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小说:穿越之 无言默语| 作者:墨下离思| 类别:历史军事

手,在其手心上写了两个字。

    顾默语念道:“云安?在哪?”

    张大刀听到便替其解释道:“是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城镇。”

    顾默语点头:“好,那就在云安集合。”

    夜越发深邃起来,当月亮已经升到高空时,皇莆无言捡起地上几粒石子,等那守门的黑衣人交接的空档,便运起轻功朝洞口飞去,出其不备便打死两个黑衣人,另外的黑衣人见到便大声呼喊:“有刺客!”

    一传十十传百,山谷立刻火光顿起,到处都亮起火把,呼喊声连绵不绝,皇莆无言见到目的达到了,便快速解决掉纠缠着的两个黑衣人,并夺了一把刀,飞身离开,但速度又控制在身后追赶的黑衣人能够看到自己的程度上。

    顾默语和张大刀躲在一块岩石后,露出两个眼睛看众人都朝皇莆无言追过去,过了好一会,人渐渐少起来,顾默语看到岩石不远处的一具尸体,趁没人便赶紧跑过去将其拖到岩石身后,对张大刀说:“我换上衣服再给你弄一套过来,你先躲在这里等我。”

    张大刀有些发抖:“呃……好……好!”

    顾默语翻了个白眼说:“大叔,拜托你勇敢一点,是你要救女儿!”

    张大刀咽了咽口水,做深呼吸道:“女侠,那……那是吃人怪……怪啊!”

    顾默语没好气说:“你要不要救你女儿的?”

    张大刀立马说:“当然要!”

    顾默语瞪了他一眼说:“那就拿出点男人的气魄来,之前你不是打算自己一个人来救的嘛!怎么到了这紧要关头倒畏畏缩缩了?”

    张大刀说:“我……我……哎!我豁出去了!”

    顾默语点头:“这样才对嘛!待会机灵点!救到你女儿就赶紧跑!知道不?”

    张大道说:“嗯嗯!好!”

    顾默语快速地将黑衣人扒得只剩下里衣后才发现,这个黑衣人居然是个女的,正好不用裹胸扮男人,将其直接套在自己的身上,再将其黑色的靴子穿在自己的脚上,心满意足道:“呼,终于感觉不那么冷了!就是鞋子大了一点,不过也还好!”

    然后快速从岩石跑到洞口,这时有一个黑衣人从洞口里跑出来,正好撞到顾默语,瞄了眼顾默语腰间的牌子便单膝跪下说:“队长,属下来迟了,请队长恕罪!”

    顾默语开始还有点慌张,生怕被认出来,依这黑衣人的话,自己扒的居然还是队长的衣服!嗓子咳了咳,跪着的黑衣人立马抬头疑惑地看着顾默语。╔ ╗

    只见顾默语指了指皇莆无言离去的方向。

    黑衣人会意道:“领命!”话毕便飞奔而去。

    顾默语总算松了一口气,走到稍远的地方把地上的另一具尸体拖到张大刀待的岩石后面,还未近便先表明身份:“大叔,是我!”

    张大刀这才把杀猪的屠刀放下说:“还好你出声了,否则我就要下手了!”

    顾默语赶紧催促他:“好了,先把衣服换了!我们得抓紧时间!”说完就转过身去。

    张大刀换衣服倒挺快,三两下就换好了。

    两个人大胆地走到洞口,瞧好像没人就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不进去不知道,一进去吓一跳,里面居然建了房屋,还是用砖瓦水泥砌出来的,修得倒是大户人家的模样,顾默语还以为应该是像山寨的风格,用木头建的房屋呢!

    虽说皇莆无言调虎离山这一计调走了大批人手,但里面依旧还有不少黑衣人,个个身着黑衣,蒙着脸,一个个冰冷冷的,像没有感情的木偶。

    顾默语和张大刀走在一条人迹稀少的走廊里,沿途很多房间,但顾默语觉得,那个叫亥时的吃人怪应该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房间存放他的食物吧,所以她一直在找牢房之类的建筑。

    拐角处突然有声音出现,惊得顾默语赶紧随便找了间房间躲了进去,不进去还好,一进去差点没让顾默语尖叫出来,她在叫出来的前一秒,赶紧死死捂住旁边张大刀的嘴,而自己拼命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响。

    屋外走廊一个充满磁性的男音响起:“亥时,听说你最近又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另个粗旷的男音响起:“嘿嘿,哪有的事,夙主子你真会开玩笑,属下已经多日没开过荤了!”

    夙然邪美的笑容微微勾起说:“最近风声紧,朝廷刚换了个小皇帝,爪子已经悄悄地探到银月楼上了,你最好给我收敛点!”

    亥时连连点头:“是是是!属下知道分寸的!”

    声音渐行渐远,但顾默语依旧连气都不敢喘一下,电视剧里的武林高手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给你来一句:“什么人!”不知道这里的听力是不是也灵敏到这种程度,自己可不敢冒险。

    过了许久,顾默语才松口,忍住胃在翻涌的恶心感,对瞪大双眼呈惊恐状的张大刀小声说:“我现在要松手了,但你得保证不尖叫!”

    见张大刀连连点头,顾默语才松开手,一松开手张大刀整个人就软瘫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前方。

    这间房间原来并不是给人居住的,而是亥时的屠宰场。

    桌子上开膛破肚的人,桶里的肝脏肠子都满得要溢出来了,墙壁上悬挂着的四肢,地板上,墙上,到处是血,有些地方的血估计是干掉又溅上去的,如此重复着,竟然结成厚厚的血块。

    张大刀想站起来,却没力气,他连滚带爬地爬到那些七零八落的尸体面前,流着泪,却不敢大声哭地翻找着尸体,双手颤颤巍巍地将那些头翻出来,擦干净狰狞的面孔,一具又一具的,顾默语看得难受,想帮他,却不知道他女儿的模样。

    终于,他满脸疲惫地坐在地上,一脸轻松而又无力的表情说:“小莲不在这里!”

    顾默语刹那被身为父亲的他感动到了,那样深沉而浓烈的父爱,这世界上唯一能毫无私心,唯一能完全为你的,恐怕只有父母了,顾默语突然好想念爸爸,虽然他工作很忙,虽然他整天飞这飞那,虽然他有时候也很严厉,虽然他要求自己学习很多东西,虽然他很少陪伴自己,虽然他有再多的不是,可他一定是世界上最爱自己的男人。

    顾默语走到张大刀面前,扶起他说:“我们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

    张大刀突然就哭了说:“女侠,小莲还活着,对吗?小莲还活着!对不对?我知道她还没死!我感觉得到的!你告诉,她还没死,对吗?”

    这只是一个父亲单纯地想要一个肯定的答复来稳定自己不安的内心。

    顾默语鼻子泛酸,抹了下眼泪说:“是的!小莲还没死!我们现在就去找她!”

    张大刀用袖子擦掉眼泪说:“对,我们得马上找到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