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歌番外】第010章 :我爱上你了5000第三更(1/2)

加入书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醉了,她脑子可清醒得很,知道是被牧歌抱着的,她双臂自然地圈住了他的脖子。

  “你是谁啊?多管什么闲事?”不是不认她的么?为什么要管她?叶子心酸地想,很想咬他几口!

  牧歌依然一言不发,沉默地抱着她,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他知道她住在那,她的住处在古城外,要走很久,而他的住处,就在后面的一栋古宅里。

  “说话,你谁啊?带我去哪?嗯?”叶子的脸,在他的怀里磨蹭,吮着他身上的有淡淡中草药味道的气息,唇几乎擦着他胸口的滚烫肌肤。

  他刚洗过澡不久,穿着圆领的亚麻t恤,领口两颗扣子没系上,裸出了一片肌肤。

  她的唇在他的肌肤上摩挲着,像虫蚁在爬,酥酥痒痒的感觉撩着他。

  惹得他心悸,心痒,呼吸变得粗重,灼热的气息从鼻孔里出来。

  “你放我下去,你要抱我去哪?小贝呢,他说带我回家的……人呢?”叶子故意气他道,在他怀里扭着。

  “别乱动!”牧歌终于发火了,厉声喝。

  他很气愤她的言行,她的随便和放纵!

  叶子被他吼得一怔,这时,牧歌抱着她进了一条窄巷,“你要带我回你的住处吗?好啊,你的床上功夫怎样?能满足我吗?”

  她不怕死地贴在他的耳边,邪恶地问。

  牧歌更加气愤,用力地咬着牙。

  “牧哥哥,你怎么这么晚才”这时,一道娇柔的女声响起,叶子顿时警铃大作,她抱紧了牧歌的身子,脸颊紧贴着他的胸膛,悄悄地看向声音来源处。

  月色里,一个穿着丝绸睡衣的女孩,披着长发,站在一间房间门口。

  那是个年轻的女孩,穿着水粉色的睡衣,上衣是短袖圆领衫,下身是七分裤。

  女孩显然是愣住了。

  “她是我朋友,喝醉了。”牧歌扬声道。

  那女孩回神,“哦,要我收拾客房吗?”女孩扬声问。

  “不用了,你进屋休息吧,外面凉。”牧歌声音柔和,对那女孩道。

  “牧哥哥……”叶子呢喃,心里酸溜溜的,有点吃味。只有她这么叫过他,这个女孩是哪冒出来的?

  她吃醋了!

  “好的!”女孩说完,进屋了。

  牧歌抱着叶子上了木质楼梯,因为是两个人的重量,楼梯有点吃力地发出“吱呀”声。

  到了二楼,他踢开了最东面拐角处的一间屋子的门,抱着她进去,叶子被他放在了床上。

  他开了灯。

  她嫌灯光刺眼,用手背挡着光线,“你是牧歌啊……你抱我来你这干嘛?我们好像不熟吧?”叶子仰着头,坐在床沿,醉醺醺道。

  牧歌一言不发,一双深邃的眸子紧锁着她。

  叶子也毫不畏惧地看着他,这个她曾经找了好几个月的混蛋!他外表比之前更成熟了,尤其留着胡子,有种沧桑感,也更an。

  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古铜色,身材依旧高挑。

  叶子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向他,他后退,“你在这先休息一晚!”

  他说完就要走。

  奈何,叶子已经堵在了他的面前,他后背倚靠着墙壁,她的身子贴在了他的身上,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踮起双脚,将他的头往下拉。

  她一身的他不喜欢的酒气。

  “牧歌,你不是不喜欢我了么?不是不认我的么?还管我干嘛?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管我?”叶子轻佻地看着他,双眼迷离,醉醺醺地问。

  他语塞。

  懊恼自己的多管闲事,但是,看她夜夜去买醉,还和那些男人鬼混,他做不到无视!

  他不说话,企图将她的胳膊从脖子上拿开,叶子用尽气力地就是不肯松开他,“你说话啊,怎么又不说话了?没话说是不是?还喜欢我,对不对?”

  “你够了!我不喜欢你!”他冷冷道,用力地将她的手臂从自己脖子上扯掉,动作很粗鲁,离开了他的身子,叶子软软地跌坐在了地上。

  “不喜欢我,你t管我干嘛?掐我的桃花干嘛?!我想和什么男人在一起,关你什么事?!”叶子恶狠狠道,面红耳赤。

  牧歌什么也没说,狠心地拉开门出去了。

  “牧歌!你给我回来!”叶子嘶吼,声音里带着哭腔。

  他就在隔壁,紧紧握拳,忍着过去的冲动。

  叶子倒了下去,就睡在木地板上,眼泪无声地流下……

  “我拿你没办法了……真没办法了……你再这么折磨我,我可能真的会回京城嫁人……牧歌……你太欺负人了……混蛋……”她哭着道,眼泪止不住地流下。

  牧歌几乎一夜没睡,一直听着隔壁的动静,直到天亮。

  他从房间里出来,楼下,笛子已经在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水了。

  走到隔壁房间门口,他敲门,没人应门。

  只好下楼去,问笛子叶子有没有离开,笛子说,不见有人出去。

  “牧哥哥,她是谁啊?”笛子好奇地问,一双水汪汪的单纯大眼,无辜地看着他。

  “我京城的朋友。”他淡淡地回答,又上楼去了。

  当他推开那间客房的房门时,惊住了,只见叶子就侧躺在地板上!

  他懊恼,气愤,她居然不知道爬床上睡,在地板上睡了一夜!

  关心就是没法说断就断,牧歌心脏撕扯,上前大步,将睡得很沉的她抱了起来,放在床上。

  她的脸颊上挂着泪痕,表情纠结着,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坐在床沿

  正在帮自己盖被子的他。昨晚的记忆,纷至沓来。

  见她醒了,他又无措了。

  叶子轻轻咳嗽好几声,她从床上爬了起来,下了床,一言不发,在房间里找到了卫生间,她进去了……

  这是他的房间,卫生间盥洗池上摆着他的牙膏牙刷,电动剃须刀。

  她还找到了一次性的牙膏牙刷,直接打开自己用了,昨晚吐了,嘴里又干又苦还有异味,镜子里的自己,也是百般狼狈!

  刷了牙,洗了脸,她才出去。

  牧歌也还在,叶子冷冷地看着他,“我昨晚没缠着你吧?喝醉了,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别当真。”

  不像昨晚那样的死缠烂打,现在的她,冷静冷淡。

  牧歌缓缓摇头。

  “那我走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请你别再管我的闲事了!”叶子背对着他,冷冷道。

  “叶子!你胃不好,别再喝酒了!晚上也别在外面鬼混了,你家里人会担心的!”他怕她还会继续喝酒泡吧,到时候喝坏了身子,同样背对着她,咬着牙道。

  “我家里人担心不担心,跟你没关系。我的死活,也跟你没关系。”叶子冷声道。

  一句“跟你没关系”足以教牧歌语塞。

  他还想说什么,想起了叶子父亲说过的话,别再给她希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