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同林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警司冷少的杀手妻| 作者:冷暖懒猫| 类别:历史军事

    叶明燕,贝斯,吴媛媛三人被他的人抓在了手上。〖〗

    “还想从我手里救出你们的同伴,展尧寒,我看你是得意忘形了。”阎冷擎勾起冷笑,幽幽道。

    展尧寒握紧了拳头,冷声道:“没到最后,还不知道谁是赢家!”

    “呵,我等那一天!”阎冷擎阴霾了轮廓,冷冷的吐出声,手摆了一下,郭名翼上前将展尧寒束缚在手里。

    阎冷擎连正眼也没有看过展苨朵一眼,便打算走丫。

    “等等!”展苨朵站在原地,看着阎冷擎的背影,淡漠出声,“我和他们是……”

    “我给你机会,看你有多大本事,从我手里救出你的伙伴!”阎冷擎脚步一顿,冷冷的打断了她,说完大步离开了媲。

    展苨朵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完全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全身散发着别人无法靠近的寒意。

    “今日特别报道,杀人团伙z组织的首脑人物在昨日被阎警司全部抓获,经过法院判决,五人在三日后处死刑……”

    展苨朵将电视关掉,思绪完全乱了套。

    茶几上的手机不断的打转,她拿了起来,看到韩小依的名字,控制了情绪,接了起来。

    “苨朵,周末在哪里玩呢?看电视了吗?阎冷擎好帅,又为国家立了一个大功,还记得你们以前……”韩小依欢快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

    展苨朵皱起了眉头,冷声打断了她:“小依,我和阎冷擎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伙伴,不管有过什么样的过去,现在和以后都不可能,我还有事,先挂了!”

    “诶……”

    展苨朵挂了电话,双眸恢复了以前那般的坚定。

    没错,她和阎冷擎不可能成为伙伴,自己是杀手就永远是杀手,他给了她一个梦,梦醒了,她依然是那个国际通缉的夜玫瑰,他是缉捕她的警司。

    a市郊区的监狱部。

    看守的士兵来回巡查。

    展苨朵翻过墙,沿着无人的通道一点一点接近扣押犯人的监狱。

    阎冷擎坐在监狱部狱长的办公室,手里玩弄着一支钢笔,目光冷冷的看着远程监控,红点不断的移动。

    “死不悔改!”阎冷擎勾起一丝冷意,鹰眼闪着森寒的光芒。

    展苨朵知道自己身上有跟踪,不管她走在哪里,他都知道,躲藏根本就没有用,只能硬闯,所以她躲过前面的士兵,来到监狱前门,便直闯了进去,争取在最短的时间救出他们。

    “你是谁……”前门守卫看到展苨朵,大声喝道,只是话还未说完,子弹贯穿了他的头。

    警卫警钟响了起来,展苨朵跨过尸体,加快了速度。刚踏入监狱里面,前面的人让她一怔,身体却灵活的动了起来,扬起手枪就向前方的郭名翼开枪。

    郭名翼站在原地,身体微微一偏,躲过了她的子弹。

    “砰,砰——”

    展苨朵刚站定身体,身后的子弹穿透自己的身体,一阵麻痹让她一松懈,连头也来不及回看就倒在了地上。

    阎冷擎站在门口,收起了枪,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看了一眼地上的人,蹙起了眉头,冷声道:“带她出去!”

    “是!”郭名翼领命,上前抱起展苨朵从通风道逃了出去。

    阎冷擎转身迎上了前来支援的士兵们。

    “阎警司,歹徒……”狱长看到阎冷擎从里面走了出来,停下脚步,焦急问道。〖〗

    “逃了,我的手下正在追捕!”阎冷擎露出一抹悠然的笑,深深看了狱长一眼,“狱长,你该加强守卫了。”

    狱长尴尬的笑了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双眼阴了下来。

    展苨朵一醒来,便觉得全身使不上力气,身上缠着纱布,伤口一阵一阵的抽痛。

    “看来你的生命力很强!”阎冷擎双腿交叉,随意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冷冷的看着她。

    展苨朵看到他,心里一寒,冷着容颜,也不顾身上的伤,想从床上下来,可是脚一占地,身体不受控制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啧啧,就那么心急想要救他们吗?”阎冷擎看到她倒在地上,勾起唇,如看戏一般的看着她,“不过,已经晚了,你昏迷了两天一夜,今天就是他们行刑的日子!”

    展苨朵的身体一震,就像晴天霹雳,让她瞬间跌入深深的谷底,世界一片黑暗。双眸变得空洞,手指在地板上狠狠的收紧,指尖带来的痛她也毫无知觉,天就像踏了下来那般黑暗。心不断的被撕裂,鲜血淋漓。

    阎冷擎站了起来,蹲到她的身边,勾起她的下颚,冷笑道:“心是不是被活生生的撕裂的疼?”

    展苨朵血红了眼,咬住唇,冷冷的看向他:“只要我一天不死,我就不会放过你!”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有机会吗?”阎冷擎勾起冷笑。

    展苨朵不再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他,眼底布满了恨意。

    阎冷擎丢开她,将她重重的甩在了地上,高大的身体直直的站起,居高临下的看向狼狈的她:“你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通过你们要我的命吧,可是展尧寒从不接这单,知道为什么吗?他还没有这个能力!”

    说完勾起冷笑,离开了房间。

    展苨朵低着头,脑子一片空白,痛苦侵蚀着她的身体,让她发狂的抓着地板,指尖磨出了血,钻心的痛传在身体上,也无法控制心底的狂乱。

    “啊……”展苨朵扬起头痛苦的大叫出声。

    天昏地暗的黑暗让她身体一软,昏倒了下去。

    阎冷擎下楼,福妈走上前,担忧的问:“展小姐怎么了?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福妈,你做好自己的事,不是你管的事就不要问,她快死了再通知我!”阎冷擎冷冷的看了福妈一眼,大步离开了。

    福妈一怔,楼上传来钻心的叫声,让她坐立难安。

    “哥,你说苨朵她到底怎么了?这些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韩小依用筷子挑着食物,完全没心情吃。想到那天苨朵说的话,心里就不安。

    白萧看了看小妹,那张可爱的苹果脸明显消瘦了许多,最近因为展苨朵的事吃不好也睡不好,他这个做大哥的也跟着愁心。

    “她什么都没有给你说吗?”白萧放下了筷子,问道。

    “说什么?”韩小依疑惑的看着白萧。

    “她是杀手,最近新闻报道的z组织就是她所在的组织!”白萧凝重了神色,沉声道。

    韩小依瞪大了眼:“哥,这种话不能乱说!”

    “我干嘛骗你,不过现在你要找她,得向阎冷擎要人!”白萧无谓的耸了耸肩。

    韩小依一滞,胡乱的揉了揉头发,懊恼道:“我该怎么办呢?苨朵为什么成了杀手呢?”

    “小妹,也许她根本就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只是情势所逼呢!”白萧揉了揉她的头,沉声道。

    韩小依看着白萧,迷茫的双眸慢慢亮了起来,匆匆忙忙跑回房间,拿着包包走了出来便向外走去:“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哥!”

    白萧看到韩小依又恢复了活力,心里也安心了。〖〗

    韩小依来到阎府门口,看到豪华的宅院别墅,眼珠子差点都掉出来了,这有钱人的家还不是一般的大啊。

    韩小依站在门口发呆,紧闭的铁栏门缓缓打开,一辆车从里面驶了出来。她急忙走到一旁。

    车子驶出大门停到路边,车窗慢慢打开,阎文熙帅气的脸伸了出来,笑看着韩小依:“我说,我的小助理,你没事跑到老板家门口来干嘛?打算真情告白吗?”

    韩小依看到阎文熙,可爱的苹果脸垮了下来:“我向猪告白也不会向你这个变态告白,现在下班时间,我才不管你是谁呢!”

    “看来是我对你太好了,脾气越来越大了,信不信我炒你鱿鱼!”阎文熙儒雅的一笑,却森森的。

    让韩小依不敢造次,自觉的低下了头,撇了撇嘴咕噜自语:“就这点本事!”

    “又在说我什么坏话?”阎文熙下了车,走到她的跟前,看着她像个鸵鸟似的低着头,好笑道。

    “你……你怎么站在这里了!”韩小依吓得向后跳了一步,防备的看着他。

    “该是我的问你,大白天的,你来我家门口干什么?”阎文熙双手环胸,偏头看着她。

    韩小依这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我找阎冷擎,他在吗?”

    “你既然是他朋友,就该知道他一般没事是不会回这里住的!你不会是冒充的吧!”阎文熙怀疑的盯着她。

    “才不是呢,既然他不在,那我走了!”韩小依听到阎冷擎不在这里,失落的转身打算离开。

    阎文熙看着她失落的样子,神色微动沉声道:“你不看新闻的吗?他现在可是媒体红人,挑了z那么大组织。”

    “有什么好得意的,伤害自己喜欢的人,我看他也开心不到哪里去!”韩小依转身不悦的道。

    “哟,你还真的挺了解的嘛,他现在的确不是很好,每天在温柔乡里买醉!”阎文熙痞痞的笑道。

    “温柔乡?”韩小依迷惑的看着他。

    “嗯哼,就是和一群女人搞np,比以前的皇帝还逍遥!”阎文熙耸了耸肩。

    韩小依瞪大了眼,不满唠叨起来:“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啊,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和别的女人欢悦。”

    “其实我也很好奇,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我知道那个女人在哪里,要不要和我去看看?”

    “什么真的不真的,绝对喜欢我们聪明可爱的雪妮,还承诺过要娶她的,你不知道那时候……”

    韩小依跟着阎文熙上了车,说着小时候的那些事。

    临海别墅。

    福妈端着刚熬的清粥来到二楼。

    “福妈,小姐发烧了!”两个佣人看到福妈进来,担忧的说道。

    “那还不快去打电话,让医生过来!”福妈急忙走了过来,将粥放在床头,探了探展苨朵的额头,炽热的体温让她急忙收回了手。

    展苨朵痛苦的皱着眉头,惨白的容颜潮红,嘴唇干裂都溢出了血丝。像被噩梦缠着,让她不安的时不时摇头。

    “妮妮,如果你让那个哥哥笑,我就给你买漂亮的衣服。”

    小苨朵顺着玛丽妈咪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瘦瘦的男孩坐在树荫下,一直冷着小脸,不说话,不笑。

    “玛丽妈咪,他是不是被别的小孩欺负了,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他的!”

    从此,男孩走那里,她就偷偷的跟在哪里,一天小苨朵跟着男孩来到孤儿院后山上,他坐在树林后,一坐便是一个下午,小苨朵好奇他到底在看什么,也想去看看,可是又怕被发现,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大树,咬住唇,吃力的往上爬。〖〗

    好不容易爬上去,她开心都忘记了被划破的小手,迫不及待的看了过去,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洋溢起惊喜的笑脸。

    “好漂亮……”

    那是一片如草原般的花海,看不到尽头,风吹在上面,如海浪波动起伏。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女孩站的脚都酸了,打算下去,这才发现太高,无法下去,小脸皱了起来。

    索性来了一个和自己大小的小女孩,她开心喊道:“嗨,你好,我是雪妮,前面福利院的孩子,我下不来了,你能去喊人帮帮我吗?”

    小女孩被头顶上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看到一个和自己大小的小女孩,疑惑道:“我不知道怎么帮你呀?”

    小苨朵黑幽的大眼睛转了转,头埋了下来,低声道:“前面有一个大哥哥,你气叫他帮帮我吧。”

    小女孩顺着小苨朵的手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前方的确坐着一个大哥哥,便点了点头。

    可是小女孩带着男孩走了过来,男孩连看都不看树上的小女孩一眼,便打算离开。

    “喂,大哥哥,我下不来了,帮帮我好不好……”雪妮看到男孩根本不理她,着急的喊道。

    男孩微微侧头,那双清澈的眼眸如鹰一般锐利的扫到小女孩身上。

    小苨朵吓的不敢说话,见他又要走,鼓起勇气冲着他大声道:“你不帮我我就跳下来了!”清脆的童声随着风飘在树林间,那么悦耳。

    男孩根本就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小苨朵咬住唇,眼睛一闭,扑了出去。

    下面的小女孩看到小苨朵的动作,吓得大叫出声。

    “啊……”

    男孩转过头,看到一个小身体扑向自己,瞪大了眼。

    “啊……”小苨朵落地,以为会很痛,条件性的大叫起来。

    “闭嘴!笨猪!”男孩黑着脸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大叫的小女孩,低吼出声。

    小苨朵一愣,低头看了看男孩,幽黑的眼睛亮了起来,大笑起来:“哈哈,我以为我要摔死了!谢谢你救了我。”

    男孩的脸更黑了,不悦道:“是你自己扑过来的,谁要救你了!”一手将她推到在地上,站起身离开了。

    “你没事吧!”小女孩来到小苨朵身边,担忧问。

    小苨朵站了起来,冲着小女孩露出大大的笑脸:“没事啦!”

    她开朗的笑感染了小女孩,两人成了伙伴。

    “小依,快点,小擎已经走远了!”

    “妮妮,你等等我……”

    两人每天跟在男孩身后,躲躲藏藏,终于惹得男孩的不耐烦。

    “你们不要每天像狗仔队似的跟着我了,很烦!”男孩捉到两人,不悦道。

    “狗仔队是什么啊?”小依迷惑的问。

    “小依,你好笨,他在骂我们是小狗,不过没关系啦,有我们这么可爱的小狗跟着你,你应该开心才对啊!”小苨朵装出很懂的样子,笑着道。

    男孩彻底无语,恶狠狠道:“如果再跟着我,我就打你们了!”

    “你才不会呢,我们又没有惹你不开心!”小苨朵自信满满的说。〖〗

    小依扯了扯小苨朵的衣服,害怕的说:“妮妮,他的脸好可怕,这算不算生气啊?”

    小苨朵眨了眨眼,看了看男孩,这才发现他发怒的鹰眼,缩了缩脖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