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小说网 历史军事 今生错 16遍寻景依待赎清欢下

16遍寻景依待赎清欢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今生错| 作者:萧若陌| 类别:历史军事

    16、遍寻景依,待赎清欢(下)

    金阳城,子夜已然站立在城楼上焦急而望了很久,但即便是焦急,依旧无法佛去面上那天呈的寒意。『』城楼下的守城小卒不时眺望城楼上的男子,他们只知道他从早上便已站在哪里。此时已近正午,烈日炎炎之下依旧姿势不改的立在那里,只是他的冰冷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看上一眼心里亦会打个寒颤。

    子夜的寒是来自他自小而大的经历,做为王侍,他是自小就被以独特的方式训练。大隐的每一位王侍从三岁后被定为王侍起,就不会再与其他人做过多的接触,只有专门的师父与其一起生活。父母和兄弟姐妹根本已经不能再相认,就是为了让他们无所牵挂,才可以做到寒意天呈和心狠手辣,尽可能少的情感弱点,可是再一想,似乎有些不尽人情。子夜,本来是前隐王第八子,也是英年早逝的隐王后苏宜宣唯一的儿子,就是那个被传早夭的儿子。每一任王侍都是大隐最神秘的存在,而大隐王朝有一项不为外人所知的密律就是:若王子众多,那么其中必有一位被培养成为王侍,一生只为守护王,不论新王是谁,他的效忠的只是大隐的王。因为是亲生兄弟,在长相方面必会极其相似,为避免猜疑,所以每一代王侍都是戴着面具的。『』在大隐的祖庙宗祠里已然放了十余只面具,颜色各异,然而除了历代隐王和王侍之师外无人知晓王侍的真正身份,对于其母来说就是亡子,对于其父来说就是陌路。这样的不近人情,但也只有在王室人丁单薄的时候,才会从近亲之间寻找王侍。

    子夜的面具是黑色,黑色才是暗夜里最强大的颜色,也是暗夜里最冰冷的颜色。只是今日他却没有面具遮面,一张俊毅冷冽的面孔摆在当下,他是有些不自然,所以脸才更冷,能看出他内心焦急的只是那一双眼,一双与夜天极似的眼里隐隐的透着冰冷之外的内容。他此生唯一的使命便是保护这一任大隐王,可是他却他丢了,可他却只能依王所言等在这里。那日逃出追击他不是没想过去寻王,只是他更担心他此举会让王再度陷入危险。

    两个时辰过后,子夜依旧一个姿势的立在城楼之上,冷色心焦的望着南边。忽现一青衣女子策马而来,子夜心微动,忆起那日参战的女子好似也是青衣。是她吗?可为何只有一人?王呢?

    衣景依并没有首先回苏府,而是先到了金阳城,她自然知道这金阳城的事情是关乎国家的大事,此时的她根本还不知道苏清欢被西子修带走。

    远远的她就看见那金阳城的红漆大城闹,金色的门字熠熠生辉,目至之处乍见一蓝衣男子笔挺站立于城楼之上望向她的方向。『』衣景依心里思着这人是谁,难道就是她此来要找的人?她越是走近越是觉得那男子给她一种不自觉的熟悉,心中依依生出一丝异样,她究不出这异样自于何处,但心中难免一怔。

    城门口的守卒见这青衣黑马而来的女子可没有下马的姿动,于是四人执起手中的长矛挡在大门前,可是这青衣女子却在大门口前勒马而停,但仍就没有下马,只是抬起头望着城头的样子。

    “何人,为何不下马?可是要进城?进城就必要下马方可。”为首的守卒开口问道,却不想青衣女子虽在下刻开口说话,倒明显不是在回他。

    “来寻人,黑银面具男子的主人。”衣景依高声的喊道。

    子夜看清来人正是那日的女子,轻功一动飞身落到衣景依面前,身后的守卒眼中尽是艳羡,如此绝色女子,若是男人便会垂涎,可她明显是来找他的。他们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城主对他也是客气非常,想必身份简单不了,那他们便只有恭敬的份呐。

    “姑娘是要找我么?”子夜冷冷开声,衣景依却明显一怔。『』她想起了她的梦,那个她自从出嫁之后就开始整夜整夜做的那个梦。梦里她爱也被爱,她爱伤她千万,爱她被她伤却从不舍去一直守护,每每梦中醒来,便泪湿方枕。她不明白,这世间的情爱为何会是这般磨人,可是她却记得梦里出现的一句话:“问世间情为何为,只叫人生死相许。”只是此时她不明白的是,梦中守护之人的影像竟与眼前的冷面男子重叠,不差丝毫,何解?她又想起了夜天,那个自称“子夜”的男子,正是梦里她爱的生死的男子,又何解?

    “姑娘?姑娘?”子夜怎知衣景依此时的想法,他只是有些莫名。

    衣景依听着子夜冷冷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却又对上他冷冷的目,心中忽的刺痛,眼中便涌出泪,她努力抑制住不让泪流出。下马而立,与子夜相向。

    “莫道人间空留恨。”衣景依讲出夜天教她的暗语。

    “可知地府尽冤魂。”子夜很自然的就答出下句,他看着眼前的女子,纵然是冷目依旧,但心底还是被惊艳了。『』可她的眉眼间为何会有孤独和落寞?这样的眉眼让他心中不禁涟漪泛起,他想抑却不可抑。

    “子夜他在哪里?为何只有你一人?”子夜从衣景依的话语中判断出夜天应该没有表明他的真正身份,所以他也不能将王的身份透露,生为王侍,这样的机警是必备的。

    “他很安全,只是中了锁心引。不过你不必担心,我已为他在解毒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