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穿越之 无言默语| 作者:墨下离思| 类别:历史军事

    皇甫无言才想完,那男子寒着一双眸子,转身面向文安成:“放开她!”

    司徒以萱虽不能动,但一双眼睛已经载满了欢喜。╔ ╗

    文安成抖着手:“你……你是谁?”

    文德也惊了,退到儿子身边,拿过一个官兵手中的刀,横放在司徒以萱身侧厉声道:“大胆刁民,竟敢在本丞相面前放肆,来人,拿下他,赏银一百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百两啊,对很多百姓来说,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个数目,于是,当第一个冲出去时,后面的也经受不住诱惑,全部挥刀而上。

    无奈这两个人的人头着实不好赚,不消片刻,茅舍里能站着的便只剩下皇甫无言和那个不知名的侠士,还有挟持司徒以萱的文德父子了。

    文安成这下腿也开始打抖了,颤着声说:“爹!”

    文德狠瞪了眼皇甫无言他们,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于是开出条件:“放我们走,她便还给你们!”

    那灰白棉衣男子说:“好!”

    文德暗暗松了口气,便欲架着司徒以萱离开,才走一步,那男子就冷声道:“放开她,你们走!”

    文德拒绝道:“不行,等我们安全了,自会让她离开!”

    皇甫无言自是不依,欲向前,却被那男子拦住,只听他一字一句,毫无商量的余地说:“放!开!她!你!们!走!”

    文德一听这口气,心知再无讨价的余地,便只好赌一把,给儿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放手,两人猛地将司徒以萱推到一边的角落后,撒腿就往外跑,生怕被灭口。╔ ╗

    皇甫无言和那男子急急向前,男子解开司徒以萱的穴道,焦急道:“萱儿,没事吧?”

    司徒以萱揉了揉手臂说:“没事!大师兄,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莫单说:“师傅让我先到定剑山去安排武林大会的事宜,途经过此想进来借宿,结果却碰上你被挟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还碰到这种事情!”

    司徒以萱嘟哝道:“爹不让我参加武林大会,所以我就想先偷溜过去再说啰!”

    莫单看了眼皇甫无言说:“那他又是谁?你怎么和朝廷扯上关系?”

    司徒以萱立马得意地站到皇甫无言身边说:“他是我未婚夫顾无言!”

    这下莫单和皇甫无言两个人皆惊,前者是着实惊吓了一把,后者则是无奈多一些。╔ ╗

    只见莫单难以置信道:“你们……难不成他对你……”

    司徒以萱嬉笑道:“大师兄,你别想歪了,无言他从一群野狼中救了我,我们一见钟情罢了!”

    皇甫无言扶额,拿眼神呵责她,司徒以萱见到立马改口:“呃,嘿嘿,是我一见钟情啦,不过,顾无言,我已经认定你了,所以你是我夫君的事情是迟早的事嘛,早说一点又没什么关系!”

    莫单皱眉:“萱儿,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你……”

    司徒以萱捂着耳朵:“大师兄!你怎么突然变得跟我爹似的!我不听啦!”

    莫单叹了口气,甩袖走向一边,扶起倒下的凳子,坐下,闭眼紧抿双唇,似是在隐忍怒火。

    司徒以萱绞着手指,想活跃下气氛,便扯过皇甫无言道:“我来给你们做个介绍好了,无言,这个是我大师兄莫单,别看他整天臭着张脸,其实他心地可好了!大师兄,这个呢,就是我未……呃,朋友!顾无言,他口不能言,所以不能和你打招呼,无言他是一个很好很好很好的男人喔,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处得来的!”

    四周陷入一片死寂,司徒以萱投降道:“算了算了!都没人给点反应!睡觉好了!”

    天微微亮时,三人一马便出发,期间,莫单一直板着张脸,司徒以萱坐在马上由莫单牵着。╔ ╗

    皇甫无言也不知自己是哪里得罪他了,自小谁不是巴结奉承自己,所以一时也不知如何与他交谈。

    司徒以萱见了,便说:“大师兄,你不要再臭着张脸了,从昨晚臭到现在了!怪吓人的!”

    莫单深叹了口气抬头说:“你啊!师兄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好!”说罢,又看了眼皇甫无言,走到他面前:“萱儿是个好姑娘,不要伤害她!”

    司徒以萱一听,顿时感动道:“大师兄……”

    皇甫无言却欲哭无泪,这……有口难言,有口难言啊!罢了罢了,改日说清吧!

    莫单说完,也不等皇甫无言有所表示,便牵着马儿走到了最前面说:“前方不远便是碧水城,走快些吧!”

    皇甫无言叹气,跟上莫单的脚步。

    话说,如今已是宴会的第二日了,非衣大船上。╔ ╗

    层层纱帐中是一张圆床,顾默语此刻就躺在床上,肌肤胜雪,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拉出一个倒影,那样安详甜美,让人忍不住怜惜。

    萧柯站在床前看着顾默语的睡颜淡淡道:“你说我叫萧柯?”

    此刻房内只有萧柯和欧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