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 宴荔聪明误 孟朗破朔方(中)(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出了孟朗的住帐,苟雄走得数步,立住脚,回顾了一眼。

          跟从在侧的啖高纳闷,问道“将军,看什么?”

          苟雄摸着下巴,说道“老匹夫狗胆包天,不敬‘国人’,在咸阳杀了咱们好多的大人、酋豪,前几天还想杀你,飞扬跋扈,着实可恨!不过确是小有谋略,倒也难怪了大王宠爱他。”

          想起前几天差点被孟朗杀了的事情,啖高犹颇是后怕。

          他衷心地感激苟雄,说道“要非将军鼎力相救,末将的脑袋怕已不是末将的了!”

          孟朗这回是初次单独掌兵,啖高长在军中,之前与孟朗的接触不多,说实话,他本来是瞧不大起孟朗的。一个唐人不说,还文绉绉的,手不能射,无缚鸡之力,是个快五十岁的老头,凭什么能当他们的将军,指挥、命令他们这支虎狼之师?但如今对孟朗却是多了一些畏惧。

          畏惧之外,当然也少不了两分痛恨。

          啖高也回头看了眼孟朗的住帐,心情复杂,说道“将军夸他小有谋略,不知他有何谋略?”

          “说来这是军机秘要,但明天就要着手进行,告诉你也无妨。”苟雄握住刀柄,迈开脚步,一边往本部的帐区走,一边说道,“前日咱们侦得纥骨万领兵来援朔方,提前伏兵河边,趁其半渡而击,打了他一个溃败而逃。此为老匹夫之计,你已知晓。”

          袭击纥骨万那一仗,啖高也有参与,对此战的来龙去脉比较清楚,应道“是。”

          “这场仗,咱们原本轻松就能获胜,但为何偏偏多打了大半天?开战之初,咱们就取得了优势,而我没有急於扩大战果,我记得,那时你再三请战,我都不允,你可知道缘由?”

          “末将那时不知,后来知道了,将军是打算借此把赵宴荔调出城来。”

          “正是。我不瞒你,这条计谋不是我想到的,实即老匹夫之计!”

          “可不是没成功么?”

          “所以我说老匹夫小有谋略啊!一计不成,他又生了二计。”

          “敢问将军,二计是什么?”

          与啖高的心情相似,苟雄的心情这会儿也比较复杂,他的语气里带着点敬佩,又带着点对孟朗习惯性的轻视,说道“这二计,就是佯攻麴兰,袭灭赵染干;灭掉赵染干后,回师再破麴兰。打掉了朔方城外的这两支敌军以后,再集中兵力,水攻朔方!”

          赵宴荔的整体防御部署是收缩大部分的兵力,固守朔方县城,於外,他放了一支数千人的游骑部队,作为呼应。这支游骑的统

          ↑返回顶部↑

          目录