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穿越之 无言默语| 作者:墨下离思| 类别:历史军事

    顾默语看到这场景,脑袋又有些死机了,为了一碗豆浆和油条,至于吗?这队伍竟长到看不到尽头。╔ ╗

    一个娇媚的女声响起:“哟,这是怎么了?你杵在这里做什么?不用干活呀!”

    店小二随即慌张离去,顾默语三人这才抬头看向来人,秋波含媚,婀娜多姿,三千青丝琯成一个灵蛇簪,金丝珠花细簪饰之,青绿色渐变成粉紫色的对襟儒裙,裙摆上绣着妖媚惑人的白色曼陀罗花,来人莫约二十来岁,一双丹凤眼微挑,朱唇轻启:“这位小姐,对本店的膳食有何不满?”

    顾默语见她看着自己,便说:“没有不满,只是不知这豆浆油条的名字是谁取的,很是好奇罢了。”

    沉娘随意坐到没人坐的凳子上说:“我取的。”

    顾默语装出惊讶的表情说:“莫非你是这的当家?敢问姐姐芳名?”

    沉娘捂着嘴笑道:“瞧你这模样也不过十七八岁,问我芳名作甚?若是为兄长所问,我这年纪恐怕长你兄长几岁呢。”

    顾默语心里狂汗,不过扯个话题问个名字,这漂亮的大姐想象力真丰富,当下打着哈哈说:“姐姐看起来却还是很年轻,这是怎么保养的呀?”

    沉娘不禁莞尔说:“小丫头,嘴倒是挺甜,我是这儿的当家,大家都叫我沉娘,你们面前的‘双棍拧作麻绳’和‘雪融化成浆’就要冷了,再不吃就不好吃了。”

    顾默语看了看面前的豆浆油条,没什么特别的呀,怎么那么多人买呢?几乎每张桌子都有人点。

    听了沉娘的话,便拿起瓷勺舀了一口豆浆,不,应该称“雪融化成浆”!轻抿咽下,心里的疑惑顿时烟消云散,只留下三个字:怪不得。╔ ╗

    又拿了一根油条,咬了一口,竟然发出酥脆的声响,口感松脆有韧劲,与现代相比,这里的油条确实是胜了几倍不止。

    而那豆浆甜而不腻,味道浓郁香醇,滑进喉咙里后,唇齿留香,让人回味无穷。

    顾默语惊讶地看向沉娘,而后者却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慕容歌雪尝完后惊叹道:“早闻红尘客栈的小食天下无双,今日一尝果然不同凡响。”

    沉娘掩嘴笑道:“呵呵,赞谬了,一共一贯钱!”

    全桌听到这句话,脑袋差点转不过来,这话语转得也太快了吧!

    慕容歌雪率先反应过来说:"你是说这一桌吃食一共一贯钱?"

    顾默语附和道:"你不如去抢!"

    顾默语对古代货币多少有些了解,1两黄金=10两白银=10贯铜钱=10000文铜钱。这一贯钱就等于一千文铜钱了!在古代一文钱可以买一到两个包子,这三碗豆浆和油条就要收一千文,确实有些离谱!

    慕容歌雪说:“这最多也不会超过五文钱,虽说你这确实好吃,但也没有你这样漫天要价的吧!”

    顾默语赶紧连连点头说:“就是就是!”

    沉娘眉毛微挑说:“哦,这么说来,你们是想吃霸王餐么?”

    沉娘说完这句话,从她身后不知从哪冒出四个壮汉,凶神恶煞的模样。╔ ╗

    顾默语嘴角抽了抽,扯了扯慕容歌雪的袖子,低声说:“呃……要不,给她吧!”

    慕容歌雪微抬下巴,一脸倔强说:“不给!”

    那四个壮汉立马又往前一步,身上的肌肉一颤一颤的,好不吓人。

    慕容歌雪却不吃这一套的,欲拔剑时,皇莆无言按住了她的剑,只见他彬彬有礼地微笑着站起身,顾默语会意,便替他说:“可有纸墨?”

    沉娘一脸狐疑看了看他,便扬扬手,让站在旁边的店小二去取。

    不一会店小二就取来文房四宝,手脚利索地铺好纸,研好墨。

    皇莆无言略沉思片刻,便提笔作画,不一会,一幅梅兰竹菊就完成了,皇莆无言在右上角写道:四君子。

    顾默语对水墨画也颇有研究,当即佩服说:“这幅写意四君子图,巧妙地将梅兰竹菊四君子融于一画中,而且布局得当,空间与层次分布和谐,颜色明暗相偕,自称一体。这样一幅作品,将四君子的四种品质囊括其中: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兰,空谷幽香,孤芳自赏;竹,筛风弄月,潇洒一生;菊,凌霜自行,不趋炎势。一笔一画中将梅兰竹菊的美好品德和做人秉性刻画的入目三分,让人禁不住歌颂和赞扬,好画啊!”

    沉娘看了看说:“你莫不是要以这画作饭钱?”

    皇莆无言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正是。╔ ╗

    顾默语却不依:“什么!这画不止一贯钱好么!开什么玩笑!”

    像生怕别人下手快,自己赶紧先抢过来,小心翼翼地护在身后。

    沉娘轻笑一声说:“不当画,你付得起银子吗?”

    顾默语挑眉说:“那就先欠着,下次还!”

    沉娘轻哼:“本店从不赊帐!”

    慕容歌雪嘴角微挑,说:“天下乌鸦一般黑,诺,十文铜钱!要不要随你!”说着,掏出十文钱扔在桌子上。

    皇莆无言走到顾默语身边,伸出一只手,示意她将画交出来。

    顾默语翻了翻白眼,索性将头扭向另一边,皇莆无言轻敲了下她的脑袋,待顾默语吃痛伸出一只手摸脑门时,皇莆无言迅速将画抽出。

    顾默语嚷嚷:“哎,你个笨蛋!亏本买卖也做!气死我啦!”

    皇莆无言却不理会她的恨铁不成钢,淡淡的笑着将画双手奉上。

    沉娘这才露出笑容说:“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嘛,呵呵,还是这位俊公子识时务!你们两个小丫头片子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顾默语和慕容歌雪两个人同时重重地发出哼的一声,以表明她们此刻有多么的不满。╔ ╗

    热闹的街道上,顾默语叽叽喳喳地开始训导皇莆无言:“你知道你那幅画值多少钱吗?若放在现代,拿去展示,就能一炮而红了!虽说我们要低调,不能太张扬,那我们可以取个笔名啥的,可你居然一顿饭前就给当了!如果我们先离开,把画卖了,我们就既有好多盘缠,又可以回去付掉饭钱,两全其美!现在好拉,歌雪身上只剩下不到一百文了,我们俩又身无分文,这路途遥远的,你要我们饿死街头啊?况且,就三碗豆浆和三根油条居然就要一贯!那又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