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瘾患者/半截的诗 第27节(1/2)

加入书签

  槐忆安看看她,又看看她手里的那束黄白兼有的菊花,接过纸笔写下两行飘逸的字递回去。

  “谢谢。这个给你。”肖雨萌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槐忆安抬手接过,照片上是穆沐把他扑倒在地,压在他身上不停舔他的画面。他看着照片里笑得灿烂的自己,像是被感染了,嘴角也扬起一抹浅浅的笑。

  肖雨萌拿着槐忆安给的墓地地址找到宋尧的墓碑,送上那束菊花,隐隐啜泣:“宋尧哥哥,我带木木来看你了,它很乖,也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们现在是很好的朋友,我答应你,会照顾好它,陪伴它直到它老去……”说完挂着泪痕摸摸呆坐在旁边等候的穆沐。

  穆沐看着墓碑,动了动头,像人一样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可惜它已经无法认出曾经疼爱自己的主人了,熟悉的气息随着长埋地下的骨灰被掩埋,经过风吹雨打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印刻在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太过灰沉,不细看完全无法分辨出那是不是自己的主人,不是穆沐忘了,而是它感觉不到了……

  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结局,或美好,或悲惨;每个季节都有新的故事发生,或与你有关,或与你无关。

  听说加拿大的枫叶是全世界最美的,苏廷杰向公司提出了留职深造,只身去了这个有“枫叶之国”美誉的国家。孟兰已经成了他泡在杯子里冲淡了味道的茶叶渣滓,而方帆仍是烙在他心头最红的那片枫叶。

  彭子炜在5月中旬筹办了婚礼,妻子是和他在同一所学校读研的校友,所以婚纱照是回学校拍的。那时在教学楼上课的一个坐在窗边的女生用手肘碰了碰身边女孩的手,让他看窗外拍婚纱照的那对新人。身边的女孩歪着头幻想着自己穿婚纱的样子,脸上洋溢起甜甜的笑。

  周宁看着妻子递来的检查上那团黑乎乎的小y-in影,又是惊又是喜,激动地抱起妻子在客厅转圈,笑声爽朗。初为人母的妻子拍着他的背让他把她放下,别伤着孩子。他把妻子放在沙发上,傻笑着把耳朵贴在妻子平坦的小腹上听胎动。妻子推他:“他才那么大一点,你能听到什么啊?真是个傻爸爸。”他还是傻笑。

  谢豪依旧风流倜傥,对于他爸反对他娶一个新西兰美女回家这件事他一直耿耿于怀,直到遇上另一个更漂亮性感的女人,他才停止了和家里人的冷战。

  肖雨萌开了一个视频账号,每天上传金毛木木和美短小小的生活日常,收获了一大批吸猫族铲屎官粉丝。她曾在一个给木木洗澡的小视频里说:“这条金毛是一个特别美好的人送到我身边的,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李忻刚下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