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穿越之 无言默语| 作者:墨下离思| 类别:历史军事

    白雾朦胧,顾默语用手轻轻撩开迷雾,心里有些紧张和兴奋,对,就是兴奋,喜欢冒险的她穿越过亚马逊,也行走过沙漠,这点朦胧感的白雾根本吓不到她,不远处有一个人影,长发?莫非是个女子?顾默语朝人影走进了点,人影逐渐清晰了起来,白衣?莫非是个女鬼?顾默语手开始有点发抖,是的,发抖,什么都不怕的她唯独怕两种东西,一种是滑溜溜的蛇,另一种就是虚无的鬼了。╔ ╗

    女鬼飘了过来,极富磁性好听的男音响起:“默儿……”

    顾默语惊得睁开眼,梦魇散去,拍了拍狂跳不止的心脏,心想:“原来是梦,居然还是个男鬼!吓死我了!呼呼,还好是梦!”

    神志逐渐恢复,接下来目光所及,天空,白云,还有树叶?环顾了一下四周,自己居然坐在粗大的树干上!

    顾默语惊得尖叫了一声:“啊啊啊——”然后就因坐不稳,直直地朝大地摔去。

    啪,顾默语在掉落的一刹那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飞机坠落了么?我没从空中摔死,现在要从树上摔死了么?薇薇我不能给你寄明信片了,老爸你收养个儿子继承吧,虽然他不一定像我这么聪明,不过虎姐无犬弟嘛,应该也差不到哪去,凑合着用用,女儿不孝,要你白发人送黑发人了,虽然至死不渝的爱情挺痛苦,但也好过爱情菜鸟吧?有体验好过没体验吧?我还想去和袋鼠合个影,目睹下艾尔斯岩的风采,天妒英才啊!都怪我太聪明了,老天爷它这是嫉妒羡慕恨!呜呜,我要起诉……

    许久,顾默语感觉身下软绵绵的,还抽搐了几下?她缓缓睁开眼睛,进入眼帘的是一袭白衣,布质摸起来还挺不错的,缓缓抬头看见一张俊颜嘴角缓缓地溢出黑血,惊得顾默语立马跳起来,嘴里连呼:“啊!我压死人了!我压死人了!呜呜!怎么办怎么办?”不过也是刹那的惊恐,很快顾默语就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不愧是顾氏集团的继承人。╔ ╗

    顾默语走到躺尸般的皇莆无言身前,捡起不远处掉落在地上的包包,从里面掏出手机,还好,没摔坏!

    也不知道飞机坠落在哪个国家,只好把记忆里的各个国家的求救电话拨打了一遍,结果嘟嘟两声就自动挂掉了,晕,没信号!不过求救电话也需要信号吗?不死心地打了几遍后,终于放弃!

    看这个男人长得这么漂亮,还穿着中国的古装,演员?难道在中国境内?周围怎么没人?剧组跑哪去了?

    拿起手机拨打了120,110,意料之内都没接通,好吧,这人应该离剧组不会太远,野外求生第一条,迷路了不要乱跑,待在原地等候救援!

    剧组的人应该会过来找这厮,顾默语大喊了几声:“救命啊!有没有人?有没有人?”确定没有人在附近,就安静下来,不再作声,要保持体力!

    顾默语拿出纸巾擦干净皇莆无言嘴边的黑血,确定他仍有呼吸后,才放心下来,她不知道的是,刚刚由于她的泰山压顶,把皇莆无言肚子里的毒酒压得吐了出来,因此而救了他一命。╔ ╗

    天逐渐地黑了下来,顾默语心里开始着急起来,今天恐怕等不到剧组了,还可能要在野外露宿,顾默语找来一些干的木材,用钻木取火的方法好不容易生了团火,又从树上摘了好多野果,这天空才完全黑了下来,狼嚎声响起,这座山居然还这么原生态?竟然还有狼?顾默语啃着野果心想。

    地上的物种又抽了抽,嘴巴一张一合却发不出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看他干裂的嘴唇猜也能猜到他在说水!

    顾默语赶紧拿了个野果用瑞士刀切开两半,像挤柠檬汁一样,把果汁一点点滴到他唇上和口里,这样来回挤了好几个野果后,他终于睁开眼睛,有点恍惚地看了顾默语一眼后,又晕睡过去了。╔ ╗

    顾默语敢说,这是她出生以来睡得最不安稳的一夜了,一整个夜里顾默语醒来无数遍,给他挤野果汁喝,又把外套裹在他冰冷得不像话的身体上。

    可即便这样,第二天一大早,顾默语睁大了两只熊猫眼惊呼:“这都快四十度了吧!天啊!再不送医院,脑子都会烧傻的呀!啊嚏!靠,连累得我也感冒了!”

    皇莆无言紧紧闭着眼,高烧使得他白皙的脸微微泛红,更显得妖娆魅惑,顾默语看着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哎,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漂亮做什么呢?你看,老天妒忌了吧!”

    用沙土掩灭了炭火后,背上昏迷中的皇莆无言,心里又骂了一句:“靠,人看起来也不胖,体重居然这么重,跟泰山有得一拼了!”

    走了好久发现一眼山泉,把皇莆无言直接摔在地上后,连忙用山泉水洗了把脸,又漱了漱口,当作一日之晨要做的刷牙,找来一个破碎的瓦片,非常勉强地当作容器,用泉水洗干净后,掬了点水生火烧开,现代社会污染之严重,顾默语已经不相信泉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了。

    顾默语把烧开过的水晾凉后,放到自己嘴边小小地抿了两口,剩下的就胡乱的倒进皇莆无言嘴里,把皇莆无言放在山泉边,用湿纸巾敷在他额头上降温,又拿了些树叶掩盖住,免得他被豺狼虎豹给叼走,自己起身去找人求救。╔ ╗

    结果人没找到,倒挖了几个野生姜,回到山泉边却见皇莆无言自己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泉水边,全然不见病态,顾默语大喜,急忙跑过去说:“嘿,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然后左摸右探的,声音焦虑:“咦?还很烫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