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穿越之 无言默语| 作者:墨下离思| 类别:历史军事

    萧被突然冲过来的欧阳林小小地惊了一下,随即淡淡地问道:“这位公子,你认识我?”

    欧阳林惊喜过后便恼怒道:“臭小子,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全世界都在通缉你!靠!还真能躲!”

    慕容歌雪诧异问道:“他就是萧柯?”

    顾默语看着有些迷茫的萧轻轻点点头:“估计错不了了!”

    裴仟翊皱眉走到欧阳林身边说:“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这位兄台,请不要过于激动,先坐下来如何?”

    卫一也连忙过来说:“是啊,有话慢慢说,萧的身体不好,让他缓一缓。╔ ╗”

    欧阳林一听皱眉紧张起来,问道:“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萧微笑着说:“并无大碍,这位公子,如不嫌弃,坐在萧身旁如何?”

    欧阳林不客气地从隔壁拿了张席子,放到萧身边就坐下,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萧,一脸欲语还休的模样。

    顾默语受不了,便坐到欧阳林隔壁的长桌位子,有婢女拿来了席子,顾默语坐下后,低声提醒欧阳林:“别一副终于找到失散多年的情郎模样好吗?受不了!”

    欧阳林身边的萧越过欧阳林,疑惑地看着顾默语,疑问道:“姑娘,在下是否曾见过姑娘?”

    这一话顿时像惊雷,在欧阳林和顾默语间惊起,顾默语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呃……这个……那个……我们……”

    欧阳林则愁喜交加,愁的是他可能想起以前的往事,喜的也是他想起以前的往事,一时也不知道那是怎样纠结的心情,只好小心翼翼问道:“你……想起来了?”

    萧剑眉微皱,摇头:“没有,不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感觉罢了!呵呵,见笑了!”

    裴珞池见众人都已落座,便举起杯子说:“如若是萧公子的朋友,自是最好,珞池先干为敬!以表祝贺!”

    见她饮尽杯中酒,顾默语等人也拿起酒杯饮尽,欧阳林看向裴仟翊说:“我想知道萧柯这一年多以来的事情,不知裴城主可否告知?”

    裴仟翊笑着说:“萧是珞池救回来的,不如等宴会结束,你们再好好畅聊如何?”

    欧阳林想了想觉得也是,毕竟这里人多眼杂。╔ ╗

    柳握瑜提道:“刚才不是说来听曲的吗?怎么?取消了?”

    柳怀瑾呵责道:“握瑜!不得无礼!”

    裴仟翊说:“无妨,但还得看萧的意思!”

    众人眼光齐齐转向萧,萧淡淡道:“不若待会到大厅再奏一曲,到时还请不吝赐教。╔ ╗”

    他如此说,众人也不好再勉强他,只听他又说:“不知姑娘可会舞?”

    等了许久,也不见答话,欧阳林只好捻起一粒花生米,把握好力度,然后弹射向正埋头和绿豆糕作战的顾默语,惊得顾默语噎到:“咳咳咳!死欧阳林!咳咳咳!”噎得一脸通红。

    一边的婢女赶紧去找水,顾默语也等不及了,连忙拿起旁边的酒壶,大口大口地灌起来,一阵火辣烧喉,顾默语舒缓过来后指责道:“差点被你害死!”

    欧阳林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不语。

    萧也一脸惊讶,尔后说:“在下还以为姑娘是我梦中相识的人,如今看来,貌似不是!”

    顾默语感觉脑子都要着火了,迷迷糊糊听到萧的话语,便随口问道:“哦?为什么?”

    萧微笑着说:“因为在下隐约觉得,梦中的那位姑娘,不胜酒力!”

    顾默语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迷迷糊糊好像听到什么不胜酒力,然后迷糊道:“天黑了,快下雨了,该收衣服了……”

    那厢顾默语醉酒,这厢,皇甫无言找到闹别扭的司徒以萱,两人正往回走。╔ ╗

    司徒以萱绞着手中的鞭子说:“其实你大可不必追来,这样就不会和他们走散了。”

    皇甫无言沉默不语,细细地辨认路上的脚印。

    司徒以萱咬唇:“天快黑了,我们找个地上过夜吧,我脚酸!”

    皇甫无言停了下来,点头,对司徒以萱的建议表示认可,心想,天黑了,也就看不到脚印了,也不知默儿他们究竟是走哪条路。

    看了看周围,不远处有一茅舍,皇甫无言用手指了指那茅舍,示意司徒以萱今晚去那借宿一晚。╔ ╗

    好在司徒以萱也不挑剔,点头说:“那我们快走吧,还不知那户人家愿不愿意!如果不愿意,我们也可以询问下附近的路况。”

    皇甫无言点了点头。

    两个人快步往前走,夕阳西下,眼看就快完全消亡在山的那头了,司徒以萱一边赶上皇甫无言的脚步,一边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