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今生错 13了空谷中留情四溢下

13了空谷中留情四溢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今生错| 作者:萧若陌| 类别:历史军事

    13、了空谷中,留情四溢(下)

    衣景依摘了三个果子回来,递了一个给夜天,自己留了一个,另一个便准备入进外敷的药里。『』

    “这果子入药好处甚多,最重要的便是能增加药效,可大大缩短病期,若再配合你每日食用,想来能早七八天便好呐。”

    夜天咬了一口果子,嫩红色的汁子延在嘴角。“这果子果然不错,入口生津,令人神清气爽。吃下便觉得不那么无力晕眩了”

    “自然是这样,你便安心养伤,等你伤好,我送你出谷。今夜你便睡这石台,我看着火堆。”

    “怎能让衣姑娘守夜,还是我来吧。”夜天起身想要到火堆边,却被衣景依伸出的一只手止住。

    “休要再多言,你身上有毒,受不得冻累,若想快好便听我的。”

    夜天也只好乖乖回去坐在那里,闷闷的也不说话。想着自己这男儿之身,竟让一个女子为自己守夜,心中就五味杂陈,难过的很。

    如此一夜无言,夜天也不知不觉的在纠结中入睡,而衣景依却果真是一夜未眠。『』第二日清早,衣景依手中多了一件奇怪的衣服。待夜天缓缓醒来,衣景依第一时间递上已经熬好许久的药。

    夜天接过那碗黑汤药,面上不禁泛出些苦涩来,但想到这药定是衣景依早早起来熬的,这样的心意,自己若是不收下,却是有些不妥了。摒息仰头,一大碗药就下了肚子,正在呲牙咧嘴,衣景依便又递上一颗杏脯。夜天眼睛噔噔的看了衣景依几眼,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衣姑娘这般对我,我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衣姑娘可是喜欢上在下了?”衣景依听得这话,递上的杏脯又收了回来,幽幽的说:“我只是喜欢上了你的面具,不想吃那就苦着去吧。”说完就转身走到另一边。

    “吃过早饭,我会为你上外敷的药膏。你这一身的青紫,只能由外除去。只是……”衣景依有些犹豫的样子,让夜天觉得很奇怪,在他的思想里这个女子讲话向来直接不拖拉,此时却是这样,不知道有什么事难以启齿。

    “只是什么?”

    “只是……只是,要全身都涂上药膏,你我始终男女有别,我……”脸上已经开始烫起来,衣景依虽然已经成过亲,可是这男女之事,她还真是知之不多,说到就会脸烫心跳。『』

    夜天终于会意微微一笑说:“今日有些力气了,我自己上药就好,不必太麻烦衣姑娘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意思。只是有些地方我不太方便,其他的地方还是得我来涂。”衣景依只觉得此时脸已经极烫,想必该是红的像那了空果子一般了。此时的她,早就没有了前一天扒夜天衣服时的豪情了。

    气氛一下就僵了下来,谁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于是就那样,一个坐着,一个立着。过了有一会,衣景依才结结开口说:“我……我去采……采些果子,当……当早饭。”说完就头也不敢回的跑了出去,留下夜天一个人,总算是松了口气。

    早饭他二人只各吃了一个果子,说来也怪,平日里夜天虽非大量,但每顿也不少吃,但这了空果却只吃一个便饱了,而且比平日里的饭菜更来劲。

    饭后,衣景依便收拾好药连同那件怪衣服放在一边,然后伸手去取夜天的面具。夜天下意识往后一躲,衣景依的手停在半空,横瞪着夜天说:“你如今全身青紫,莫不说你取下面具我不认得你,就是你妻子,亲娘也未必认得你。”

    “额,我并非是此意,只是怕吓到衣姑娘而已”其实夜天就是无意识的一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说着一边也自己取下面具,完整的现出一张青紫不堪的脸。『』可即便这张青紫的脸,还是让衣景依不由得一怔,眼中渐渐噙上了泪,不言不语。

    “衣姑娘你怎么了?我就说我怕吓到你。唉……”夜天边说边用手捂住了一整张脸,心里不住的懊恼。

    衣景依回神过来幽幽的说:“这情景我梦见过,在梦里伤我心的人竟然会是你。”

    夜天听闻此语即放下双手,眼睁微扩问道:“衣姑娘梦见过我?”语气里听不出是喜还是悲,但却实在夹着复杂的情绪的。

    “上药吧,但愿你不是他。”衣景依说话没头没尾,倒将夜天的心绪搅乱了,只因的他心从那日撞见时就已被牵引。

    衣景依认真却失神的为夜天涂着药膏,一时间竟忘记了脸红和她早上说的不便,整个身体全被衣景依涂遍。不好意思的人反倒换成了夜天,涂到关键之处时,他全身僵直不敢动静,连呼吸都紧张起来。夜天表情复杂的看着衣景依,心里想着,这女子也太不靠谱了,前头说不便,后头倒无所顾忌。可是当他看到衣景依眼中的落寞时,他竟然觉得有些许心疼。眼前的女子虽有众人羡慕的容貌和不低的功夫、医术,但却始终抵不掉她从小所受的苦难。『』那眼中的落寞如此深,让他忍不住想要去保护她,为她抗起一片天,让她从此不再有这样的眼神。还正在想,脸就被衣景依丢过来的物件蒙了头。

    “看够了没有?”衣景依微怒而语。

    夜天扯下蒙住头的物件,定睛细看好似是一件紧身的衣裳。

    “该是我问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