眼,泪水不停地流下。

  “我以为,你不需要我,我没用,没给你依靠,尽让你痛苦,我以为,你不爱我了……”他又颤声道。

  她苦笑,真是难得,听韩遇城哭着说这么感性的话!

  “我今晚约你,就是想跟你道歉,因为我妈死之后,对你的冷漠!我一直等你出现,你没有来!韩遇城,我跟你说过,我不是圣母,我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人,我遭受不了那么多的打击和折磨,我会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里的伤口,也会慢慢地愈合,逐渐地从伤痛里走出来,不再极端,趋于平静。”她哑声解释,仍然无法再回忆那段过去。

  他用力地将她一再抱紧,“是我不好,作为一个男人,没能保护好你和家人!”

  “事情已经发生了,过去那么久了,我已经认命了,你还在自责什么?!你因为你的骄傲和自尊心,跑国外去了,放任我和儿子们不管!说到底,你在乎的,还是那一点尊严!”她大声反驳,明白他的想法。

  当初也是知道,他因为自尊心太强,才没有强留他。

  “是!我不好,我自私!因为,身体没恢复还失去了性功能,我更没脸留下……”他苦笑,不再抽噎,说出了不好意思说出的话。

  “骄傲!自大!你永远都这样!不行了又怎样?!我会介意吗?!”她气愤道,企图从他怀里挣开,但他反而将她抱得更紧。

  “你不会介意,我会自卑!”他沉声道,男人心中的苦,没多少人能了解。

  “所以,你回来后,对我冷漠,对我爱理不睬,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你心里其实,还是有我的?”她委屈地问。

  “你心里根本没有我!知道对不起我,为什么不对我好点?不做点让我感动的事,温暖我这颗疲惫心?!”没容他回答,她接着又道。

  他知不知道,让她最累的就是,他的逃避!

  他无言以对。

  她奋力推开他,转身,借着幽暗的亮光,看着暗夜里的他。

  “退缩!永远都是在退缩!生病的时候瞒着我,傻掉的时候,让我挺着大肚子,全世界地找你!还有,一次次地食言!你知道我曾经最在乎的是什么!”她抱怨、数落道。

  “韩遇城,真正的男人,不该是说他的性功能有多强悍!”她又吼道。

  长长地呼了口气,抑制住眼泪,“我知道,在我妈刚死的时候,对你说过很多狠话,那时候,我确实累啊,你是我男人,我对你发泄一顿,是应该的吧?但,那时候我也忽略了你还是个病人,你的心理很脆弱。”

  她边说着,边朝着他走近,一直到了他的跟前。

  双手握住了他的手臂,仰着脸,“对不起……因为那时候,心里太苦了,何初微指着我的鼻子说,都是报应!骂我是第三者!加上我妈在世的时候,一开始也不同意我嫁给你,我就很自责,恨自己死心眼,为什么非你不可?!忽略了你的感受!”

  她哭着道,仰着脸,看着他那悲伤的脸。

  韩遇城的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脸颊,“你现在还后悔吧?”

  “是!尤其今晚,你没赴约,我心里恼怒,更觉得后悔了。但是,韩遇城,你能不能振作点,证明给我看,让我不觉得后悔爱上你?!为什么总让我失望?!让我没有安全感?!”她痛苦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