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今生错 12了空谷中留情四溢上

12了空谷中留情四溢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今生错| 作者:萧若陌| 类别:历史军事

    12、了空谷中,留情四溢(上)

    如此高的悬崖,看起来必死无疑,只是衣景依会这么容易就死去么?当然不会。『』

    夜天被衣景依撞得有些猝不及防,落下的姿势有些怪异不雅,也还好衣景依随他一时落下,一把拽住他才摆正了他的姿势。

    眼见到崖底了,竟然平坦起来,崖壁上也生了许多花草出来,其实这崖并不算高深,只是从上望下云雾缭绕,才让人觉得有些深。

    衣景依真气一运,带着夜天轻轻落到崖底,而夜天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动作是用剑抵到衣景依的脖颈之间,衣景依愣然一下就明白了缘由。

    “你到底是谁?你可知我差一点就被你害死?”

    “公子打一耙,害死你的是你自己,干我何事?你若再动真气,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衣景依并未生气,她根本不认为此时的夜天可以伤到她。而夜天见衣景依动也不动的就由他用剑抵着,心里有些些不忍,而且那种虚弱的感觉越来越盛,他才缓缓将剑收回到剑鞘中,然后瞪着衣景依问:“这是什么地方?”

    衣景依重呼一下,扶起夜天往里面走去,边走边解答夜天的问题。『』

    “这里?我叫它了空谷。这山叫了空山,传闻曾有位大师在此山中修行,而后圆寂在此,大师法号了空,山便更名了空山。这谷,我猜该是了空大师曾修行之所。只有我知晓那传闻是真,而今又多了你。”

    谷中风景不错,正中有一汪清湖,幽幽清清,可见湖底草石。上溯有一股清泉成瀑飞流而下,水声咚咚。山下虽初春枯黄未退,但这谷中却是姹紫嫣红、嫩绿片片。这等美景夜天已无力欣赏,毒已深入,晕眩比刚才更盛了。

    走了一小段便进了一处山洞中,里面却是别样的一番天地。正中有个石台,上面竟然有被褥。台后墙一幅字画,两边还有石格,里面不知放了什么物什。

    “香若自发千里萦蝶引,卿若自省一世圆心悦。”夜天抬头看着那字画轻轻念出,面色早就青紫到不成样子。

    “是了空大师所留,他的手札里有提到,是赠给有缘人的两句诗,可我始终不明白。”衣景依扶夜天走到石台前让他坐下,接着说道:“你先坐下,让我看看你的毒。『』”说着就做出扒衣服的动作,夜天见状竟急忙按住衣裳不解的看着衣景依。

    “你莫要害怕,我只是看看毒到了什么程度我好施针。我一个女子都不介意,你一个大男人倒这般害羞。江湖儿女何来这等繁复的东西。”说罢也不理夜天的动作便扒开了他的上衣。

    一道黑线已然从背后延伸至前胸,就快到心脏。衣景依面色马上严峻起来,转身自石台后的墙面的石格里拿出一个小布包,打开取出了几根细长的针。

    用针封了毒行经的脉络,又将几针封了可能迂回的经脉,才罢手。

    “你先呆着,我去取药,不要再运气,不然死了不干我事。”不客气的说罢便转身出了山洞,留下夜天一人,四处打量起来。看样子不像很久没有人住,也没有尘网,被褥亦不见尘土,难道说这女子常来此小住?难怪她毫不思想就得将他撞了下来。想到此处,夜天不禁苦笑,自己堂堂七尺男儿,如今竟让一个女子救,还被……并且他还不太想阻止的样子。他觉得有些理不清这心绪了,当初一见只是被她的绝色所惊异,而今日,她又以另一种姿态出现,在他还未完全接受这种姿态之下,她又表现出一种更不同的姿态。这个女子,到底有多少惊讶给他,像个谜一般,让他止不住想去解开。『』思想间衣景依已经回来。

    “幸好了空大师在这谷里植了药园,好些个稀药也能寻着,如若不然,你便是必死。”衣景依手中拿着几样夜天从来没见过的奇异药株,面上带着一抹浅笑,倒让夜天愣了神。虽非夜里,但衣景依一袭青衣,就着洞外透进的微光,衬得她怎看得都像一个在这山里修行的仙子一般。

    衣景依并未注意到夜天的失态,只是拿了药株去入药,那入神认真的模样又让夜天由不得不眨眼的看。

    说起夜天,做为大隐的王,后宫的佳丽必是美艳贤淑的居多,只是如衣景依这般脱俗清雅的,又是如谜一般的女人却也是从未有过。正因如此,夜天才会这般失态,但始终是王者,即便失态也会就着场合,如此二人寡居,又何必要拘泥于那些虚无的表面。这或就是生为王者的悲哀,即是情绪起伏,也不能现于众人眼前,这此时此境倒让夜天惬意起来,如此真实、自然。

    “姑娘武功不弱,又似精通医术,还有如此容貌,倒让在下不解了。”夜天有气无力的开口问道。

    “武功是偷学偷练的,医术嘛,算不得精通,只是刚好懂得解些刁钻的毒,也是了空大师留下的药谱教会我的。『』至于容貌,是受之于父母,倒无甚可说之处。”衣景依边做药边答道。

    “偷学偷练?”夜天不解。

    “嗯,我从小便不得父亲疼爱,娘亲又在我出生时去了。为了能活下来,我隐忍十八年,才终得解脱。若不偷学偷练,怕是早就被有心之人害死在当时。”衣景依说的有些苦涩,回想起曾经的事,衣景依觉得痛,心痛,她从小就看尽的人情冷暖,连自己的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