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穿越之 无言默语| 作者:墨下离思| 类别:历史军事

    书阁。╔ ╗

    顾默语的左脚被一个长长的脚链给锁住了,这书阁很大,有两层,里面全是书,说是图书馆并不过分。

    这脚链的长度刚刚好只限于在书阁里活动,再远的就去不了了。

    皇莆无言左脚上也有一个脚链,只见他拿起一本书在读,模样极其悠闲。

    顾默语却受不了,挣扎了n次后还是无法挣脱开来,她鼓着腮帮子说:“气死我了!锁个人而已,有必要用钻石来打造脚链嘛!败家子!”

    皇莆无言听了这句话,便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道:“这种材质叫坚石,因其质地坚硬,所以多用于打造锁链,用来锁住重要及比较危险的犯人,虽不知道你为什么骂他们为败家子,但是我想说,这种石头在我们这里还是比较常见的!”

    顾默语看完,不禁惊呼:“天啊,原来还是块钻石宝地!哦不,应该说坚石宝地!”

    顾默语扯了扯脚链,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后说:“这种石头,在我们那属于宝石来的,叫钻石,将它镶在戒指上,又叫做钻戒,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想让她做自己的妻子,就会用钻戒向那个女子求婚,钻戒呢就是带在手指上的环,已婚是带在无名指上的,可钻石是很贵的,很多人都买不起,这么一丁点就要好多钱了,像我们俩脚上这两条,拿去卖了,这辈子就不用愁了!不,应该说,连着子女都不用愁了!”

    皇莆无言听了不禁觉得新奇,写道:“你们那的人真奇怪,拿锁犯人的材料去锁心爱的人!”

    顾默语听了也觉得好笑说:“不过,最心爱的,最不能离弃的,不就应该锁在身边一辈子嘛!”

    皇莆无言听了这话脸竟然红起来了。╔ ╗

    顾默语心觉好玩,不禁逗起他说:“哎哟,脸红拉?想到什么脸红呀?”

    皇莆无言羞愤得扭过头去,不理她。

    楼下突然传来脚步声,顾默语和皇莆无言紧张地四目相对后,赶紧把字条收起来,顾默语赶紧写起了英文,而皇莆无言则假装在看她写得正确与否。

    夙然依旧是一袭红衣,衣袂飘飘,宛若从森林走出来的狐狸!对,就是狐狸!

    看他笑得一脸狐狸的奸诈模样顾默语更加觉得他就是一狐狸精变身的。

    人未近音先到:“看来,‘吴盐’公子已经醒了呀!”

    夙然直径走来,随意坐在一张摇椅上,悠然而卧,模样极其妖魅,薄唇轻启:“那暗语进行得如何了?”

    顾默语手上提着笔说:“正在进行中!”

    夙然却说:“不是问你!我是问‘吴盐’公子!”说完嘴角勾起,魅惑至极。

    皇莆无言却只是看着他,不语。

    夙然嘴角微笑依旧,可眼神却开始冰冷:“看来‘吴盐’公子是想挑战我的极限啊!”

    顾默语急急开口说:“不是不是!”

    夙然听到这小东西又在抢话,便没好气说:“没问你!你闭嘴!”

    顾默语只好捂着嘴巴,心想,是你不让我开口,那你慢慢等吧!

    夙然微微挑眉:“吴盐公子,暗语进行得如何了?”

    皇莆无言皱眉看着夙然,很沉默很沉默地看着他。╔ ╗

    夙然脸色开始不好看了,他缓缓站起身,走到用双手捂住嘴巴的顾默语身边,白皙的手轻轻的掐住顾默语纤细的脖子,眼睛微眯地看向皇莆无言说:“与我做对,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你过得很痛苦,你,是想尝试一下吗?”

    说着手微微用力,顾默语顿时将捂住嘴巴的手改成扯拉开夙然的魔掌,努力地挣扎着。

    皇莆无言见之,情急之下直接抓起一把毛笔朝夙然的面门飞射出去,却被夙然轻易地一一接住。

    夙然轻笑道:“这散功丸还未到一个时辰,就快被你化解掉了,着实厉害呀!佩服佩服!”

    夙然眼珠一转高声喊道:“黯辰!喂‘吴盐’公子服下十颗散功丸!”

    皇莆无言眼神微缩,十颗!一般的高手一颗便足以在三个时辰内使其内力尽失,若十颗一起服下,会如何?不可想象!

    顾默语挣扎着,看到黯辰已经从楼下走上来了,她趁夙然手微微松放松的片刻,抬起脚使劲地踩了他一脚,又迅速地低头咬了他一大口!

    夙然虽说比常人更能忍耐疼痛,但也微微皱眉,这小东西牙齿倒挺锋利的,有意思,呵,他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小东西,竟然敢咬我!你信不信我拿钳子把你的牙齿一颗一颗全拔光?”

    皇莆无言听到这,用尽全力朝夙然扑去,好像真害怕他会拔光顾默语的牙齿一样。╔ ╗

    可惜,夙然一只手就把只恢复了三成功力的他给打趴下了。

    顾默语被捏着下巴,疼得她眼角泛泪光,她急急喊道:“你放手,无言口不能言!”

    夙然这才露出震惊的模样,他已经打听得很清楚了,这个叫‘吴盐’的就是被当今皇帝毒杀的太子皇莆无言!可是,没听说皇莆无言是个哑巴呀!难道子时的情报有误?

    顾默语趁他愣住,终于将自己的脑袋完全脱离魔掌,赶紧跑到躺在地上的皇莆无言身边问:“无言?无言?你没事吧?伤到哪啦?”

    皇莆无言用手撑着地板,朝顾默语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摇了摇头,告诉她自己没事。

    夙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他看着皇莆无言说:“你,怎么会不能说话呢?”

    顾默语瞪了夙然一眼说:“不是每个人的嘴巴天生就能拥有吃饭和说话两个权利的!再说了,老天关了他一扇门,必定会留给他一扇窗!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给我滚,你在这里严重打扰到我们工作了!”

    夙然微眯着眼说:“小东西,凭你刚刚那么对我讲话,我就可以碾碎你了,有些人天生拥有吃饭和说话两个权利,却生得一张伶牙俐齿,一不小心说错话了,可能就再也吃不了饭了!”

    顾默语听了,心里一顿后怕,在现代社会自己位于高层,这样说话并没什么,但现在,这里不是现代社会,更不是顾氏集团!以后说话得注意点了,不然真的会祸从口出。╔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